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hk64

我不是香港人(曾特首話嘅)

近日事忙,很 久沒有寫字。多得代表我們香港人的曾特首鬥噏了一段發人深省的重要講話,激發起我暫時逃離「卷地獄」出來抒抒氣。

曾特首「感覺到香港人現時對六四事件的看法」是這樣的:「事件發生咗到依家已經好多年,其間國家喺各方面的發展,都得到驕人成就,亦都為香港帶來經濟繁榮,我相信香港人對國家的發展,會作出客觀評價…… 我再講多次,我嘅意見,就係代表整體香港人嘅意見。」

嘿!這段回應比陳震聰說要和小甜甜生小孩更震憾!看似問非所答,實質就是說:「我地無俾飯你食,餵你唔飽咩?做乜咁多 Gee Gut!」

我明白,吳議員在議事廳內迫曾特首公開回應「是否支持平反六四」是有點強人所難。無論說支持與反對都會被人插。要面子的他就只好挾民意來護航,說他的意見「代表整體香港人的意見」,既要繼續討好中央但又卸了責給廣大市民:「拿!唔係淨係我咁講架!我跟大隊架咋!我做醜人代表你地出聲之嘛!」

你表達你的意見沒問題。但強行話全香港都一樣咁諗就有很過份(唉,算吧啦!你又唔係我地選出來,點可以代表我?最多咪代表篤你出來既阿爺囉!)。而且,任何一件事情上香港人都不會咁齊心啦!更何況是六四?起碼我的想法就不一樣:「廿年前政府因為某原因下令軍隊殺自己的平民,無論廿年來經濟是否繁榮,無論廿年來國運是否富強,無論因為咩原因殺:殺過人仍是殺過人。」國家富起來後就不用承認以前的過失?那謀殺(或誤殺)犯是不是可以說他 / 殺人後做了很多善事便可以既往不咎?而且,現在說的「平反六四」並不是要倒誰的台,而是要坦承面對歷史,還死者一個公道。那有何不該?!我教仔都係咁樣教話要坦承面對自己的過失啦!

不過更震憾的是,我驚其實曾特首說的是事實。可能大部份(就算不是整體)香港人真的都是這樣想。可能我錯怪了曾特首。可能他原來真是搭通天地線接收到每一個香港人的腦訊息,發現現代香港人真的認為「經濟繁榮 = 既往不咎(或不用/淮提)」!其實原來有問題的是我,原來我已不再算是香港人!

是不是香港人並不重要。起碼我知道我仍是一個中國人。我愛我的國家,不是因為她富強不富強,不是因為她帶給了我多少著數,而是因為我流著的是炎黃子孫的血。將曾特首的話換過方向想一想:是不是如果廿年來中國經濟沒甚起色,國力沒有長進,那平反六四就大條道理?又如果中央決定讓上海取締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香港繁榮不再,那到時曾特首就會跟司徒華一起去遊行麼?

不過,這種「利」字當頭的取態又的確很「港人」。有時甚至想,香港可能就正是靠這利字為瞻、看風駛巾里的精神由一個小小漁港拼搏至一個國際金融大都會。以這個角度看,曾特首,你的確是港人的最佳代表!

後話:忽發奇想,覺得其實曾特首做無間道多年,今次只是俾提示我們要我們六四、七一行出來,表達一下某部份不屬於「整體香港人」的意見!謝謝!辛苦了!!

