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Internet

Twitter Tee

坦白說,這真的是得到醫生的啟發而拍的一幅相,但我當然不是想東施效顰(註),而是要借題發揮,介紹兩件事 ~ Twitter Tee 和 TiltShift Generator:

Twitter Tee:

多得思考兄的特別幫忙,我終於在昨晚拿到這蠻有意思的 Twitter Tee。上面的疑似 tweets 很有趣,全都是「發自」 1949 年時舉足輕重的人。

它其實在模擬在 1949 年時如果有 Twitter 的話他們或會發的 tweets。如第二句就是 George Orwell 在 1949 年中出版的《Nineteen Eighty-Four 》內說過的「War is Peace」。

至於第三句,是史太林說的俄文「РОССИЯ ДЕЛАЕТ САМА」,Google Translation 說是解作「RUSSIA MAKES ITSELF」,似乎是一隻炸彈

不過,我最欣賞的,倒是那 sub-headline:「Multi-Receiver Telegraphs」,一句道出 Twitter 的主旨。但是我卻更喜愛我自己一向說開的另一個 concept,就是將 Twitter 說成是文字版的「的士 call 台」。

TiltShift Generator:


TiltShift Generator
Ray 哥的好介紹。這真是個異常吸引的網上軟件,簡單、易用,而且不用安裝。我將周邊變暗和變矇,將 Twitter 這主題突出之餘亦將我的面(和部份肚腩上的線條)遮去。它也有 iPhone 版(這幅就是用 iPhone 版執出來的),最大的功能就是為 iPhone 上的微型相機加上景深,拍的照便頓然變得 pro 很多。

我的壯健肚腩擁有一大塊腹肌,所以不但不敢將張相放得太大(儘管這不算是件 skinny fit tee),而且更俾我一個很充份的理由去試玩這個 TiltShift Generator:將肚腩變 Blur!

Bye Bye Geocities!!

今天(再次)收到 Yahoo! 來郵,呼籲我早點執拾 GeoCities 戶口上的遺物:

Important notice: GeoCities is closing.

Dear Yahoo! GeoCities customer,

We’re writing to let you know that Yahoo! GeoCities, our free web site building service and community, is closing on October 26, 2009.

On October 26, 2009, your GeoCities site will no longer appear on the Web, and you will no longer be able to access your GeoCities account and files.

甚麼是 GeoCities? 哈哈!你有否見過那些走馬燈?animated gif?永遠在鋤地的 “Under Construction” 牌子?跳字 counter?閃閃令的 “update” logo?上下左右都是 frames?Geocities 就是那個時代 free web hosting 的供應商(在那個遠古時代,我還在用 Netscape 2.0/3.0)。免費,因為靠廣告。全盛時期我所認識的所有朋友的私人網站都用它!

之後 Yahoo! 收購了它,以為可以大大進步,但礙於這實在太 Web1.0,吸引不了人來交流,更新又不方便(下下都要 ftp!),而且那時 SEO 又未完善(只靠在 Yahoo! directory 和 Timway.com 登錄),完全沒有誘因維持下去。

因為這個原因,這 Geocities 戶口已被我丟棄成為廢墟多年(last update ~ Nov 21, 2000!)。後來開始寫 blog,也是從零開始,沒有將這些舊物過戶。畢竟這些都是不同年代的東西嘛!也曾想過自辟一角作「博物館」將這些史料存放,不過我又不是自建部落於公海,存不了這些外來檔,故此便不了了之。現在到 Yahoo! 真的要封釘拆樓,我也是時候將那世界截圖封存下來,作個紀念。

下面這個黑mongmong的是我第一期的網站,改過幾次版。左上角的是 animated gif 做的煙花(勁土氣!),也有自己拍的夜景做版頭和那「永遠在鋤地的 “Under Construction” 牌子」(要知道,那時未有 Web2.0,大家以為 website 是 static 的,要不斷更新,是因為「未整好」!),還有最早期蘋果網上版那正方形的 logo!這網站維持到九七年四月,大學 final year 功課開始忙,一丟下,就再提不起勁再去更新了(反正從來也只得自己一個人看,為何要這樣複雜將料子 ftp 上公海呢?)。

到了二千年再讀書,有一科教 Internet Programming,功課要求大家起一個網站。我便將我這個廢墟再版重光。有每日通訊,有 Resume,有 Guestbook,更有網上遊戲(全都是功課要求的)。設計進步了不少,但仍很 1.0,仍是拍烏蠅,而且 update 仍舊很不 user friendly。結果,這段「重光」只是「迴光反照」,學期完結後又再次被我遺棄,直至現在。

看到這裡,我突然在想:會不會終有一天,我又會丟下這個 blog,然後若干歲月後再來憑吊一番呢?唔…… 看來這個機會微一點,因為這裡的內容多而有價值千百倍啊!而且就算這系統(mysinablog)死了,這些內容總可以用第二版形式重生吧?(不過要記緊做備份哇!)

