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cynefin framework

最大收穫

「過去十年,你的最大收穫是甚麼?」

此題本應是去年(十數小時前)的題目,不過現在才寫也未為太晚。如果以十年來做單位,這十數小時就真的很微不足道。

要展望未來,首要的是要先了解過去。過去的十年與之前的二十幾年很不同。剛好十年之前,兩年多的工作經驗的我被委任為一個小小的產品經理。從此,我便正式要自己下決定(而不是只是幫人打點),與及為自己下的決定負責任(而不是有大食大)。這十年的經驗使我在往後的日子高速成長(和老化)。時至十年後的今天,我那偏向擁護那「環環相扣的動態系統思維」之生活/世界觀就是這樣從慢慢建構出來。

所以,當要數過去十年最大收穫,儘管在腦海中我一定會先想起一個妻子加兩個兒子,但若再想更深一層,嘗試找找一項在十年間恒常不斷在增長的收穫,卻找到一項更持續獲利的東西:就是經驗(而體重的增長表現也不賴,不過也只算第二名……)。

對,除非這十年間我做了九年植物人或在太空艙睡足五年,否則這十年來(或過去三十幾年來)每一刻都有新收穫,就是在點滴累積的經驗。我們每天見個的人和事,說過和聽過的每句話等等,儘管不能全數記住,但全都會混進我們腦袋裡那數據庫,從而使我們能對現實有更貼近當下的了解,也也能夠協助我們合時作出相應的判斷和決定。

多了經驗是一件好還是壞的事?這很視乎自己怎樣去分析這些新加入的經驗與及如何去將其融入自新已存的經驗中。結果是否一定會使判斷和決定更精準就因人而異。但撇開這個不談,就單從體會到原來有件東西是可以不停地增長,那自己可能就會因而嘗試更去留心體察和欣賞身邊每一刻所發生的任何事。不要說得太偉大,就只說這個點子也值得興奮良久了(尤其我這個喜歡看戲看故事的人來說,自己的生活點滴就是最完備的一本說書故事題材!)。也因為這個原因,再一次發覺原來寫 blog 真是一個不錯的嗜好!

本題源自兩周一聚

The Cycle of Adaptive Change

很精彩的一堂課,簡潔而有力。

仍在 MIT 努力中的 Noah Raford 在一場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Complexity Programme 的課堂中講解 Gunderson and Holling 提出的 Adaptive Change Theory。在第二段他更將此理論與 Dave SnowdenCynefin Framework 溶在一起去解釋。

這理論真的不錯,解答了我不少疑團,也證實了我一向在閉門造車自己想出來的那個想當然的理論其實是已有論證。簡單來說,我們不用再去爭取普選或者去救地球,因為根據這理論,物極必反,個世界自然會調節自己。很玄,也很太極。也使我想起《火之鳥》

去片:

下面是整堂的 PPT。原汁原味,但冇人解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