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leonard ng sze hin

陳奕迅 – 反高潮

這首歌自於1999年的《加州紅紅人館903狂熱份仔音樂會》,是陳奕迅首次踏足紅館開的第一個演唱會。

據講在近日 Eason DUO 2010 演唱會的安哥時段他也有唱這歌,不知現況如何。可以說這是十年前第一首讓我對陳奕迅刮目相看的作品,也希望他十年後就算沒有進步也最少能保持水準!

投票權

我從小已從那簡陋的公民教育中學到投票是我們作為一個公民的權利和義務。儘管現存的體制不是一人一票的普選,但作為一個公民和一個政權,有限度代表性的選舉仍能賦予大家一點點的尊嚴──公民們透過選舉獲得當權者的尊重,政權透過選舉獲得公民們的肯定。

我從沒聽過有政府會表態不支持自己安排的選舉。是選舉法有漏洞嗎?是選舉機制不公平嗎?還是有甚麼原因?有人辭職再選,潛在目的雖然明顯,但就等如這選舉不公平不專業嗎?如果這選舉不合法,作為專業的行政部門「選舉事務處」是否應該不要安排這次選舉?如果不是(也很明顯不是,林局長也已坦言選舉事務處會依法如期安排),那選舉本身又有何問題?

民建聯出口術數落這選舉,這絕對可以理解,因為他們是候選人的對頭人。但政府不應該是中立的嗎?你現在這樣說,叫選舉事務處的同事今次補選如何做下去?大老細講明自己搞緊既呢壇野有問題,咁仲做唔做落去好?再望遠些,日後選舉事務處仲好唔好宣傳選民登記和叫人踴躍投票?

thomasTheTank02

我愛高鐵

先表明立場:我說我愛的是「高鐵」這話題。

這話題不是很棒嗎?要能動員到全港市民上下一心正反雙方一起去討論同一個問題,你說要追溯到香港歷史哪一刻?學運、回歸、沙士這些事件只是一件件事實,沒有經過甚麼討論可言。玫瑰園、迪士尼這些建設更差不多算是行政指令,不到我們去管。就算是五區公投也只是一個政治議題,普羅市民可能寧願去研究無線劇集或是明星私隱。唯一近似的可能要算是廿三條立法時所引起的辯論和及後的五十萬人大遊行。但當時也只是政客和學者們有份參與發聲,市民只有用腳行的份兒。

時代不同(通訊科技亦也進步了),今次這個高錢問題卻挑起全民投入。由菜園村開始,慢慢滲至社會每一個各落。有人支持立即振興經濟和與大陸接軌,但有人更關心菜園村或大角咀的原居民。有人覺得這是官商勾結,有人卻覺得議題被泛民騎劫。有人嫌貴,亦有人覺得物超所值。有人提出選址不當,但有人指出原來政府連「一地兩檢」這些基本課題也未有向公眾交待。甚至有人說北京要因為這爭拗而出兵!不過最緊要,就是同時引起了本來傳統上對政事不聞不問的一群年青人開始關注時事起來。更重要的,可能是反過來說社會也開始關注這些年青人的想法,與及開始嘗試學習如何跟他們溝通。

他們是不是真的是「80後」並不緊要。反正也只是標籤一個。有人會因而嘗試去了解並定性80後的特質。有人卻趕忙去澄清自己是或不是80後。更有人會去研究其實「80後」其實是否存在,又或者想去說明其實用出生年份去區分90後、80後、50後等界別是否有意義…… 這一切,全都是良性的討論。大眾就此可以更了解大家和更了解自己,對周遭社會的事物有更深切的認識和關心。近日到很多網誌也見到大家會以「高鐵」和「80後」為題來交換意見(並拗到面紅耳熱!)。那天見到有個少女在討論區問「為甚麼80後要反高鐵?」,轉頭便引來過百個留言來討論。討論熱切的程度一定不亞於昔日大家討論宮心計的劇情。無論結果如何,這現象也是我較樂於見到的。有討論、交流甚至爭拗才會有進步。和諧、穩定與安逸只會趨向腐化。

當然,beyond that,撥款還是會通過的。就正如無論五區公投的結果為何,2012 也不會有普選一樣。但願五區公投也像高鐵的效果一樣能激起大眾對政制的關心,那便已算是達標了。說回撥款:建制派控制著議會。他們的這些議員的存在意義並不是去議事,而是去做圖章。這也是為甚麼功能組別不應存在的原因。如果全體議員都是民選產生,那他們現在的決議便真的是代表全體市民的。民選的建制派議員代表他們的選民去做圖章也仍講得過去。但現在有一部份議員的決議並不需要向公眾負責,那由他們去代香港七百萬人去花大家夾份擁有的六百幾億便有點危險了。

這也說到小弟對高錢的立場。我承認我是一個喜歡火車的人(看我寫的東京遊記德國公幹、甚至Lego火車便略知一二)(而且我上次到上海更專程要兜路去搭高鐵出機場),所以高鐵這東西對於我來說是一件好事。好事還好事,但這並不等於政府便應該要在有這麼多疑問未弄清楚前便強行開波。這是六百幾億,不是六億(而有更多市民能受惠的沙中線也只是三百多億)。那是議員們的責任去將事情問個清楚才批,為公帑把好關。我們買幾百萬的樓,也總不會未睇過樓,未清楚間格、狀況、質素便付錢!難道說「唔緊要!第日入去住落就自然會知架啦!現在最緊要快!」Well,我知,炒樓人士摩貨時或會如此。但如果目標真的只是短炒,你叫我們日後如何可以將這六百幾億的大象摩出?唔好玩啦!我地係用家來架乍!

photo credit: Oscar Durand / The Flint Journal

Extra Readings:
Economix – The New York Times: High-speed Rail by Edward L. Glae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