轉貼:用數據說話,看 Google 怎樣被陷害

此文源自國內博客 cksle,兩小時前曾經迅速在 Twitter 等微網誌間傳播(如下圖),在短短幾小時內已累積到 33260 人次來瀏覽!!但原文的網址之後便迅速被河蟹掉。這文章的內容是否真確中肯實在無從稽考,但以綠爸辦事的效率來看,這些料子應該是「堅料」。請廣泛傳閱以使綠爸失效!!!
Source:http://sr.ju690.com/meme/item/32152


《用数据说话,看Google 怎样被陷害》

新浪blog: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676a3f0100e0xk.html

近日,央视爆出谷歌搜索出现大量黄色词条的信息。一个引起舆论强烈反响的例子是,在谷歌搜索“儿子”竟然也能搜索到黄色词条。那么,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呢?


下面我们来看谷歌是如何被陷害的:众所周知,谷歌关键词提醒是计算机自动摘取最近最流行的关键词来生成的。于是某些人利用这一点,大量在谷歌上搜索黄色词汇,陷害了谷歌。

在谷歌搜索趋势图,以及一些第三方的统计数据中,可以看到:

在央视曝光谷歌之前7天:

1.有人故意在谷歌大量搜索黄色词汇,使单日黄色词汇搜索量同比猛增 5950% ,单月
搜索总量与上月相比增幅达数千倍
2.
这些搜索量100%来自北京
3.
这些搜索量几乎呈线性急剧上升,理论上这些瞬时搜索量应该服从正态分布并是突发性
的,换句话说,这是有人故意为之。

Picture

以下再附上几张类似图表,请注意峰值全部在6月17日,即CCTV节目(6月18日)播出的前一天。

(全年统计)

Picture

(本月统计)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为做对比,说明搜索引擎的统计应该是什么样子,我来附上一张对关键词“天气预报”的搜索统计图表,从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全年搜索量应该大致呈均匀分布,考虑到搜索引擎的普及使用,会有一个逐渐升高的趋势,但绝不可能出现在某个月份呈直线上升的情况。

Picture

那么,还有一种可能,是不是北京的人们在6月份,由于夏天到来,荷尔蒙分泌过多,导致对“儿子母亲不正当关系”这样的黄色词汇搜索过多呢?我们且来看这张对关键词“日本女优”的搜索统计图表,

Picture

可以看到,对关键词“日本女优”的搜索量全年大致呈均匀分布,甚至在近期有下降的趋势。那么,这种近期全民荷尔蒙分泌过多的情况也应该被排除了。并不是说对所有黄色信息都有大量的搜索需求。搜索数量呈急剧上升的关键词,只局限在媒体大书特书的几个词汇之中,特别要注意的是其急剧上升阶段和峰值都在媒体报道之前,显然,这不是自然的结果,那么,答案是什么呢?是谁让谷歌如此低俗?


~ 全文完 ~

社會媒體與綠壩的由來

《Here Comes Everybody: The Power of Organizing Without Organizations》
的作者 Clay Shirky 在 TED Talks 內談 Social Media 如何在改變世界。

他說的並不是甚麼新道理,但賣點是他能將一些大家早知道的事連在一起並且說得簡單易明。而且他有很多例子都是取材於中國,並因此清楚地解釋到綠壩的由來(雖然他自己並沒有直接提到這一點,因為那時綠壩未存在):GFW 原本設計是要來防外來勢力的思想入侵,但現在綠壩要禁絕的卻是自己內裡的聲音。

Google用Chrome一統江湖!

這篇文較長。結論是:Google 遲早會借 Chrome + Android 一統整個天下。下面就是步向這結論的六步曲。


昨晨三時在家中開夜車,少不免也會左按按右看看,赫然見到 JackyGoogle Chrome 已可供下載,便連隨安裝來感受一下究竟這 Google Chrome 是怎麼的一回事。以下是我三十個小時後想到的一些有可能的答案:

1. Chrome 是一個很輕很爽快的 web browser?

用 Chrome 的第一個印象是:爽!

