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driving

賽車運動

Driving on High Street如果賽車算是一種運動,那我便算是一個全職運動員。

我並不常超速,但一項活動算不算是「運動」並不是取決於其速度。例如,高球或體操甚至韻律泳便都不是求速度的項目。駕駛更似韻律泳,講求節拍、觸角和流暢度,尤其是掟彎和漂移的時候。

我每天駕著我的 VW Golf 來回共個半鐘,一個星期便起碼駕車十多小時。難度是要配合波棍離合器油門拖波入彎再抽頭,眼手腳心並用,還要讓乘客們坐得若無其事,轉波加速轉彎都在不知不覺間進行,像搭那些先進的升降機,從起步至到達,都像沒有動過一樣。Jacob 甚至誇口說較愛坐我的車,因為沒有自動波那樣 chok。這真是一個美麗的誤會,但我也因這誤會而沾沾自喜。

我也忘了當初我如何可以學懂駕車,就像我也忘了自己如何學行,或 Jacob 如何彈琴一樣。可能與其說駕車像運動,不如說更似彈琴。要用心連著,手腳便自然配合將動作「流」出來。其間我的腦袋會處於高轉滾動的狀態,思想異常集中和清晰,動作反應成了本能生理反射,像 Lin Dan 打球一樣快而準,因為不再需要慢慢思考與分析。

究竟駕車是左腦還是右腦運動呢?我和 Jacob 有不同看法。他向前望時是要將眼前的物件快速掃讀,然後再在腦中讀出不同資料,但我是用右腦將整個影像攝下,然後在腦中做圖像配對。似乎於路面駕駛上,右腦的反應較好,但左腦的準確度較高,卻較慢。所以我可以很快感受到方向或行車狀況,但對於路牌或警告牌的敏感度卻較低。

Chester 也是個賽車手,但只在 Mario Kart Wii 的世界。像奧運一樣,我們總可以找到一些平台讓大家可以較均勢地較量,從而使更多人樂在其中,皆大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