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Monopoly

大富翁城市版

聖誕老人除了送了一桶樂高 給我們外,還有一副大富翁。本來聖誕老人決定送兒童版的(即是鬥賺/花零用錢),但似乎延伸能力太低,過兩年便不會玩。所以結果「他」還是選了最新(新了一年啦)的大富翁城市版(Monoploy City),橫掂規則都可以任由自己修改,最緊要還是硬件完備。那無論現在 Jacob 和 Chester 只懂當這是飛行棋來鬥擲骰,抑或日後玩到如官商勾結般錯綜複雜,這副硬件也應付得來。

究竟這城市版與舊版本比較有甚麼不同呢?

硬件之主要改動:
除了一般的地契、銀紙(是真紙,不是電子貨幣)、人仔、機會卡、雙骰和免費出獄証等傳統物件外,這版本有如下幾項創新 —

1.
地圖中央不再只是用來放「機會」和「大眾寶藏」(這版本已取消了「大眾寶藏」這多餘的幸運卡分類),而是有不同顏色區間晝分的版圖,每個地區一塊,建築物就建在其中(各版圖有不同形狀和大小,所以有點複雜。雖然規定說每個地區版圖限建八棟建築物,所以一定夠地方建,但因為某些大型建築物〔見下面第3點〕有不同的形狀,如果初時將建築物亂放或地形本身太騎喱,後期再建更多建築物時便或會有麻煩)。

2.
一般地皮由以前二十個變為二十二個(由每邊五個變為五、六、六、五)但卻取消了兩個公營機構和四個火車站(這些設施變為在土地內可建的建築物,見下面第3點。

3.
建築物的類型是這個版本最大的改動。除了住宅(屋),也有工業大廈、火車站、體育館、摩天大廈、和一眾「額外獎賞建築物」如學校和公園,和一眾「厭惡性建築物」如監獄和發電站。

4.
這版本還有附有一個行筆芯電的「交易器」,主要其實是用來計時和當作電子輪盤。

遊戲規則之主要改動:
5.
最大的改動是建築物的建造過程。說明書說現在不再需要儲齊整個顏色才可建屋。任何回合都可以建,但每次建屋數目的上限卻要用那「交易器」隨機來訂。

6.
交易器可以顯示一、二或三,也或會顯示一個火車站的公仔。如果火車站公仔出現,即是說那回合失去了興建物業的機會,但卻可以免費建一個火車站。

7.
火車站的意義不再是用來被人有機會壟斷火車生意而大賺票價(這是我以前一向的致勝策略),而是變成一個隨意門的出入口,可以即是跳去另一個火車站(來避開別人的貴租)。

8.
原本那四個火車站的變成「規劃許可」,如踏進,便可以上面的說明在任何地方(包括自己、別人或未有人擁有的地方)來建「額外獎賞建築物」或「厭惡性建築物」。「厭惡性建築物」會使同一位置的住宅租值變成零。

9.
要避免別人在自己地方建「厭惡性建築物」來破壞租值,可以選擇在自己地方先建「額外獎賞建築物」來保護,因為「厭惡性建築物」和「額外獎賞建築物」不可共存,而且是先到先得。

10.
又或者,可以選擇不建住宅而建工業大廈。工業大廈的租值不受「厭惡性建築物」。缺點是每棟租金收益一樣但建造成本較貴。

11.
儲齊整個顏色其實還有一點意義,就是可以建摩天大廈、大富翁中心(目的是更高的租值)和體育館(目的是拿取每圈的額外獎賞)。

12.
土地價值的計算也有點不同。抵押等於租值,建築物不可拆掉吐現,而且最後勝負的結算也只是計現金加土地連建築的總租值。

13.
還有其他的濕碎改動(如拍賣、免費泊車等),不詳述了。

初玩短評:
Boxing Day 那天我們與 Jacob 共三人,以玩一個小時為限,有以下觀察 —

14.
可能因為遊戲的焦點被移至那些各色各樣的新建築物上,為了讓玩家能儘快興建大量建築物,所以才會有這個「不用壟斷整個顏色便可建屋(和其他物業)」的新規則。

但這大大減低了交易的意義:壟斷的後果是建摩天大廈來獲雙倍租金,而不是許可建屋的條件,所以這變成最後決鬥時的武器而不是每人成長之起點。這是有點遺憾,因為我覺得原本大富翁最好玩之處正是大家如何利用「交易」這回事去造就自己和扼殺別人。現在這環節變得可有可無,亦即是說技術要求降低,運氣元素被提升。