按完下載的按鈕,不用再按多少個 “Yes”,安裝過程便已成事。當然亦有電腦專才覺得乜問題都唔問(除了 import 既有瀏覽器的 bookmarks),而且安裝的時候只是下載了一個 installer,而不是整個軟件,感覺上有點不夠安全感。不過,如果它預設的一切都已是合心水的,我又不介意沒有得揀。(這個本就是蘋果與微軟的分別吧?所以現在 Google 這樣做也不應覺得陌生和驚奇。)

安裝完畢,很自然地立即試試 Gmail、Google Documents 等 Google web apps 來看看速度。真的很爽。再到我平日用 Firefox 登錄時永遠都檔機的 Me.com,速度差不多,但起碼起動了廿秒後結果都可以見到家鄉,而不是 JavaScript error。

不過,這也難怪。現在 Chrome 未支援 extension / plug-in,也運行不到 Java 和 ActiveX,就像一部大家剛購入的全新 PC,乾乾淨淨,不快才怪!

2. Chrome 是用來優化 web apps 的平台?

其實,快與不快是視乎大家在 browser 上做甚麼。近年市面上越用越多人用 web apps,如 Gmail,Me.com 的 Calendar,Editgrid 的 spreadsheet 等。但似乎原本 browser 卻是舊世代的設計,未跟上這科技進步,變成樽頸。慢不特只,還會檔機!

因此,Chrome 優化了 JavaScript engine,又有 Google Gears 可供大家 offline 用網上軟件。這些舉動應該是吸引大家用 web apps 時更順暢更得心應手。

但我就未有機會欣賞 Gears 的功能,因為我的電腦是長期 online 的。而至於 JavaScript 的 V8 engine 嘛?剛才已說過,試行 Me.com 時不覺有快到。可能樽頸位是我的 PC,又或是在那 web apps 本身?

正因為這樣,Google 去賣這 Chrome 時反而強調它 multi-process 的功能。不錯,就算個 platform 幾快都冇用。如果那 web apps 唔生性,一樣死。而且,自從 Firefox 有 tab 這功能(後來 IE 也跟上了)後,有了一個「火燒連環船」的現象,就是如果有一個 tab 死,就全個 Firefox(或 IE)都要殺掉。Chrome 就將每一個 tab 當是不同的 process 分開運行。其中一個要死,都不會「累街坊」(如果大家去 PC 的「工作管理員」一看,就可見到有幾個 chrome.exe 的東西同時運行著)。

但大家要注意,分開管理並不一定代表少了記憶體的需求。如果大家將幾個 chrome.exe 所耗的資源加在一起,其實條數都係一樣。感覺會好少少,就只不過似是「少吃多餐」的道理,每餐易消化一點,冇咁易食滯(而且可以分段去洗手間,唔舒服要嘔也不用全餐嘔晒出來……),但最終卡路里攝入量仍是一樣!

還有,如果那新的 tab 是由另一個 link 引出(而不是自己直打 url 或按 bookmark),那他們就會是 under 同一個 chrome.exe 所控制!所以如果這個 group 其中一個 tab 要死,其他同一個阿媽生的 tab 也要陪葬!大家要小心喲!

3. Chrome 是 Google 用來隊冧微軟和 Firefox 的殺手鐧?

說到這裡,大家可覺得既然 Chrome 的功能是針對舊式 browser 的死症,那應該是 Google 用來攻擊 browser 世界的一哥微軟 IE 的武器吧? 大家有這樣的想法也很正常,因為微軟剛在前天公佈了他們的 IE8 beta,而且 Chrome 的 Incognito 又和 IE8 的 porn mode 相類似。表像上,Chrome 的出現是衝著 IE 來進場的吧?

唔,我同意 Jansen 所說,世上有過半的人視「上網」等如那「藍色 “E” 字的 logo」。他們從來不會知道原來仲有其他選擇可以揀(就像選舉時的「鐵票」只會選建制派,因為其實他們都未了解/未聽過有其他候選人)一樣,做成 IE 的慣性收視。那些人連 Firefox 存在也不知道,怕且亦不會意識到 Chrome 的來臨。

反而 browser 世界的二哥 Firefox 就更首當其衝。Firefox 的兩成 market share 多來自 Tech 友,用 web apps 的比例亦相對高得多。Chrome 的賣點對著現有的 Firefox 用家會更吸引(So far 我聽大家的評論也是全是以 Chrome 與 Firefox 來比,絕少人提過 IE7/IE8)。

那 Chrome 比 Firefox 是否很有優勢呢?沒錯,用 Chrome 看蘋果日報不會檔機,但只是因為 Chrome 連 Java 都未支持!同是開了十二、三個 tab,Chrome 今日死過兩次,但 Firefox 就沒有事。Firefox 上的 plug-in 如 deliciousRTM 甚至 RSS detector,Chrome 全都欠奉!

