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living

最大收穫

「過去十年,你的最大收穫是甚麼?」

此題本應是去年(十數小時前)的題目,不過現在才寫也未為太晚。如果以十年來做單位,這十數小時就真的很微不足道。

要展望未來,首要的是要先了解過去。過去的十年與之前的二十幾年很不同。剛好十年之前,兩年多的工作經驗的我被委任為一個小小的產品經理。從此,我便正式要自己下決定(而不是只是幫人打點),與及為自己下的決定負責任(而不是有大食大)。這十年的經驗使我在往後的日子高速成長(和老化)。時至十年後的今天,我那偏向擁護那「環環相扣的動態系統思維」之生活/世界觀就是這樣從慢慢建構出來。

所以,當要數過去十年最大收穫,儘管在腦海中我一定會先想起一個妻子加兩個兒子,但若再想更深一層,嘗試找找一項在十年間恒常不斷在增長的收穫,卻找到一項更持續獲利的東西:就是經驗(而體重的增長表現也不賴,不過也只算第二名……)。

對,除非這十年間我做了九年植物人或在太空艙睡足五年,否則這十年來(或過去三十幾年來)每一刻都有新收穫,就是在點滴累積的經驗。我們每天見個的人和事,說過和聽過的每句話等等,儘管不能全數記住,但全都會混進我們腦袋裡那數據庫,從而使我們能對現實有更貼近當下的了解,也也能夠協助我們合時作出相應的判斷和決定。

多了經驗是一件好還是壞的事?這很視乎自己怎樣去分析這些新加入的經驗與及如何去將其融入自新已存的經驗中。結果是否一定會使判斷和決定更精準就因人而異。但撇開這個不談,就單從體會到原來有件東西是可以不停地增長,那自己可能就會因而嘗試更去留心體察和欣賞身邊每一刻所發生的任何事。不要說得太偉大,就只說這個點子也值得興奮良久了(尤其我這個喜歡看戲看故事的人來說,自己的生活點滴就是最完備的一本說書故事題材!)。也因為這個原因,再一次發覺原來寫 blog 真是一個不錯的嗜好!

本題源自兩周一聚

見證劉翔飛人歸來

「如果覺得自己值得去做的事情,就去追吧!」

結果,今天在將軍澳的東亞運動會會場內,劉翔跑出13.66秒的成績輕鬆奪冠,再一次向他的方向踏前了一大步。

大家可看到,在跑道上的他,要贏的,並不是身邊的對手,而是過去年多來的自己。

下面這個四分鐘的片段是節錄自原本一段不知有多長的足本紀錄片(www.nike.com.hk/local/liuxiang_2009),實地記載了劉翔手術前後以至康復其間的過程,也是 Nike 為他(或算是他為 Nike)拍的另一輯宣傳片

一個個很簡單的畫面,全都是看著劉翔如何專心地做那些沉悶的康復運動,以及如何做到咬牙切齒。看得出專業運動員心理質素的要求比生理還要高。要刻服由退賽以來一路承受著的壓力可真不易,但他似乎做到了。

在治療的尾段,醫生問他:「你覺得能恢復到 100% 嗎?」
劉翔答:「你應該問我能不能超越 100%!」




新聞圖片摘自明報

Monday Blues 背後的科學

看罷電鋸兄談及「科學及不科學」,使我想起早前留意到的一段新聞。

紐約時報於十月十一日的報導,說 Facebook 分析了過去兩年來一億美國用戶(註)的 status update 從而得出的 “Gross National Happiness Index“。從這分析道出美國人平均於星期五會比星期一開心9.7%。研究員從 status updates 中找出用戶提到的正面詞語與反面詞語作比較來計算出這個指數。其他較開心的日子有美國獨立日、感恩節和萬聖節,而近來較不開心的時間則是在Michael Jackson 或 Heath Ledger 逝去那天。

在我這個研究/統計門外漢(所以我仍只是一個教書佬)看來,這個研究暫時並不是太有科學價值。一來說盡了這只是一個歷史統計,並沒有任何的解釋能力。Monday Blues 和 Thank God It’s FRIDAY 本已不是新鮮的事,用不著要去研究來證明。如果要讓這研究更有意思。下一步可能就是要將用戶資料注入數據中看看有甚麼關聯性(correlation)和聚類性(cluster anaylsis),從而分析出甚麼人、事與開不開心的關係。

不過,就算不做更多的分析,單憑結果去推敲,大家也可以想像到其實不開心最大的原因就是「上班」。這個當然可以理解:大部份的人(起碼是美國人)由星期一至五付出勞力為的就是去換取薪水讓自己在週末揮霍。這個想法多麼的悲哀,但卻又多麼的現實!(要不然,我們就不會有這「施比受更有福」的口號 ~ 要用口號來說的,通常都不是真實的事……)

