奧運精神與銀牌

奧運精神本是宣揚和平與友誼,重參與而輕輸贏。大家強調的是運動員之間的公平競爭和較量(古時甚至以此來暫緩/取締衝突與戰爭)。到了今天,這精神雖已變得商業化,比賽已成為國力和財力的比拼,但這仍是一個算是均勢的競技場。只有在這平台你會看到在一個正面的課題上哈薩克斯坦或北韓可擁有比荷蘭、日本、澳洲、或加拿大更高的排名。也只有在這平台你會看到勝利者會是埃塞俄比亞與肯亞之爭。我們會為保特那外星人的神速而歡呼,是因為他的速度,而不是他的金牌。

「金牌」與奧運精神可能真的是相沖的。為了國家多贏金牌,四對羽毛球手要鬥輸。很多同胞說這只是戰術的一部份。其實,踢足球不想贏你可以控球在腳,打籃球你可以用盡 clock time,但總不會自己射自己龍門吧?故意出界落網就像入自己籃一樣,與單單是拖延時間很不同啊!羽毛球的難處是沒有得控球不攻,極其量就只有打高球讓對方吃叉燒來送分。對方不吃,要自己直接了斷就真的太難看了。

贏不了金牌,拿銀牌又如何?澳洲泳隊今次可算是個銀牌大國。背後亦有不少銀牌故事。澳洲前飛魚 Leisel Jones 今次在百米蛙只得第五,但卻是她去安慰拿了銀牌的百米背泳選手 Emily Seebohm。Emily 自覺失敗因為她一心以為自己可以奪金,Leisel 得第五卻很滿足自在,因為她覺得能參與已是一個榮幸。同樣都是澳洲泳隊,同樣都是銀牌,Christian Sprenger 卻贏得喜出望外。賽前他沒想過會贏,所以到比賽時他只顧向前望,專心游,到了終點看分牌才知自己贏得第二。對於他來說,他贏了自己,而且以一個享受的方法贏了自己。

我中學時也曾是泳隊,年年也有份去參加學界泳賽去坐看台看風景(因為我永遠只是接力隊的後備)。在校內水運會我卻贏過一點獎牌。那天我拿這些獎牌給兒子們看,他們問:「阿爹,你又話你不懂游背泳的嗎?你如何可以拿到銀牌呢?」我告訴他們體育精神在於參與。但他們問:參與也不等如有銀牌吧?我說:要參與,也可以選擇去參與甚麼。我選沒有太多(其實只有兩人,連我自己在內)對手的項目,我便可以既樂在其中,也可贏得榮耀,又符合體育精神,只要我能努力游畢全程便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