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cappuccino

星巴克騙案

先讓大家答一條簡單的智力測驗題:(其實也不需要很高智,因為只是五歲的加數)在星巴克,一杯細的 cappuccino 是用一份的 espresso (約一安士)再加上少量熱奶和大量的奶泡加滿到八安士而成。一杯中的 cappuccino 也是用一份 espresso 來沖,只是熱奶和奶泡會加滿至十二安士。一杯細的賣十七元,如果奶是可以免費添加的話,那一杯中的要賣多少錢?

答案似乎很簡單:如果 espresso 都是一份,多出來的奶又是免費的,那細和中應該一樣價錢吧?錯!在星巴克,中(tall)的比細(short)的 cappuccino 貴三元,要賣二十元。多了的三元其實是來「買」那些多出來的泡和奶。你或者會說:「但那些熱奶和奶泡跟旁邊那些免費凍奶可是不一樣的噢!那四安士是要用蒸氣「攪」出來的啊!」

好,就當那些蒸氣奶泡比免費奶有三元的差價(是那十幾秒的人工錢?),但於紅茶上的差價又如何解釋呢?在星巴克,細、中、大(grande,十六安士)的紅茶都是只有一個茶包。但價錢卻分別是十七、二十和二十二元。付多了的差價只是來買那些免費的熱水!如果是這樣,為甚麼大家不只去用十七元買一杯細茶,然後再問服務員拿一杯熱水,自己加到十六安士,從而替自己省掉五元?

你也可以說,價錢標得清清楚楚,有人喜歡多付五元要一個大一點的杯,你情我願,不算「騙」啊!問題就在這裡:早前在中環星巴克某分店,排在我前面的一位女士點了一杯中的伯爵红茶。服務員便拿著一個 grande 杯對她說:「你會唔會考慮俾兩蚊升級去 grande 呢?俾多兩蚊但大杯好多喎!抵好多架!」那女士考慮了兩秒,也覺得有著數,便同意了。排到我的時候,我多管閒事地問那服務員:「喂,其實俾多兩蚊都係得一個茶包架咋喎,分別只係多四安水?」服務員有點尷尬地答:「其實,嘻嘻,其實…… 都係既……。哈哈!呀,你都幾清楚架喎!你都做過 Starbucks 架?」嘩!咁就賺多兩元!如果沒有主動推銷還算。現在擺明車馬引誘客人去多付那本來不用付的代價卻就有點不對。

其實還不只如此。說回那 cappuccino。根據 World Barista Championship(一個鬥沖咖啡的比賽)的標準,一杯正常的 cappuccino 應有五至六安士的量。再多一點奶便會變得淡口和不夠香,而且那泡泡也較易塌下。但如果你踏進任何一家星巴克跟他們說要一杯 cappuccino 而不說明大細,他們大多會自動會給你一杯 tall cappuccino。有時甚至就算你主動問:「我想要細杯既 cappuccino」,他們仍會拿著一個 tall 杯問多句:「係咪即係呢個 size 呢?」總之,除非你好順口咁樣講:「唔該一杯 to go short cappuccino」(講得好似好熟咁樣),否則他們仍會想辦法要你買那賺多你三元但淡一點的 tall size,而不會讓你要那杯較便宜但較好喝的 short size。

我曾經將這現象與人討論。當然有人說其實他們本來也較喜歡多奶一點的咖啡。但更多人甚至不知道原來有 short size 可供選擇!大部份人以為星巴克就像戲院買的爆谷一樣,一起首就已是「中」,然後有「大」和「加大」。我再去留意他們貼在牆上的價錢牌:嘿!原來價錢牌(如右圖)只得三行,放在櫃檯旁的吉杯也只有三個,「short」這一個 item 竟是不存在,是個秘密來的!你知道就會知,否則,你便自然要由那 profit margin 較高的 tall 點起了!

大家真的可以試試,下次到星巴克說要「一杯細既乜乜」(咖啡或茶),看看他們是會讓你要 short 還是 tall。我和內子過去試的六、七次中,只有一次那服務員直接去拿一個 short 杯去沖。其餘的總會嘗試推我們要 tall size。你們會否也有同樣的經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