15.
說到運氣元素,可能因為不用壟斷顏色便可建屋,所以要有再多一重幸運機制去抽每次建屋的數量。好處是遊戲初期建築物不會被濫建,但發展的步伐也是訴諸運氣(老婆不斷抽中建火車站,所以她可周圍飛,但收入一直沒起色)。

16.
我們也沒有用那電動交易器,因為一開盒便壞掉了。但其實擲骰也是一樣。

17.
我們有嘗試其他「損人」和「利己」的建設(如公園和監獄),但並不感受到效果。可能一個小時太短(而且花了很多時間代 Jacob 數銀紙),所以未踏入有衝突的高峰期便已結算了。

18.
這些建設本來的好處是增加了商場險惡、互相對戰的元素,而且物業形式多樣化,從而做到像真度較高。但如上面第14點所說,因為交易的誘因大減,所以各人根本上不用交流,互動性消失了。以租值價目來看,甚至連選址的考慮(如近監獄出口)也變得沒甚意義。結果,以前的版本想模擬商家之間的爾虞我詐、合縱連橫、亦敵亦友的感覺,現在全都淪為只是在鬥運氣,輪流鬥擲骰最快建最多的建築物來收租。

19.
因為土地價值的計算(見上面第 12 點),已建的大廈,既不可變賣,投資價值也不算於最後成績單上(而只會算租值),所以建屋變成一項使費而不是一項投資。因此,如建了屋但沒人踏進,那使費仍是一個桔。為了平衡,似乎租值價目的設計故意以不合比例的升幅使租值抵得住建屋成本。所以,很快便會有巨額租金的交易。這似乎又與遊戲的步伐不相乎。

20.
綜合以上的幾點,這版本的致命傷是為了放遊戲的焦點於複雜的建築物上,所以改了不用壟斷整個顏色建屋和建屋數量要抽籤等新規則,建成的物業又不許拆掉和改建,而且也簡化了物業的價值計算(要不然,這麼多種類,要逐一計算便會很繁複)。這些規則如上所說使技術要求大幅下降,從而也將這遊戲的樂趣大大減低。當然,玩運氣的遊戲可能更適合 Jacob 和 Chester 玩。但同時那堆複雜的建築物規則卻又會使他們一頭霧水。

結論:
21.
如我開頭所說,最緊要是硬件完備,規則卻是任由自己修改。如果下次再玩,我會先回帶將規則還原要玩家集齊一隻色才可興建物業的規定。要建屋時,有錢便任建,不用再理會那「交易器」,但要建滿八棟建築物才可建摩天大廈。至於其他細節如甚麼情況可以建火車站、可不可以拆屋吐現(和拆解「厭惡性建築物」的壞影響)等等也應要考慮。這樣的改動會使交易變得更有意義,和淡化純運氣遊戲的意味。

22.
而且,這簡單的改動也使那些「厭惡性建築物」和「額外獎賞建築物」的效果更顯著,因為現在他們出現的或然率如舊,但建屋的出現會被推遲,所以大家買地和建屋時可能已要面對那些已存在的設施。而且那些設施也會使交易的討價還價時更複雜,也更貼近現實。

23.
一句到尾。大富翁一向也鼓勵大家有 “House Rules”(自訂規則)。所以硬件是否美麗可能才是最重要。講真,一棟棟高樓/摩天大廈、體育館、發電廠等佈滿棋盤中央,其實又的確幾有氣勢!從這個角度看,聖誕老人當初選這個版本也沒有選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