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水位對話

某清早淋浴時在浴室曾有如此一段對話:

我:「哇!好多頭髮!」
她:「車!你冇甩咩?」
我:「又係喎!照鏡睇,我應該甩得仲勁過你!但點解那去水位只得你既頭髮呢?」
她:「你又知淨係得我既?」
我:「咁淨係得D長頭髮留晌度咋喎!」
她:「你D頭髮又短又幼,果D窿太大隔唔住囉!」
我:「噢!咁咪大鑊?!隔唔住D頭髮,實塞渠啦今次!」
她:「咁又唔係咁講喎,細到過到個窿既頭髮,都唔驚會塞到渠啦!係咪?」
我:「又岩!不過咁樣既話,個去水位就唔係好公平勒!明明我有甩頭髮但佢又話冇!」
她:「下?佢係用黎隔頭髮而唔係用來數頭髮嘛!你要知有冇甩,照鏡咪得囉……」

─對話完畢─

shower drain好似好有哲理,但未參得太透。似乎是說:

  1. 日常生活中,我太在意去搜集各種訊號,但卻常常忘了這動作背後的意義。
  2. 如太敏感,就像將去水位的隔洞收細,會搜來太多大大小小的雜訊,但對日常生活正常運作實際貢獻不大,回報率小。
  3. 如太寬鬆,甚麼也隔不住,便同時一方面失去對環境的觀察力和危機感,而另一方面又容許那些危機在暗中蘊釀發酵發芽:既見不到自己在狂掉頭髮,也不知到水渠愈來愈塞。

如何能將那隔洞的大細調較至剛好的程度,可以有足夠的訊號,也有足夠的危機阻隔,但又不至於雜訊過多以至使自己抓狂,甚至慣性地對警號視而不見?難處是這就是做人的藝術,沒有通書。

而以我的性格,可能最直接了當的做法就只好揮刀剪個 skin head,將煩惱絲斷盡。

Tell me what you th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