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news

廿一年前的舊剪報

要說的,過去幾年也已說過了:

四年前,我在談【十七年來的進步】
三年前,我說【我的確相信十八年前軍隊沒有屠城】
兩年前,我認我就是【十九年前的攪屎棍】
一年前,我也【嘗試從另一個角度去看二十年前的夏天】

結果,結果還未有結果。

我今年不打算再說甚麼。反正,發生過的事實又沒有(亦從不會)再改變,所以其實可以說的,的確都已說過了。

只是概嘆,現實就像看「殭屍片」一樣:以前顛倒是非的,是那些一小撮擁既得利益的保皇派和當權者。過了幾年到了今天,我發覺身邊本來正常的人也慢慢變了節,年青人、警察、大學、甚至食環署都站在殭屍那邊。我在想,可能不用五十年,原本的正常人便全被同化或被趕盡殺絕。到時,我相信中央一定放心給我們全面普選特首,因為結果勝出的也保證會是葉劉!

Anyway,舊剪報還是要繼續貼。

*******************************************************************************************

如以往數年,我在下面貼上我幾年前在圖書館逐張 microfilms scan 出來的剪報。我知道報紙的報導也可以有偏頗的時候。但以一個不在場的人來說,能參考幾份不同派別報紙的文字,再加上有力的圖片,就算我們不能了解事實的全部,但也會是一個不錯的起點吧?

大家若去互聯網找二十一年前的新聞,來源來來去去都是支聯會和 64memo 那些網站,因為二十一年前未有互聯網,所以全部報紙都未上網。但大家可以去圖書館找舊的 microfilm 來看啊!以下有大公報、文匯報和明報的 microfilm。有興趣的請慢慢看,或【請轉寄給其他人看】。看完才再作評論吧!(又,若喜歡看TVB新聞報導,請往YouTube take a look。)

大公報和文匯報當天的頭版 【Click 圖下載 1600 x 2100 大圖】:

其他更多剪報 from 明報,大公報和文匯報:

明報:

大公報:

文匯報:

相關文章:
十七年來的進步
十八年前的報章頭版
十九年前的攪屎棍
我也嘗試從另一個角度去看二十年前的夏天
抗戰二十年 ~ Beyond
我不是香港人(曾特首話嘅)
《對中國民運的認識及反省資料選輯》聞.見.思.錄

馬大拒放女銅人之情與理

今早分別收到馬料水大學發給校友的兩封電郵,都是關於大學火車站的。一封是說商學院將會搬往火車站旁,而另一封卻是來解釋校方拒絕了學生會提出將民主女銅人永久擺放於火車站旁之申請。原本這要求非常合情合理,因為薄扶林大學一向已擁另一學運標誌「國殤之柱」,現在這便是個讓馬大可與薄大平起平坐的大好機會。而且大學火車站旁的確是安置女銅人絕佳的地點,因為觀乎香港各大專上學院,這是唯一可以每天都讓大量國內人士途經時被感化到的位置。

不過馬大校方拒絕此申請也同樣是合情合理的決定。那個做政協加行政會議的校長即將讓位於沈醫生,在餘下數星期的任期中他唯一要爭取的只是自己的政治前途。至於此決定所引來的蘇州屎,嘿,那就當然是留待那和藹可親的沈醫生繼任後慢慢食。很合理丫!嘿嘿!唉……(自己說完後都不禁要長嘆一聲……)

至於「政治中立」嘛?哈哈!我讀後才恍然大悟:我終於明白為甚麼出自馬大的時事評論員菜菜子做的時評常常那麼模稜兩可了。他是要堅持「政治中立」啊!又,這麼說來,馬大那「政治與行政學系」都可以摺埋啦!要「堅守政治中立的原則……如有行動或活動反映政治立場……大學不應涉及政治中立」嘛!

延伸閱讀:
去你的政治中立!
民主女神是日疑問
給中大朋友-在國殤之柱13年後
六四晚決戰中大
狗屎垃圾,政治中立
「中立」新定意
政治中立?!
這不是政治中立
為中大「堅守政治中立」叩首
生平第一次,我以身為中大人為耻
梁文道:中大校方決定可恥
【明報】中大校方拒納民主女神 稱堅守政治中立 學生會斥向中央示好

RT 曾志豪字魚皇:
聞煮呂神被擄至北角警署,驚動署內大神關二哥。二哥說當日千里單騎護送兩位皇嫂萬世流名,今日豈能目睹強搶民女而坐視不理?大刀一擺便要與警員動手,兩位民女勸阻。「二哥,毋須動粗。只須一句話,保證馬上釋放。」說畢,果然重獲自由﹕「警署政治中立,不能擺放聞煮呂神象」