十九年前的攪屎棍

我問課室裡的年青人知不知道十九年前的五、六月發生過甚麼事,大部份都說實際上不大清楚,感覺就和談及「五四運動」、「九一八事變」一樣抽離。這也難怪,畢竟也的確是頗久遠的事。

但感到不快的是和去年一樣再有人對我說:「『據講』其實那些都是一班『攪屎棍』的所為」(沒問清楚他所指的攪屎棍是在廣場上的學生與工人,還是當時支持這些人的傳媒、社會名流、政客,與及廣大民眾,包括你和我)。

嘿!雖然是難聽,但想深一層,就算真的做攪屎棍又有何不妥?有屎,處理的方法就正正是要撩出來揭出來,對症下藥,將問題連根拔起。中國人就是愛這樣自欺欺人。寧願蓋著兜屎,由得它繼續臭,都不肯撩出來面對現實。其實一個社會有攪屎棍才會有進步啊!我就是嫌這個社會太少攪屎棍,太多「小事就會狂投訴,大事卻只懂鵪鶉」的順民。

不過算了吧,沒有民主制度的家長式社會很難明白反對聲音所激發出來的思考空間、創意和進步有何價值。唔…… 而且誰說過要進步呢?總有人現在會馬後砲地說:「果陣我一早都係咁話架啦,中國咁大,梗係穩定重要過一切!你俾我揀,我都唯有係咁做!」問心,你那時真的是這樣想?還只是後來變得懂性了?

又或者換個角度看,就算你夠膽說你一向都覺得班人是攪屎棍,但又有誰會想到,十九年後的今天,那班攪屎棍當中有很多人已成了今天的建制派?

請自行看看這些攪屎棍當年攪屎的經過吧!在當時的新聞上,你可看到那種激昂,那種熱血,其實對比現在的四川地震賑災有過之而無不及。又有誰會想到,十九年後的今天,我們是要用這種無奈的心情去思考去懷念這件事呢?

下面是我在圖書館逐張 microfilm scan 下來的剪報。去年貼了在一篇題為《十八年前的報章頭版》的文章中,結果成為此網誌有史以來最多人探訪的文章之一,甚感恩惠。現在重貼於此,希望有更多人能看到:


大家若去互聯網找十八年前的新聞,來源來來去去都是支聯會和 64memo 那些網站,因為十八年前未有互聯網,所以全部報紙都未上網。但大家可以去圖書館找舊的 microfilm 來看啊!以下有大公報、文匯報和明報的 microfilm。有興趣的請慢慢看,或請轉寄給其他人看。看完才再作評論吧!(又,若喜歡看TVB新聞報導,請往 YouTube take a look。)

大公報和文匯報當天的頭版 (若想要 download hi-res 大圖,請 Click 圖去 download menu,選圖下那 “Get Original Uploaded Photo” 字樣的 link 便可):

其他更多剪報 from 明報,大公報和文匯報:

明報:

大公報:

文匯報:

十八年前的報章頭版

我的確相信十八年前軍隊沒有屠城。

若果說要大部份城內的人都遭到屠殺才算是屠城的話,那似乎十八年前,無論有幾多有幾少,的確都未至於有超過一半的北京市民被殺。但「屠殺大批無辜市民」總有做過吧?若問有幾大批?那又有甚麼關係?殺一個人和殺一千個人,同樣都是殺人吧?若問有幾無辜,大家可以看看當時那些是甚麼人,他們說過甚麼。

有個朋友對外說其實真相是香港支聯會用錢資助全國各地的無知學生去北京送死。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相。就算是又怎樣?就算當他們不是全都在說同一個訴求,不是出自同一顆「為國家好」的心,就當他們有些可能是烏合之眾,甚至有不同的私心,或是被外國勢力唆擺,那又怎樣?我相信他們總罪不致死吧?

