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new order eason

陳奕迅《New Order》X So Shine So Blue

昨天說過因為 Stannum 的一篇文而對94年代的歌有感而發。其實另一樣他提到的東西也使我有很大的共鳴,就是他最後提到的一家酒吧的名字:「So Shine So Blue」。

這酒吧的出處是我很喜歡的一本小說:關麗珊的《燃燒在冰冷都市的愛》尾段的一個故事,講述一個酒吧老闆對不同酒客出出入入的感受。

今天送上的一曲是陳奕迅在【Live For Today】內的《New Order》,是說一個酒保既積極又卻消極的態度。而這首歌正正就是「So Shine So Blue」描述的世界!

New Order 一詞本是指他想計劃終有一日重拾新生活,但卻因為可能看慣酒客的自怨自艾,過慣自己無無聊聊又一晚,結果這新計劃又卻像會無疾而終。問題是他也覺沒所謂。

這首歌是林夕作詞,加上陳奕迅的「pear」,襯絕!又,這曲的國語版比廣東版先出,叫《Last Order》,Wyman 的詞,同樣 concept,但從酒客 instead of 酒保角度看同一個世界。互相呼應,蠻有趣味!

聽聽陳奕迅的《New Order》:

等一等 先生你要的 可不可 給你換雪碧
我與你 其實未相識 不過怕你喝得這麼激

請想想 她不愛你的 為何還 枉花這氣力
出不出色 給拋棄過的 也替你不值

*容我直言 這酒吧中 天天企到三點
不想吸煙 捱完二手香煙
每晚打烊 獨自回家睡眠 從來未變

我這六年 一天一天 聽酒客 自語自言
怨氣震天 即使我 越聽越厭
卻要笑著 前來逐一敷衍 隨和像我 也真的少見
(我卻笑著 前來賺多點錢 來年讓我 去開間花店)*

想開心 不必做富翁 她當天 聽了沒法懂
更怪我 仍舊是打工 不愛與我吃這西北風
當天起 加班再見工 我信我 這雙手很有用
這一杯酒 都花過苦工 給你免費享用

REPEAT(*)
讓我過新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