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王菲

我的王菲

回到家後,突然很想聽王菲,便在 iTunes 不停播下面的廿三首:

為非作歹 – 討好自己
只願為你守著約 – 迷
Kisses In The Wind – Coming Home
你快樂(所以我快樂) – 王菲
迷魂記 – 王菲 (2001)
給自己的情書 – 寓言
推翻 – 只愛陌生人
郵差 – 只愛陌生人
守護天使 – 自便
約定 – 玩具
變幻的世界在轉 – 迷
玩具 – 玩具
棋子 – 天空
守時 – 自便
我怕 – 討好自己
背影 – 討好自己
但願人長久 – 菲靡靡之音
夢遊 – 胡思亂想
掃興 – 浮躁
一人分飾兩角 – 一人分飾兩角
純情 – 胡思亂想
雨天沒有你 – 十萬個為什麼
知己知彼 – 胡思亂想

王菲《為非作歹》

那天說過王菲九四年出的兩隻碟【胡思亂想】和【討好自己】是我的至愛。當中【胡思亂想】雖然開始玩野,玩聲、玩唱功,但仍很 commercial。但去到【討好自己】開始就真的名符其實唱只會「討好自己」的歌,開創了廣東偶像歌手轉唱「另類音樂」的先河。

要討好自己,並不等如就要標奇立異,遠離群眾。可能是因為那一期受竇唯影響吧,王菲當時討好自己的方法純粹是「不理會群眾在何處」。這比「知道群眾在哪裡而去故意避開」更高章。

一個女人討好自己最好的方法是不是就是容許自己放縱地愛,放縱地生活呢?不知道。但從《討好自己》,《出路》,《飄》,《我怕》,《蜜月期》等見到她患得患失,既要飄逸,卻又要甜蜜,可猜到她的確很自我,亦也很開懷。

不過我的最愛仍是那首《為非作歹》。為了愛,義無反顧地放任、沉迷、忘形,蒙蔽理智,執迷不悔。這種不顧一切的少女情懷本似是來自十七、八歲柏芝霆鋒之流多過似出於一個已二十五歲的女子的口中。但由王菲去演譯卻蠻有說服力! 她唱得比上首我介紹的陳奕迅的《New Order》更「pear」,更自我!相信唱廣東歌的女歌手來說,這樣不經意的唱功真的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另一個喜歡這首歌的原因是因為它的「中 beat」節奏實在太悅耳了!不溫不火,但又有那種「我決定了,就不用勸我回頭」的胸襟。與歌詞的格調配得天衣無縫!

不過飄逸還飄逸,沉迷還沉迷。如歌詞內所寫的真的是講她與竇唯的一段關係,那飄逸與沉迷也總有完結的一天。但 Wyman 的詞沒寫錯哇!他只說「若你真的知道 真的戀愛過 也許不惜 一切 一切 一切 一切……」,但重沒說過要「直到永遠」!

By the way,後期的王菲只會用夕爺的詞。這首 Wyman 的作品算是異類了!

《為非作歹》

如何是對 何謂做錯 我不太清楚
沉迷地愛 寧願犯錯 錯失卻不可
只要那是愛情

忘形地愛 忘形地錯 其實無不可
攔途路障 橫行直過 誰亦難封鎖
不錯 那是愛情 不錯 那是愛情

大概一般的觀眾 永遠維持原判 為非作歹是錯
做個規矩的愛人 要完全純潔 良心太多負荷
為了討好一個人 理智隨時蒙蔽 為非作歹是我
但我始終執迷 也從來無悔 顧不了這麼多

傳聞漸多 閒言漸多 全在抨擊我
難明日麼 難原諒麼 難便由得我
不錯 那是愛情 不錯 那是愛情

為了得到一個人 世界完全遺棄 也不覺得罪過
為了討好一個人 要尋求情趣 我肯幹些壞事
為了思想一個人 會遊離魂魄 無心眷戀事業
為看他多一眼 瘋多一晚
我會出走 遠方 遠方 遠方

若你敢講一世人 絕對完全無錯 才可以質問我
若你真的知道 真的戀愛過
也許不惜 一切 一切 一切 一切

不錯 那是愛情 不錯 那是愛情

93、94年與音樂的《危險關係》

前幾天見到星屑醫生Stannum 都提起孫耀威,提起93、94 年,想起同是三十中男的古巨基、梁漢文、陳奕迅。

看完這兩篇後亦也勾起了我很多那個時段與歌有關的回憶。其實對於我來說,93、94 年有些甚麼歌出現過在我生活中呢?那時我已到了外國讀書幾年,到唐人街那間「寶康」買廣東CD、日本漫畫和壹週刊已成為繼續去肯定自己「仍是一個香港人」的指定動作。(不知道現在「寶康」仍是否存在。Stannum,你可否告訴我嗎?)所以我反已脫離了鍾愛英倫音樂的初/高中年代,轉而只聽(和在卡拉OK唱)廣東歌的階段。(呀,那時常去的卡拉OK叫「十八伴」,是要入飛排隊上台唱那種。相信執了十世!)