又有一個與我同齡的要好朋友近日對我說,以中國的國情,當時鎮壓是為和平穩定,為廣大社稷著想。若當時不鎮壓,那若國家大動亂,甚至四分五裂,苦的可能是人民。所以,當時政府應該要這樣做,因為他們是一個負責任的政府。但,其實我見其他國家有反政府示威、集會時,大家會先用水炮、催淚彈等等唔會死人的武器驅散人群,同時將滋事份子拉去受審。但我們的政府就選擇用機關槍、坦克去對付人群。我們也有拘捕一些人,但幾日後就槍斃了,有沒有審訊都不知道。

如果這件事真的如我的朋友所說那麼應該,那麼負責任,那為甚麼要避忌去談呢?為甚麼當時他們不可以就光明正大地、坦白地說「當時我們打死了XXXX人,拘捕了XXXX人,當中有XXXX名是真的反動份子,有XXXX是無辜市民。我們對於有禍及無辜深表遺憾,不過為了穩定局面,我們迫不得已要這樣做。但現在局面已受到控制,事件已告一段落,本人亦會是時候因此而引咎辭職……」。是我太天真,抑或他們太不負責任?

若大家覺得所有出聲說要平反的人都是搞屎棍,都是反政府,而如果你又是年輕人的話,我估你所有關於這件事的歷史都是看壹週刊、蘋果、支聯會那邊轉述過來的,所以你可能會覺得凡是說要平反的人都是反政府的。甚至覺得那些報導是刻意煽情的,誇大的,或更會覺得那些圖片是 photoshopped 過的圖片。如果你真的是這樣想,那我勸你要自己直接看看當時的新聞,或讓我幫幫你,給你看看那時的新聞吧!(而如果你不是年輕人,那我可能幫不到你了。你自己想想吧。)

大家若去互聯網找十八年前的新聞,來源來來去去都是支聯會和 64memo 那些網站,因為十八年前未有互聯網,所以全部報紙都未上網。但大家可以去圖書館找舊的 microfilm 來看啊!以下有大公報、文匯報和明報的 microfilm。有興趣的請慢慢看,或請轉寄給其他人看。看完才再作評論吧!(又,若喜歡看TVB新聞報導,請往 YouTube take a look。)

大公報和文匯報當天的頭版(若想要 download hi-res 大圖,請 Click 圖去 download menu,選圖下那 “Get Original Uploaded Photo” 字樣的 link 便可)

其他更多剪報 from 明報,大公報和文匯報:

明報:

大公報:

文匯報:

延伸閱讀:

http://www.ncn.org/(崔少明)
http://go47.blogspot.com/(On Goethe)
http://aulina.mysinablog.com/(Aulina)
http://uncleray888.mysinablog.com/(uncle ray)
http://gabby1699.mysinablog.com/(Gabriel)
http://taogate.wordpress.com/(有涯小札)
http://sidekick.myblog.hk/(Sidekick)
http://www.xanga.com/fongyun/(方潤)
http://www.xanga.com/Kursk (庫斯克)
http://mcchow901.mysinablog.com(Gunner)
http://im-pinocchio.blogspot.com/(木偶)
http://www.seechuen.com/blog/思存)
http://diumanpark.mysinablog.com/(刁民公園)
http://appledaily.atnext.com/(蘋果日報)

十七年來的進步

時間並不可以改變一切;但利益可以。

我不相信我們各位會因為時間過了十七年而會覺得一些本應不對的事變成對。發生了的事件永遠也是發生了,沒法改變。變的,只會是自己的心。

翻查十七年前的新聞片,你我將會見到一些熟悉的臉,當時會在鏡頭前咬牙切齒,現在卻會臉嚴肅地說「穩定」才符合公眾利益。

我不想說「穩定」是不是才符合現今公眾利益。就當是了,那麼十七年前呢?那時我們全都是不顧「公眾利益」的自私人了吧?

十七年來社會是富裕了,但是不是進步了?若富裕加穩定是進步的話,我想我們算是吧?我相信現在大部份人都愛社會穩定。因為社會穩定財富才會滾滾來。不見吾爾先生已於國外肚滿腸肥(身也肥)吧?

結論?似乎中國人要人人都已富起來才會放下利益掛帥的宗旨,走向更高層次的追求(包括去想甚麼是對或不對)。要十三億人也富起來才去想甚麼是對或不對?恐怕未等到那一天,國家已腐敗、淪落到亡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