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espresso

星巴克騙案

先讓大家答一條簡單的智力測驗題:(其實也不需要很高智,因為只是五歲的加數)在星巴克,一杯細的 cappuccino 是用一份的 espresso (約一安士)再加上少量熱奶和大量的奶泡加滿到八安士而成。一杯中的 cappuccino 也是用一份 espresso 來沖,只是熱奶和奶泡會加滿至十二安士。一杯細的賣十七元,如果奶是可以免費添加的話,那一杯中的要賣多少錢?

答案似乎很簡單:如果 espresso 都是一份,多出來的奶又是免費的,那細和中應該一樣價錢吧?錯!在星巴克,中(tall)的比細(short)的 cappuccino 貴三元,要賣二十元。多了的三元其實是來「買」那些多出來的泡和奶。你或者會說:「但那些熱奶和奶泡跟旁邊那些免費凍奶可是不一樣的噢!那四安士是要用蒸氣「攪」出來的啊!」

好,就當那些蒸氣奶泡比免費奶有三元的差價(是那十幾秒的人工錢?),但於紅茶上的差價又如何解釋呢?在星巴克,細、中、大(grande,十六安士)的紅茶都是只有一個茶包。但價錢卻分別是十七、二十和二十二元。付多了的差價只是來買那些免費的熱水!如果是這樣,為甚麼大家不只去用十七元買一杯細茶,然後再問服務員拿一杯熱水,自己加到十六安士,從而替自己省掉五元?

你也可以說,價錢標得清清楚楚,有人喜歡多付五元要一個大一點的杯,你情我願,不算「騙」啊!問題就在這裡:早前在中環星巴克某分店,排在我前面的一位女士點了一杯中的伯爵红茶。服務員便拿著一個 grande 杯對她說:「你會唔會考慮俾兩蚊升級去 grande 呢?俾多兩蚊但大杯好多喎!抵好多架!」那女士考慮了兩秒,也覺得有著數,便同意了。排到我的時候,我多管閒事地問那服務員:「喂,其實俾多兩蚊都係得一個茶包架咋喎,分別只係多四安水?」服務員有點尷尬地答:「其實,嘻嘻,其實…… 都係既……。哈哈!呀,你都幾清楚架喎!你都做過 Starbucks 架?」嘩!咁就賺多兩元!如果沒有主動推銷還算。現在擺明車馬引誘客人去多付那本來不用付的代價卻就有點不對。

其實還不只如此。說回那 cappuccino。根據 World Barista Championship(一個鬥沖咖啡的比賽)的標準,一杯正常的 cappuccino 應有五至六安士的量。再多一點奶便會變得淡口和不夠香,而且那泡泡也較易塌下。但如果你踏進任何一家星巴克跟他們說要一杯 cappuccino 而不說明大細,他們大多會自動會給你一杯 tall cappuccino。有時甚至就算你主動問:「我想要細杯既 cappuccino」,他們仍會拿著一個 tall 杯問多句:「係咪即係呢個 size 呢?」總之,除非你好順口咁樣講:「唔該一杯 to go short cappuccino」(講得好似好熟咁樣),否則他們仍會想辦法要你買那賺多你三元但淡一點的 tall size,而不會讓你要那杯較便宜但較好喝的 short size。

我曾經將這現象與人討論。當然有人說其實他們本來也較喜歡多奶一點的咖啡。但更多人甚至不知道原來有 short size 可供選擇!大部份人以為星巴克就像戲院買的爆谷一樣,一起首就已是「中」,然後有「大」和「加大」。我再去留意他們貼在牆上的價錢牌:嘿!原來價錢牌(如右圖)只得三行,放在櫃檯旁的吉杯也只有三個,「short」這一個 item 竟是不存在,是個秘密來的!你知道就會知,否則,你便自然要由那 profit margin 較高的 tall 點起了!

大家真的可以試試,下次到星巴克說要「一杯細既乜乜」(咖啡或茶),看看他們是會讓你要 short 還是 tall。我和內子過去試的六、七次中,只有一次那服務員直接去拿一個 short 杯去沖。其餘的總會嘗試推我們要 tall size。你們會否也有同樣的經歷呢?

齋啡

我一向都是飲齊啡。老朋友見怪不怪,但新相識總會勸我說齋啡傷胃。我通常也只會唯唯諾諾回應一兩下便算,籍口是:喝奶後我會拉肚子。

其實真正的原因很簡單。我喝咖啡是為了喝其咖啡香,而不是奶香。很多人說 Starbucks 的咖啡像熱奶。我從無這感覺,可能因為我絕少喝 cappuccino 或 latte。咖啡就是咖啡,被奶味蓋過後就變成另一樣東西。在家我也是喝 espresso,而且是要有那層「crema」(如圖)在頂端才算像樣。

但不是每個人也是這樣想。前陣子在彼邦喝過一家 non-Starbucks chain 出品的 espresso。咖啡味極香,但不苦澀,而且口感順滑。我和內子讚不絕口,說同是連鎖店的出品,這家的品質好過 Starbucks 幾倍!但同行的團友卻不以為然,說他們的 latte 實在太濃太澀,差點要拿回櫃檯再添點奶才喝得下!在我看來,這似乎是被平日的 Starbucks「熱奶」縱壞了!不過,「好咖啡」的定義是隨人而定的。我強行說奶味重就不算是好咖啡的確有點霸道。

話說回來,某日我到 food court 內一家以牛肉飯著名的連鎖快餐店吃早餐。平日我總是要熱奶茶,因為對他們的咖啡抱著很低的期望。那天我仍未睡醒,所以破天荒點了一杯齋啡。嘩!那刻我終於明白咖啡加奶的意義了!就像小妹們那塗面具一樣的化妝同一原理:為了讓自己不見得人的一面藏起,只好將自己喬裝成別人不認得的樣子!唉!對著那難喝得像「煙灰水」的咖啡,也難怪正常人會認為加奶的咖啡才是正統!

重臨 McCafe

Picture
我第一次喝 McCafe,是在澳洲悉尼的麥記。九四、九五年左右吧。太久遠了,印象很模糊。近年再去,就是赤柱的麥記。記得飲了杯 Cappuccino,勁苦!之後就沒有再試。

今天午飯吃在麥記吃一號餐加 “the filling is Hot!” 的蘋果批。大刷一頓後,the feeling was great!但獨欠了「飯後一杯啡」。正在為這飯後啡盤算的當兒,留意到麥記的墊盤紙關於 McCafe 內不同種類咖啡的介紹。很 Pro!很 Starbucks!就憑這吸引、專業的墊盤紙使我對 McCafe 的印象改觀!

我如是者在 McCafe 的 counter 點了杯 espresso。$11的價錢,是比 Starbucks 和 Pacific Coffee 都便宜得多,但這個不是重點。重點是,這杯 espresso 香、非常香,而且很滑,espresso juice 可在舌尖中溜轉;但完全不苦澀!易入口但有個性!不熅不火!好一杯平易近人但有內涵的 espresso!而且竟是在麥記被我找到!

真的多得那新設計的墊盤紙。我以後不去 Starbucks了!
Picture
(picture sources: http://www.mcdonalds.com.hk/chinese/mcca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