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joke

Memento

Memento政治場合、法庭內外以至娛樂圈玩失憶是很常見的事。但要數到今次鄭耀棠先生這種「超短暫記憶」– Memento()就真的少見。上午才大呼「震驚」,數小時後在下午便已隨即改口話沒有說過。是不是他自己因為也都太震驚而嚇至失憶呢?

不過鄭先生沒可能不知道大眾媒體早已將其評論永久存檔。就算是廿多年前他自己說過的話,我們也可以原汁原味看無數次,更何況是同一日之內所說的話呢?所以我覺得他這動作其實是棋高一著:在近日大眾的焦點勻落在「80後」如何主導/擾亂「反高鐵」等問題時,鄭先生為首的「大聯盟」似乎較黯然失色,被冷落在一旁。故此他無論如何也要想辦法去爭取 sound bite。

結果,他只是一句「震驚」再加一記「反口」(或曰「失憶」)便搶盡風頭了。是有點難看,但說真的,又有甚麼所謂?其實本來無論他怎樣說,要支持他陣營的,仍舊會支持他(更會將其他人的抨擊分析為「斷章取義」);而不是他陣營的,無論他說甚麼也不會中聽。最偉大的成就,是能將自己擺上頭條,讓本來那些大多數中間派市民也能留意到他的存在!他這一著,與將「爭取普選的香港人跟恐怖分子哈馬斯相提並論」的同門程介南先生有異曲同工之妙啊!

資料:
有線新聞片段:《鄭 指 衝 擊 中 聯 辦 令 北 京 震 驚》

這篇並不是電影《Memento》的影評,雖然此影片是我那十一大西片排名之一。

極短篇小說之:坦白

很久沒有嘗過這樣的一個感覺。

他的朝氣,他的活力,他的笑容,使在這沉悶的辦公室戰鬥多年的我忽爾間像年輕了十年。

那天,心情大好。我不從哪裡來的衝動,竟在午飯時溜了嘴對他說了句:「我很開心有你在這裡……」,還不自覺地雙頰紅了一紅。說完後才醒覺這句話是很不該,尤其是出自一個女上司之口。但說了,收不回。

他聽後也愕了然,定神望一望了我,表情停了兩秒,然後卻咧嘴露出一個陽光的笑容,答道:「是嗎?我會繼續努力!」

之後的下午,我嘗試側望他數遍,看看他有沒有因為我說的那句冒失的話而變得異樣。偶爾他也留意到我在望他,他亦禮貌地報以微笑。似乎是我自己杞人憂天吧?

翌日早晨,在公司辦公桌上竟見到他的辭職信!他在信中說:「對不起,為你帶來麻煩及不便。謹此致歉……」我分不清他所說的「麻煩和不便」是指他的消失或是他的存在。不過無論怎樣想,結論都只會使我一片悵然。

我真的說錯了話嗎?還是我的眼神和表情早已出賣了我?我想,似乎坦白這東西還是留給禱告中對神說話時才堅持吧!

~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