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living

晒冷尋寶遊戲

並不是有心想跟風「晒冷」,而是真的要在書包中找點東西,所以要將裡面的東西全都翻了出來。結果,不如就順便讓大家看看內裡的乾坤吧。

讓我數數有甚麼,然後看看你們能否在圖中逐一找出來,好嗎?

Eason 演唱會飛尾,舊卡片(別人的)(看得出是誰的嗎?),幾本書,一疊 notes,稅單,黑皮筆記簿,做 gym 時來替換的乾淨衫、褲、毛巾,眼鏡盒,iPod Shuffle + Etymotic ER6i earphones,Lamy 四合一筆,車/門匙 + USB 手指,Presentation Laser Pointer,手錶,美心現金禮劵,舊電池,密碼鎖,PDA Phone + Bluetooth Handfree,USB Type Card Reader,葯丸/喉糖,維他命C沖水包,舊信用卡單,紙巾數包,散銀數蚊。

另加本來在檯頭的三個水樽/水杯,和我個 monitor/wallpaper。

呀,其實還有一樣本來都應該在書包內的東西但沒有入鏡。猜猜是甚麼?猜到的話請留言告訴我,估中冇獎!

同場加映 ~ 我的檯面。No comment ……

有話要說?請留言告訴我!

秋涼回憶

我愛秋天,可能和大部份人一樣。

秋高氣爽、不再滴汗是一回事。但最喜歡的反而是秋天帶給我的回憶。

我對於我十數年前的中學時代唯一的回憶可能就是秋涼的感覺。時值九月剛開學不久。記憶中我最愛於上課前足一小時開始步行回校。全程約十五分鐘。早上天色剛剛全亮,但街道還似未睡醒般,冷冷清清。沿著衙前圍道、蘭開夏道,再轉入牛津道,沿途秋風颯颯,落葉飄飄。我全日心境最平和,腦袋最清醒就是那一刻了!

回到學校,整個班房只得我一人。我站在欄杆邊,獨自一人從五樓遙望著空空的操場,然後慢慢逐個逐個數著徐徐步進校園的新/舊同學。像感覺到「一年之計在於秋」,「今年會有個好開始」的預兆。結果那年的「學運」是如何已不記得。反正不過不失,不至於會使我下一年厭惡秋天/開學的來臨吧!

另一個美好的回憶是四年前的秋天。我和老婆在那年的秋天渡過了一個環遊法國的蜜月。記得那時雖然只是剛踏入十月中旬,但已感到微寒。我們到凡爾賽宮經已要穿爬山用的抓毛外套。到了巴黎迪士尼更要即場買頸巾手襪!後來到了法國中部遊覽古堡、森林時更見紅葉處處。左圖便是我們在步行住其中一座古堡博物館時途經的落葉景色,很迷人的秋天!

秋涼的天氣有另一個好處,就是我們進午餐、下午茶時可以坐在室外的雅座欣賞美麗風景,感受悠閒的氣氛。夏天會汗流浹背,冬天又怕凍僵,故秋天坐在外面就最舒服。我記得我們離開阿維農,轉向法國南部,到了一個沿海但地勢處於懸崖上的小鎮(右圖)。我們在一家酒店的半露天茶座吃午餐,一面吹著秋風,一面沐浴在和暖的太陽底下,每人手上拿著一杯涼涼的法國白酒,欣賞那個藍得使人有點暈眩的無敵海景……世界上還有哪裡還可以找到這樣的秋天?

93、94年與音樂的《危險關係》

前幾天見到星屑醫生Stannum 都提起孫耀威,提起93、94 年,想起同是三十中男的古巨基、梁漢文、陳奕迅。

看完這兩篇後亦也勾起了我很多那個時段與歌有關的回憶。其實對於我來說,93、94 年有些甚麼歌出現過在我生活中呢?那時我已到了外國讀書幾年,到唐人街那間「寶康」買廣東CD、日本漫畫和壹週刊已成為繼續去肯定自己「仍是一個香港人」的指定動作。(不知道現在「寶康」仍是否存在。Stannum,你可否告訴我嗎?)所以我反已脫離了鍾愛英倫音樂的初/高中年代,轉而只聽(和在卡拉OK唱)廣東歌的階段。(呀,那時常去的卡拉OK叫「十八伴」,是要入飛排隊上台唱那種。相信執了十世!)

記憶中孫耀威在那幾年間出了近十張碟,但我仍是只懂唱一句「我但願他珍惜你……」。反而,若不計「四大天王」的話,我覺得那時當紅的是許志安,93 剛出了那張【雨後陽光】,有經典歌如《 唯獨你是不可取替》、《徹夜纏綿》、《反正經》、《不倦的蝴蝶》等。及後再有【從沒這麼愛戀過】,【Unique】,【Heart】,【荒廢的樂園】,以至【男人最痛】,他就開始走下坡,而我亦回流香港。鄭秀文的路也差不多,深印象的是由 93 年的那新曲加精選【大報復】和之後 94 年的【十誡】開始,再加上華納時代的【捨不得你】和【放不低】的那段時間。之後的世界卻開始模糊了!

