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兩周一聚

最大收穫

「過去十年,你的最大收穫是甚麼?」

此題本應是去年(十數小時前)的題目,不過現在才寫也未為太晚。如果以十年來做單位,這十數小時就真的很微不足道。

要展望未來,首要的是要先了解過去。過去的十年與之前的二十幾年很不同。剛好十年之前,兩年多的工作經驗的我被委任為一個小小的產品經理。從此,我便正式要自己下決定(而不是只是幫人打點),與及為自己下的決定負責任(而不是有大食大)。這十年的經驗使我在往後的日子高速成長(和老化)。時至十年後的今天,我那偏向擁護那「環環相扣的動態系統思維」之生活/世界觀就是這樣從慢慢建構出來。

所以,當要數過去十年最大收穫,儘管在腦海中我一定會先想起一個妻子加兩個兒子,但若再想更深一層,嘗試找找一項在十年間恒常不斷在增長的收穫,卻找到一項更持續獲利的東西:就是經驗(而體重的增長表現也不賴,不過也只算第二名……)。

對,除非這十年間我做了九年植物人或在太空艙睡足五年,否則這十年來(或過去三十幾年來)每一刻都有新收穫,就是在點滴累積的經驗。我們每天見個的人和事,說過和聽過的每句話等等,儘管不能全數記住,但全都會混進我們腦袋裡那數據庫,從而使我們能對現實有更貼近當下的了解,也也能夠協助我們合時作出相應的判斷和決定。

多了經驗是一件好還是壞的事?這很視乎自己怎樣去分析這些新加入的經驗與及如何去將其融入自新已存的經驗中。結果是否一定會使判斷和決定更精準就因人而異。但撇開這個不談,就單從體會到原來有件東西是可以不停地增長,那自己可能就會因而嘗試更去留心體察和欣賞身邊每一刻所發生的任何事。不要說得太偉大,就只說這個點子也值得興奮良久了(尤其我這個喜歡看戲看故事的人來說,自己的生活點滴就是最完備的一本說書故事題材!)。也因為這個原因,再一次發覺原來寫 blog 真是一個不錯的嗜好!

本題源自兩周一聚

人間 ‧ 神話

近日我每晚都會跟 Jacob 說睡前故事哄他睡。那些故事有時很寫實(如由頭到尾講一次我們去過的日本遊行程),有時卻虛幻得像神話(如我曾說過一個名為「太空三隻小豬」的改編故事)。不過這些故事都有一個原則,就是吸引得黎又唔好太興奮,這樣他才會集中精神聽,聽聽下便倦極而睡。當然亦不可矯枉過正變得太沉悶,因為物極必反,他未睡著便會開聲抗議,兼且成個人醒晒,那就前功盡廢。

還有幾個禁忌不可不察:太懸疑和太傷感的都要避一避。先說一個「懸疑」的個案。聖誕將近,我除了跟他說說那聖誕老人的傳說,也想介紹一下耶穌的故事,好讓他知道其實聖誕節並不是源於慶祝聖誕樹和聖誕老人。我告訴他聖誕節是耶穌的生日。他聽後覺得很神奇,便答道:「耶穌生日大家都有得放假!?」「我地生日就會返學,學校有生日會嘛!」。之後說到耶穌被釘十架、復活和升天,他又坐起身答訕道:「耶穌隻手釘住左,咁佢升天既時候點可以同人揮手呢?」跟著又話:「佢又要幫人,但點解又要升天呢?升左上天又點樣可以幫到人呢?…… 呀,我知啦!因為地面有壞人要捉佢,所以佢要躲返上天空囉!」除了知道 Jacob 愈聽愈精神外,也肯定佢有留心聽書……

另一個懸疑的神話故事卻出了一點小事故。事緣有天晚上我和老婆於飯後到了舅舅家中幫忙弄他新購置的宜家傢俬客廳櫃。回家後向 Jacob 形容此事時,我卻貪得意神化了整件事:我說我有一刻在沙發睡著了,醒來時卻見到櫃中有光,爬進去,經過隧道,便到了一處雪地(對,是抄《The Chronicles of Narnia》的。半夜三更,創意係差少少)。之後還遇見吃蕉蕉的馬騮仔、永遠長亮的街燈、愛飲咖啡的狐狸先生、與及博學多才的松鼠伯伯。其間的歷險過程發生了很多事…… 到最後我聽松鼠伯伯教路閉起雙眼,一瞬間便又回到舅舅大廳的沙發上。

與平日不同,Jacob 沒有在中途睡著。今次他反而力撐到結局,然後在黑暗中說了一句:「Daddy,我估呢,其實你係發夢!」我本來當然就是將這故事解作夢境,但想不到他竟然這樣快便自行打破了幻想,語氣還這麼的肯定!

後來我終於了解到真相。首先,第二朝 Jacob 竟可以將整個故事原汁原味先後轉述給媽咪和嬤嬤聽。他更連「狐狸先生招呼過 Daddy 吃朱古力」這些細節也記得一清二楚!可想而知他對這故事的印象有多深!而且,他之後幾晚也再不要聽我說故事了。我初時以為他想親近媽咪多一點,但後來發現他對這半神話故事有點抗拒!

解鈴還須繫鈴人,我要先了解他其實是害怕甚麼才可以助他解開心結。經過一輪溝通,謎底被解開:因為他不懂閉眼(這是他的版本。更精確的說法,應該是他仍是不敢自行閉上眼面對漆黑 ── 我很清楚,因為我小時候也是如此……),所以當他聽到松鼠伯伯說回到現實世界是要先閉起雙眼,他就擔心得不知如何是好!(所以也解釋到為何他這麼快便堅持那「只是夢境而已」,原來是在安慰自己!)

我知很難在短時間內說服他「閉上眼其實是安全的」,所以便要由另一方面著手。周末時,我們找了個機會讓他到舅舅家,還派他去做探子,檢查一下他的櫃內有沒有隧道。一會兒,他打電話給我,興奮地說:「Daddy!你唔使驚啦!個櫃裡面冇隧道架!你果日其實只係發夢咋!哈哈哈!」聽到他放心地笑,我就知道他的結已被解了。果然,那天晚上他再一次肯讓我說睡前故事哄他睡啦!(所以才有那較溫和的「太空三隻小豬」。)

噢,至於那「太傷感」的故事又如何?長話短說:話說那晚輪到「寫實」的題材,我又想翻炒日本遊的行程。他說 OK,但叮囑我千萬不要提那段在箱根小王子館閘口門外乾等巴士的片段。Why?他說:「等來等去都冇巴士,仲差點返唔到酒店,實在太傷心了!」這段傷心歷史的來龍去脈其實是如何?不如留待下回的《東京六天親子遊》再詳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