從這結果看來,要更快樂麼,其實就是要在星期一至五上班時段找尋樂趣。我自己亦身同感受,幾年前就是以這原因放下N萬年薪的筍工去投進我最愛的書本和知識的懷抱,結果從此以後像喝了養命酒般唔再腸胃弱,冇話食慾不振,又唔會倦,又唔怕凍,血液循環好,體質又 fit……(我現在亦終於明白為何甘乃威要冒食檸檬之囧也要在自己地方示愛,原來也只是想「苦中作樂」。)

扯得太遠了,說回那研究。其實正常的 Active Facebook users,平均計會否偏向是一些工作較不專注的一群(如我自己?),他們會在辦公時間活躍更新 status,是否代表工作並不足夠他們去投入?又或是剛好相反正是日間工作太專注,所以才會在工餘時間活躍更新 status 來發泄?無論那個角度看,在 Facebook 系統上以搜集 status text 來作研究會存在一定的 bias,有點 “participants in the sample select themselves” 的意味,所以答案便變得有點想當然了。

註:美國人口有三億,有一億 Facebook 用戶,即是共三份一人口有 Facebook 戶口!不過這數字又像是真的。據 Facebook 自己的數據說,現在的用戶有大概三億,七成是非美國,即是說美國有總用戶三億的三成,即差不多一億啦!

六年前的今天

還記得六年前的今天,在酒店房間一覺醒來,矇矓之間發現同房有個男子。打了個突。這裡是甚麼地方?他又是誰?哈,十幾秒後,人較清醒了一點,便記起他是陪我預備當天婚禮的伴郎2號(我們當時有兩位伴郎加兩位伴娘)。六年後的今天,我當然不會再被枕邊附近多了人而嚇親!近日通常那個「多了」的人會是 Chester,半夜餵完夜奶便待在我和老婆中間繼續尋夢,還不時將我的肚腩當枕頭打橫訓!

六年應該算是一個不短的日子,但快樂不知時日過,感覺上眨下眼便過了!當日婚禮的情景還歷歷在目。與不同的友人談起,最深印象的通常卻都不是我們的教堂婚禮過程如何感人、我們那十幾人的兄弟姊妹團如何全是俊男美女、我們進女家門時如何被姊妹們刁難、或晚上的婚宴如何有氣勢,而是我們當天對大家道出的那相識十多年才結婚的遙距愛情故事

對,那的確是一個很令人回味的故事。由六歲相識直至N歲結婚,之間我們走了一大段路(也坐了不少飛機)。但相比之下,故事精彩的部份卻是從那天才開始。我常說我今生到現在為止最高(或者是唯一)的成就就是娶到我老婆。現在過了六年的蜜月期都是在享受這件事的成果。

以前我們會常去一些特別的餐廳去享受二人世界來慶祝結婚週年紀念。去年我們近乎忘了慶祝,因為老婆生 Chester 臨盆在即。今年我們索性會放工回家吃一頓豐富的住家飯。老婆已一早預備了一隻話梅醉雞,加上伴娘日前贈了兩小瓶 ice wine 贈慶,計滿足度不會被街外的餐廳比下去。但最重要的是,慶祝這個家庭組織紀念日,又怎可缺少了我們兩位新加入的小成員呢?

 

爆大冷獲和平獎的奧巴馬是實至名歸?

先不說誰比奧巴馬(Obama)更有資格拿這個諾貝爾和平獎。我在想的,倒是他拿這個獎背後的意義。

報導,奧巴馬拿獎的原因,是「因為他當選美國總統以來,增強國際外交及不同國家的合作,應對不同的挑戰。」他「令多邊外交在世界舞台重新獲得中心位置,重視聯合國及其他國際組織的角色。」奧巴馬亦推動以「對話與談判」來解決國際糾紛。還有他在「全球無核化……和氣候變化挑戰中,扮演更建設性角色」。

這一大段的「功績」是甚麼??說穿了,只不過是一個正常稱職的大國領袖本來應該要做的份內事。增強與不同國家的合作、重視聯合國、以對話來解決糾紛、有建設性地對待氣候變化問題等其實只算是一些正確的取態,但未見到實質成果前,我們很難將這些「正確的取態」評為「偉大的功勞」吧?(Well,奧巴馬上任只是九個月,大家不應強求這麼早便去幫他「結算」成績吧?)