許和鄭雙雙在九十年代尾墮落的另一個原因是否因為陳奕迅與楊千嬅呢?我記得陳奕迅的【我的快樂時代】和【與我常在】都是 98 年的事,而楊千嬅雖然較早一點點,但她的【狼來了】和【直覺】都也只是在96年尾/97年頭才出現。但他們出現後,我的確已很少追聽許和鄭的新碟了。

Anyway,再數回 93、94 前後年出現過的經典。彭羚的成名專輯【See For Cass】是於93 年中,在我剛進大學時出現的。同期的李克勤當時唱紅日唱到爛晒,在新公司「星光」於 94 年出了張叫【希望】的新碟,改唱腔,效果幾好,但 commercially 失敗。自此之後,我印象中他只出過較似樣的《當找到你》,然後改行做世界杯主持,直至近年的「港樂. Live」、《高妹》和「左麟右李」翻生,夠錢結婚生仔。啊!By the way,其實當時還有「四大天王」。黎明仍不斷在唱他的電訊廣告歌。只是自己不喜而已。


要說自己喜歡的,94 年還有很多經典:Beyond 在家駒離世後第一張以三人Beyond 推出的【二樓後座】,蘇永康有那張【Mini So】的 Jazz 味精選,梁漢文有【不願一個人】新曲加精選,古巨基有第一隻大碟【愛的解釋】,杜德偉轉會到滾石後的第一張廣東大碟【未變過】,憶蓮擺脫之前那老土的【不如重新開始】後推出的【Sandy 94】等等,全都是我的心水選擇。呀,94 年同期當然有我的至愛【胡思亂想】和【討好自己】,王菲也是從這兩張碟開始將名字由「王靖雯」改回「王菲」。那一期的好碟真的多得很啊!

到最後,不得不提的就是,如我之前提過,其實 after all 93、94 年亦正正是我和女朋友開始我們的千里奇緣的時代。所以我對所有在這段時間出現的歌,無論是開心或是傷心的,都特別有感情。到了某地步,為了以歌傳情,或是要以聽歌來解相思,自然地就愈買愈多 CD。發展到其實究竟我的興趣是「聽歌」還是「擁有CD」?我也分不出了。或者兩樣都是吧!回想起來,那時都不知花了多少錢在這些 CD 上了。

畢竟,愛上音樂 ─ 而以至要擁有音樂是要錢的,要不然就要 take risk 去買翻版/ download MP3。要付錢 or 要 take risk,無論怎樣選,這都是一個危險的關係。

這樣就很夾硬地帶出今天介紹的歌:杜德偉的《危險關係》。出自杜德偉轉會到滾石後的第二張廣東大碟,95 年的【我的、杜德偉】。是第二張,卻也是最後一張。從此杜德偉就只有出過國語碟,然後主力在台灣拍劇,吸毒…… 說回這首歌,雖然與其他主打《誰來愛我》,《愛變了這世界襯衣》等比較沒有那麼多人聽過,但比起其他主打,這首歌卻更能表現出一貫杜德偉的風格。誘人的聲線,誘人的配樂,意境一流!

延伸閱讀:

30中男 (星屑醫生)
So Far So Close (Stannum)
你知道嗎?其實我是喜歡你的…… (五師兄)

你知道嗎?其實我是喜歡你的……

undefined昨天是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因為這是我們的拍拖週年紀念日。有朋友可能知道我們是小學同學,那或會問為甚麼我們的拍拖紀念日不是幾十年前我們小一時的九月一號?

的確,我們是小學一年級便認識的。但當然我們並不是由六歲拍拖到現在啦!我們正式開始是一個長大後的一個暑假(我「拍拖」的定義是由大家承認對方是男女朋友那刻開始)。故事(的簡化版)是這樣的~

我們一班小學同學在小學畢業後都會在每年的暑假、寒假一起聚會。十二、三歲開始,男男女女十多人一起去宿營、卡拉OK等等。這些聚會一直到了我到了澳洲雪梨升學仍有繼續。每當我放假回港,我們一大班人便有更大理由又聚在一起啦,話要與我 reunion 喎(其實見得比我仍在香港是更密)。

而因為我到了外國後不斷與小學同學們用書信通訊,所以反而從分隔兩地後開始大家反而更熟絡了(我在想,如果當時有 blog 這回事的話,那可能反而會少了那些 one to one 的 personal touch 啦!)。

各自都熟絡了之後,我們在假期會做的活動有時亦變為沒有那麼群體。有時可能甚至只是兩個人。我和她的單獨約會也慢慢地從那時開始。我也不知道為何她會肯答應。但我們曾一起去自修室溫習(那時她仍在香港讀中六,而我就在放假。回看那時,我的企圖似乎很明顯啦!),一起去行山,一起去行街。兩個人一起去這裡去那裡好像一件很自然的事。但關鍵是我們從沒有說過是在拍拖。