記憶中孫耀威在那幾年間出了近十張碟,但我仍是只懂唱一句「我但願他珍惜你……」。反而,若不計「四大天王」的話,我覺得那時當紅的是許志安,93 剛出了那張【雨後陽光】,有經典歌如《 唯獨你是不可取替》、《徹夜纏綿》、《反正經》、《不倦的蝴蝶》等。及後再有【從沒這麼愛戀過】,【Unique】,【Heart】,【荒廢的樂園】,以至【男人最痛】,他就開始走下坡,而我亦回流香港。鄭秀文的路也差不多,深印象的是由 93 年的那新曲加精選【大報復】和之後 94 年的【十誡】開始,再加上華納時代的【捨不得你】和【放不低】的那段時間。之後的世界卻開始模糊了!

許和鄭雙雙在九十年代尾墮落的另一個原因是否因為陳奕迅與楊千嬅呢?我記得陳奕迅的【我的快樂時代】和【與我常在】都是 98 年的事,而楊千嬅雖然較早一點點,但她的【狼來了】和【直覺】都也只是在96年尾/97年頭才出現。但他們出現後,我的確已很少追聽許和鄭的新碟了。

Anyway,再數回 93、94 前後年出現過的經典。彭羚的成名專輯【See For Cass】是於93 年中,在我剛進大學時出現的。同期的李克勤當時唱紅日唱到爛晒,在新公司「星光」於 94 年出了張叫【希望】的新碟,改唱腔,效果幾好,但 commercially 失敗。自此之後,我印象中他只出過較似樣的《當找到你》,然後改行做世界杯主持,直至近年的「港樂. Live」、《高妹》和「左麟右李」翻生,夠錢結婚生仔。啊!By the way,其實當時還有「四大天王」。黎明仍不斷在唱他的電訊廣告歌。只是自己不喜而已。


要說自己喜歡的,94 年還有很多經典:Beyond 在家駒離世後第一張以三人Beyond 推出的【二樓後座】,蘇永康有那張【Mini So】的 Jazz 味精選,梁漢文有【不願一個人】新曲加精選,古巨基有第一隻大碟【愛的解釋】,杜德偉轉會到滾石後的第一張廣東大碟【未變過】,憶蓮擺脫之前那老土的【不如重新開始】後推出的【Sandy 94】等等,全都是我的心水選擇。呀,94 年同期當然有我的至愛【胡思亂想】和【討好自己】,王菲也是從這兩張碟開始將名字由「王靖雯」改回「王菲」。那一期的好碟真的多得很啊!

到最後,不得不提的就是,如我之前提過,其實 after all 93、94 年亦正正是我和女朋友開始我們的千里奇緣的時代。所以我對所有在這段時間出現的歌,無論是開心或是傷心的,都特別有感情。到了某地步,為了以歌傳情,或是要以聽歌來解相思,自然地就愈買愈多 CD。發展到其實究竟我的興趣是「聽歌」還是「擁有CD」?我也分不出了。或者兩樣都是吧!回想起來,那時都不知花了多少錢在這些 CD 上了。

畢竟,愛上音樂 ─ 而以至要擁有音樂是要錢的,要不然就要 take risk 去買翻版/ download MP3。要付錢 or 要 take risk,無論怎樣選,這都是一個危險的關係。

這樣就很夾硬地帶出今天介紹的歌:杜德偉的《危險關係》。出自杜德偉轉會到滾石後的第二張廣東大碟,95 年的【我的、杜德偉】。是第二張,卻也是最後一張。從此杜德偉就只有出過國語碟,然後主力在台灣拍劇,吸毒…… 說回這首歌,雖然與其他主打《誰來愛我》,《愛變了這世界襯衣》等比較沒有那麼多人聽過,但比起其他主打,這首歌卻更能表現出一貫杜德偉的風格。誘人的聲線,誘人的配樂,意境一流!

延伸閱讀:

30中男 (星屑醫生)
So Far So Close (Stannum)
你知道嗎?其實我是喜歡你的…… (五師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