另外,一個非常累街坊的 process 就是 Flash。其中一個在工作管理員上的 chrome.exe 會特別扯 CPU,那就是一個專行 flash 的 process。如果你 kill 了它,轉頭所有網頁的 flash 都會變「黑面」!

數著數著,發覺 Chrome 暫時真係未得。但這全都代表不了甚麼。Chrome 是 version 0.2,Firefox 是 version 3.0,比來幹甚麼?假以時日,Chrome 總會趕得上 Firefox 吧?(Lehman Brothers 覺得要 Chrome 追到 Firefox,只要需時兩年。)而且,在 Google 的本業廣告業務上看,現在的 URL bar 又係 search bar,再加上所有在 Chrome 運行的 web apps 理論上都可被當作 keyword search 來賣廣告,收入來源大增!

Google 要郁 Firefox 也不無道理。Valleywag 這篇文章就說原本 Google+Firefox 的結盟關係慢慢褪色。Google 不再是 Firefox 的獨家 search engine,Google 不想 Firefox 坐大,便先下手為強…… 嘿!

4. Chrome 作為今後 Operating System platform 的新標準?

那是否等如 Google 不放微軟在眼內呢?又不盡然。Google 不理會 IE,因為一向 Internet 都是微軟的弱項。Google 看上的,是微軟雄霸四份一世紀的 Operating System 啊!Jansen 說蘋果想用 Safari 來演一場「木馬屠城記」,現在的 Google 就借自己是搜尋器一哥的地位用 Chrome 在每一部電腦上插旗。

而正如 keso 大哥所講,到最後,日後的應用軟件會以 web apps 的形式出現,並依據 Chrome 背後的標準來做 compatibility。這樣便會將 PC 上的 OS 架空,真正做到 cross platform。而整個主動權甚至制空權也會被 Google 奪去!到時,相信 IE 和 Firefox 一定仍繼續存在,但格式/結構上可能已焗住要大改革。 Chrome 最終是不是一哥沒有所謂,或者最終那格式是否跟足他們當初訂下的也沒有所謂,總之無論邊個搞都好都搞到人人乜都網上做,Google 就都會發大達(這畢竟才是他本來的收入來源嘛)!

當然,這個世界還是位於一個不可知的未來:要 Chrome 的插件完備(等待 Google 開放其 API?),要 Chrome 除了大部份的蟲和 performance 穩定下來,再要 Google 出埋其他 platform 的版本,再等其他 browsers developers 和 web apps developers 以此為藍本以之追隨…… 但以 Google 今時今日的財力人力物力,可能不用等太久。

5. Chrome 是為 Google 要「一統江湖」舖路?

其實說 Google 用 Chrome 來爭 PC 市場的控制權也是小看了他。未來眾多 Chrome 的 version 中,最大影響力的,可能會是在 Android(Google 的 mobile phone operating platform)的版本。到時,Google 是將 web apps 帶出 PC 世界,衝向滲透率更高的手機市場

沒錯,蘋果已用 iPhone 踏出第一步。但,Google Android 有不同價位檔次的 hardware support,有 Google Gears 的 offline 運作功能,更大路!冇 PC?唔緊要!買唔起 iPhone?Android 燕瘦環肥任揀!電話收唔到?照用!這樣一來,Google 統一世界的能力似乎是最高!咦?微軟、雅虎呢?大家已忘了他們吧?(早知這樣,早前他們不如合併了算啦?)

6. 終極一步?

但我幻想那「一統江湖」的情景還欠一步:到了大家已將所有 process、所有生活都經 Google 有關的 services 來發生(這不是妄想。現在大家不是所有東西都是經微軟 Windows 嗎?),那大家會否擔心其實 Google 是 Evil(看看原本的 EULA 吧!),會 capture 晒所有 data,然後……

有點像 Terminator 裡的 Skynet 嗎?不同的是 Google 不只是控制軍方,而是控制我們每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