如是者過了兩年。當時她亦已升學到加拿大多倫多,而因為我倆都各自離開了香港一段時間,我們在書信上談到的話題就比與其他仍在香港的朋友更有共鳴。而亦因為這樣,我們彼此之間就更覺親密。我們在外國生活所遇到的難題或歡樂可互相分享和分擔。而各自對於外地「人生路不熟」的感受以及各自在當地如何被外國人欺負等等的體會就像只有我們兩個人之間才會懂。甚至有很多秘密就只有她,一個身處相隔地球半個圓周,有十幾小時時差地方的她,才知道,亦才明白,或甚至才會 bother 去知道和明白。到了那個地步,我們已成了對方最要好的朋友,或更多。她已成為了我生活的一部份。她已成為了我這個人的一部份。沒有了她,我不是一個完整的人。

但下一步可以怎樣呢?其實我當時真的不知道。我說我「沒有了她,我不是一個完整的人。」但現實上說來我從來都不曾和她一起。起碼我所指的是地理上我們根本不是在同一個經緯。要在同一個經緯上出現的話,我們只有相約在每次暑假、寒假在香港見面,有群體的,有單獨的,繼續我們的行山,行街,行路…… 但行到假期完了,卻又像甚麼也沒有發生過一樣,大家繼續做大家的好朋友。回到自己的地方,reboot,然後又重新等下一次假期的再臨,再行過,再由那「好朋友」這一點再開始過。循環不息。

結果,有一刻,我決定要脫離這無止境的循環。某年暑假臨要搭飛機回雪梨開學前的一晚,還記得那是其中一個小學同學的生日卡拉OK,完了後我要趕回家執行李,故我她便相約到半夜再傾電話。那晚我們兩人都不想收線,像是大家都在等待對方要說些甚麼似的。我們開始倦,開始語無倫次,但也不捨得收線。結果,差不多談到天也光了,我終於鼓起勇氣(但口齒含糊地)說「你知道嗎?其實我是喜歡你的……」。

那是十四年前的事了。之後所發生下去的事絕對不是一條直路,要幾精彩有幾精彩,但要幾不開心卻也有幾不開心!但無論之後幾多波節,幾多高低也好,沒有那一晚的起點,那之後就甚麼也沒有得可發生。所以我很慶幸那一晚我最終有這勇氣去說出這句話。可能是我一生裡最重要的一句話。沒有它,之後也不用說「嫁給我吧」和「我們願意」這些後話了。

老婆,Happy n-th Anniversary!

《再見》

今天我們真的見爸爸最後一面,和他說了再見。根據做牧師的舅父所說,我們只是暫別而已。而根據早上為我們除孝的法師所說,爸爸做了英雄做了將軍守護著我們。無論哪個學說才是真的,我都想對爸爸說聲來日再見!

《再見》

曲﹕Kikuchi Yoshihisa
詞﹕李敏
唱﹕鄭秀文
碟﹕【其後】(華星年代最後一張專輯)
年﹕一九九五

春 青蔥裡飄雨
無盡動聽的物語
也因春天開始
炎夏 風吹過之處
唯願讓一生美意留住
夢裡是每段偶遇

快樂和失意
暖或寒 四季有你關注
你可使我 明白愛的意思

離別是說聲再見
背影跟背影走遠
是眼淚復眼淚繼續濺
一生(之)中說過多少再見
(感歎是俗世的變遷)

改卷有益

正所謂「開卷有益」,所指的是「書中自有黃金屋」的道理。但觀乎現今香港的莘莘學子似乎是學考試學記憶多過學書本上的知識和技能。

近日對這特別深感受,因為又到了五六月,又到了考試旺季。作為學生,又要努力讀/背書了。而作為一個未算高層次的大專老師,我正在感受著其他中小學老師所遇到的慘況,就是要日以繼夜地改卷改 assignments。

早前我差不多有半個月沒有 update 我的 blog,有兩個原因:一是要改卷,改無窮無盡的卷,連睡也沒時間。二是因為我要搬一叠叠一棟棟的 assignments 和卷來回家中和學校,所以要揸車。我平日的 blog 主要是在搭馬鐵九鐵地鐵時寫的,所以揸得車多便少了機會寫了。

改卷之所以痛苦,是因為我要在特定時限內去讀完及評核每份八十至一百個學生答一樣題目但又不同水準的答案,而我一共有六份這樣的功課再加一份這樣的試卷,兩份這樣的 Presentation。唯一覺得安慰的是當我一路改時我會一路感受到(某大部份的)學生真的曾經很用心聽過我的教導而將他們所學的在試卷上回贈給我去欣賞。原來我說的每句話對於我的學生來說都是這樣重要的。這種感覺蠻不錯!

我都係番去繼續改卷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