RT 柳俊江:
聞婦人重獲自由,豈料無處可歸,見雲長兄正義凜然,應可托付終身,問:「二哥,能借所容身否?」二哥正要啟程往世界之南,欣賞蹴踘大賽,面色一紅,鼓其餘勇問佳人:「起錨否?」最後,二人於海盜之邦索馬里共渡餘生。

******************

中立大學第一封公開信全文:【CUHK upholds the principle of political neutrality】

致校董、同事、同學、校友:

香港中文大學收到中大學生會會長五月二十九日來函,申請將「新民主女神像」及相關展品放置於中大校園內。大學輔導長與學生會會長密切聯繫,了解申請的實際情況。

中大向來尊重言論自由,有責任維護所有大學成員享有表達不同見解和持有不同立場的自由。大學的行政與計劃委員會以不記名方式投票,一致決定重申大學必須堅守政治中立的原則。如有行動或活動反映政治立場,而對大學政治中立的原則有損者,大學不應涉及。鑑於上述的原則,行政與計劃委員會不能接受學生會會長五月二十九日來函所提出的申請。但大學了解到學生會正探討舉行相關活動,特委派大學輔導長與學生會會長繼續聯繫溝通。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日
******************

中立大學第二封公開信全文:【Update of the Progress on Liaison with CUSU】

致校董、同事、同學、校友:

香港中文大學昨日向各位致電郵,申明大學堅守政治中立的原則,因此不能接受學生會申請將「新民主女神像」及 相關展品放置於中大校園內作永久擺放,同時委派大學輔導長與學生會會長繼續溝通。現知悉學生會計劃在校內文化廣場舉辦短期「紀念六四」活動及展覽。大學將繼續與學生會會長保持密切溝通,協商舉辦活動的合適安排。

二零一零年六月三日
******************

中立大學第三封公開信全文:【CUHK continues dialogue with CUSU】

致校董、同事、同學、校友:

中大學生會發表聲明,會在六月四日晚將「新民主女神像」及其他展品送入校園舉行紀念活動。大學在這幾天一直主動與中大學生會會長保持溝通, 商討有關在校內舉辦「紀念六四」活動及展覽的具體合適安排。大學已於早前透過電郵表明立場。同學在六月四日晚舉行集會, 大學將儘量避免出現不愉快事件。大學希望繼續和中大學生會商討具體安排,妥善處理。大學本著一貫對同學的關懷,了解同學對舉辦紀念活動的感受, 但須顧及師生同事的安全,希望藉著密切溝通,使事件得以圓滿解決。

二零一零年六月三日
******************

中立大學第四封公開信全文:【Prof Joseph Sung’s press statement】

致各位校董、同事、同學、校友:
候任校長沈祖堯教授昨天會見傳媒,隨後發表了以下聲明:

『我是行政與計劃委員會成員,我們是一個團隊,有關行政與計劃委員會的決定我一直知悉及支持。我亦會與所有同事共同承擔責任。

關於六月二日大學發出的聲明,我絕對知悉,並同意當中的立場。當日我只是就聲明中的措詞提出意見。

事後看來,我覺得我們由於經驗不足,時間短促,在處理這份聲明上可以更清楚地將行政與計劃委員會會上討論過的不同考慮因素列出,可能會有助我們與同學的溝通。但事實上我們所有同事已為整件事作出最大努力。 』

二零一零年六月八日
******************

極短篇科幻小說:第十二跳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不幸。】

我站在牆欄邊,深呼吸了一口氣。望向下面,那是圍牆的外面。我記得只要安全著陸,再擺脫自己的影子,我便可以從此離開這個鬼地方,重獲自由了。

我對這次的成功機會不抱太大的期望。畢竟,這並不是一項愈有經驗便愈易成功的事兒。一切可能都是任由運氣主宰。但這卻是我唯一的出路啊!想了這麼多,我還是躍身一跳,向著牆外直插而下。

我還未得及站起,影子便一手抓著我的衣袖,對我說:「你不可以這樣走啊!」又是你!我心想。「你這次又想怎樣?」我不奈煩地對它說。

「你究竟到何時才會明白?這樣做是不會有結果的!」影子似乎在苦口婆心地勸我,但我去意已決,它說的每個字我也不會聽得入耳。但影子似乎不想放棄,續道:「他們不會讓你走的!因為這詛咒是對你永世的懲罰!」