要將「正確的取態」算做「功績」,唯一的解釋,就是本身這個將取態「撥亂反正」的和平意義實在太大。又或者反過來說,之前八年小布殊共和黨政府所做的一切,如挾全世界軍費最高的軍隊去奉行單邊主義、無視聯合國及其他國際組織的角色、以武力來解決國際糾紛等等,對世界和平的威脅實在太大(基本上諾貝爾委員會公布以上每一項「功績」時其實也在刮小布殊一巴掌)。奧巴馬接手後只要將小布殊國際外交的方向反轉,便等如幫世界和平一個大忙,為世界和平消除了一個極大的障礙和危機!單是這個功勞已足夠讓他拿下這個獎吧?

不過,同樣道理,如果有朝一日金正日宣佈無條件繳械,放棄核武,開放邊境,那他也有資格拿這個獎嗎?甚至當年若果小布殊自己肯將自己的政策作一百八十度轉變,那他亦可得獎嗎?事情當然沒有這樣簡單。大會在奧巴馬的政策未曾對世界和平孕出實質成果前就頒獎給他,似在告誡他:「獎你拿了,水亦吹夠了,唔該從今以後開始乖乖地做出一些真成績出來俾大家睇睇,為全世界,而不只是為美國,的和平而努力,從而證明這個獎是你應得的。」

如果循上面說美國有資格(亦曾經是)世界和平的最大障礙的話,那將這個獎「預早」頒給看似未夠資格的奧巴馬,從而將美國挾在對話和多邊外交的正軌上,不要到處點火頭,便已是世界和平最大的保障!這樣看來,奧巴馬是否實至名歸已沒有所謂,他甚麼也未做過亦沒所謂(或更好!),最重要的是背後那對和平的「希望」!

以上是我有限的創作能力範圍之內想像出來最接近能解釋奧巴馬獲獎的原因。我知這理由有點牽強,但有誰能提供一個更合理的解釋嗎?而如果這理論成立,那下屆獲和平獎的應是諾貝爾委員會自己!!

明報即時新聞: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91009/4/elv5.html
Photo source:http://change.gov/newsroom/entry/new_official_portrait_released/
延伸閱讀:TIME – Why Winning the Nobel Peace Prize Could Hurt Obama

打籃球2

今天有報章報道「三成港人三個月未做運動」。自問我的運動量雖然未低至這麼糟糕的境地,但雖不中亦不遠矣。現在我除了抱仔(註一)、行斜路/樓梯外,唯一的運動就是每星期打一次大概四十五分鐘的籃球。

說「打籃球」其實是有點不盡不實。實際上我只是在射籃。偶爾或會被附近的籃友扯來湊腳,但只要有人補上,我便會退下火線,回歸到自己的射籃性世界。

我射籃的心情有點像別人玩燒槍或射箭,是在鍛練心理狀態多過在操體能。我射每球之前都會拍球數至十數下至心境平靜,然後右腳尖向籃,低頭用感覺感受一下與籃的距離,微屈膝,再抬頭,右手手指全張,手肘呈九十度用右手托球至右額對上,然後伸展全身,右手順勢向上挺直至最高點,同時右手腕向下撥,讓球在離開中指指尖接觸後下旋拋物線飛出去。眼睛之後注視著籃圈的後方,等待進球時那「颼」一聲的快感。

每次大概射六十至一百球後,整個動作便會變得流暢而一氣呵成,手感愈來愈柔和,命中率亦會隨之而上升。那當兒我的精神會開始愈來愈集中,慢慢地雙眼不會留意到周遭的景物,而耳際也是聽見拍球聲和自己的呼吸聲。唯一會影響我的,就只會是滴進眼裡的汗水。

可以說,這樣的運動既會流汗,亦能清淨腦根。每次玩完後頭腦都清晰了很多。但可能因為之後的晚餐會特別開胃,所以減肥的效果並不顯著。

我另一種較常玩的運動是游水,也有淨化腦根、平靜心境的效果。但游水不像籃球有個籃圈做目標,沒有了那「颼一聲的快感」,而且準備和善後的功夫頗多,又更受環境制肘,所以近年(真的是以「年」來計!)已很少游水了(註二)。

下面的兩張相是老婆用 iPhone 替我拍的。這一球的姿勢有點偏差,但最後都穿了針!

(註一)
不過,不要說抱仔行街不是運動。我雙手手瓜的圓周近三年暴漲了不少,也是拜 JacJac/Chester 與日俱增的重量而成的天然啞鈴所賜。上星期抱著近四十磅的 Jac Jac 在東京/箱根到處遊走,更是用來抵銷我在旅行間暴食所增的肥膏之妙法!

(註二)
到海灘與 Jac Jac 玩水或到箱根小涌園浸水不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