我不服,便對著影子怒哮:「我只是借了那個爛鬼 4G 電話樣板去典當,又沒說過不會還。而且,就當我是偷了東西,也罪不至此吧?」

「我要說多少次你才肯聽?那姓郭的早已將我們的命去換來他的身家,我們的靈魂本就賣掉了給那白色的魔鬼!」影子這番話似曾相識。如他所說,他其實應對我說過不只一次。「自從那暴瘦的老頭十年多前突然重掌公司大權,將公司改頭換面,將那原本七彩的蘋果塗白,然後用不同的產品統治這世界,你便知道他背後一定有一個不可告人的力量在支撐著!你要與他搞對抗,注定不會有好下場!」

我聽到這裡,心裡突然想起聖經故事裡伊甸園內那條魔鬼化身而成的毒蛇,與及被他誘導夏娃吃掉了一口的那紅蘋禁果。那蘋果忽然白光一閃,我便失去知覺昏暈過去。

醒來的時候,我正躺在宿舍的床上。我覺得頭疼欲裂,便起來坐在床邊看看身邊的鏡子。噢,這回是個男的,也好!要逃的時候跑也可以跑快一點。唔,也是時候去計劃一下我的第十三跳!

~ 完 ~

CheungChau

被扭曲了的畢業大旅行

老師與學生討論畢業旅行的地點。有人想去台灣,有人想去歐洲,有人想過大海賭番兩手。結果,老師說問過班長和幾個相熟同學後,得出的共識是大部份同學都想去長洲。同學B仔質疑這是否真是全班同學的集體意願,便簡單傳一張白紙叫大家填上自己心儀的目的地,看看哪個地方最多人喜歡。

老師見狀後大表不滿,覺得這是不尊重她的表現,而且分分鐘搞到自己沒有得吃長洲的海鮮。奈何她又道不出B仔犯上哪一條校規,只好重申長洲是大家都想去的地方,所以覺得填紙仔是一個既沒有必要又浪費大家時間的舉動。B仔卻覺得奇怪:如果長洲真的是最多同學喜歡的選擇,那紙仔上的答案自然就會顯示出「長洲」為最受歡迎的目的地。這方法既方便又均真,清清楚楚,何樂而不為呢?

結果也真的不是每個人都有填上自己的意願,因為例如同學小強就覺得既然老師自己已有決定,做學生既,多講無謂。也有怕事同學珠珠驚「填紙仔」會被老師視為反叛學生,所以不敢填。當然,也有同學因為掛住玩,唔得閒填。至於班長,其實她本來大可以也照填「長洲」(因為班長屋企人在那裡開海鮮店,想請老師去食),但她深知老師不喜歡「填紙仔」這玩意,而且反正她也早知老師已決定了去長洲,不用自己出手,所以也高調杯葛了這投票行動。

最後,全班四十人,只有七個人填上自己的喜好。四人說想去台北,兩人說想去澳門,還有一人說想去香港迪士尼。班長見到這投票結果,便幫老師口說:「嗱,一早都話長洲好格!依家七個人話唔去長洲,即是其餘三十三個同學都話好啦!仲要似乎其他同學都唔同意要搞咁多野添喎!嘿!明知大家同學不嬲都係咁諗,又要問來問去,簡直浪費我地寶貴既上堂時間啦!而且更是對其餘那三十三位同學唔尊重!……老師,呵?」

結果,到了學期尾長洲畢業旅行當天,有人去的時候嫌暈船浪,有人不喜歡長洲多蚊,也有人埋怨只是去長洲吃一餐海鮮就當是畢業旅行,有點不像樣。但最使人不滿的,是那家海鮮店其實很難吃,而且班長還要在沒有事先張揚的情況之下迫大家夾錢請老師吃這一餐!

B仔見大家怨聲載道,便說:「唉,叫你地一早出聲講自己意見你又唔講,到頭來現在貨不對辦,可以怪邊個呢?」珠珠一面嘔一面答:「當初講左又點丫?結果咪又係一樣要去呢度!你估我地真係有得揀咩?最衰都係班長!…… (嘔……)」在旁仍在拆蟹腳的小強卻說:「咁又唔係咁講喎!好彩老師揀左班長既提議。依家出左事,大家咪可以賴班長囉!如果當初我有份出聲,咁依家要揹鑊果個咪變左係我?我先至冇咁笨!!」

延伸閱讀:
政改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