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prof joseph sung’s press statement

馬大拒放女銅人之情與理

今早分別收到馬料水大學發給校友的兩封電郵,都是關於大學火車站的。一封是說商學院將會搬往火車站旁,而另一封卻是來解釋校方拒絕了學生會提出將民主女銅人永久擺放於火車站旁之申請。原本這要求非常合情合理,因為薄扶林大學一向已擁另一學運標誌「國殤之柱」,現在這便是個讓馬大可與薄大平起平坐的大好機會。而且大學火車站旁的確是安置女銅人絕佳的地點,因為觀乎香港各大專上學院,這是唯一可以每天都讓大量國內人士途經時被感化到的位置。

不過馬大校方拒絕此申請也同樣是合情合理的決定。那個做政協加行政會議的校長即將讓位於沈醫生,在餘下數星期的任期中他唯一要爭取的只是自己的政治前途。至於此決定所引來的蘇州屎,嘿,那就當然是留待那和藹可親的沈醫生繼任後慢慢食。很合理丫!嘿嘿!唉……(自己說完後都不禁要長嘆一聲……)

至於「政治中立」嘛?哈哈!我讀後才恍然大悟:我終於明白為甚麼出自馬大的時事評論員菜菜子做的時評常常那麼模稜兩可了。他是要堅持「政治中立」啊!又,這麼說來,馬大那「政治與行政學系」都可以摺埋啦!要「堅守政治中立的原則……如有行動或活動反映政治立場……大學不應涉及政治中立」嘛!

延伸閱讀:
去你的政治中立!
民主女神是日疑問
給中大朋友-在國殤之柱13年後
六四晚決戰中大
狗屎垃圾,政治中立
「中立」新定意
政治中立?!
這不是政治中立
為中大「堅守政治中立」叩首
生平第一次,我以身為中大人為耻
梁文道:中大校方決定可恥
【明報】中大校方拒納民主女神 稱堅守政治中立 學生會斥向中央示好

RT 曾志豪字魚皇:
聞煮呂神被擄至北角警署,驚動署內大神關二哥。二哥說當日千里單騎護送兩位皇嫂萬世流名,今日豈能目睹強搶民女而坐視不理?大刀一擺便要與警員動手,兩位民女勸阻。「二哥,毋須動粗。只須一句話,保證馬上釋放。」說畢,果然重獲自由﹕「警署政治中立,不能擺放聞煮呂神象」

RT 柳俊江:
聞婦人重獲自由,豈料無處可歸,見雲長兄正義凜然,應可托付終身,問:「二哥,能借所容身否?」二哥正要啟程往世界之南,欣賞蹴踘大賽,面色一紅,鼓其餘勇問佳人:「起錨否?」最後,二人於海盜之邦索馬里共渡餘生。

******************

中立大學第一封公開信全文:【CUHK upholds the principle of political neutrality】

致校董、同事、同學、校友:

香港中文大學收到中大學生會會長五月二十九日來函,申請將「新民主女神像」及相關展品放置於中大校園內。大學輔導長與學生會會長密切聯繫,了解申請的實際情況。

中大向來尊重言論自由,有責任維護所有大學成員享有表達不同見解和持有不同立場的自由。大學的行政與計劃委員會以不記名方式投票,一致決定重申大學必須堅守政治中立的原則。如有行動或活動反映政治立場,而對大學政治中立的原則有損者,大學不應涉及。鑑於上述的原則,行政與計劃委員會不能接受學生會會長五月二十九日來函所提出的申請。但大學了解到學生會正探討舉行相關活動,特委派大學輔導長與學生會會長繼續聯繫溝通。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日
******************

中立大學第二封公開信全文:【Update of the Progress on Liaison with CUSU】

致校董、同事、同學、校友:

香港中文大學昨日向各位致電郵,申明大學堅守政治中立的原則,因此不能接受學生會申請將「新民主女神像」及 相關展品放置於中大校園內作永久擺放,同時委派大學輔導長與學生會會長繼續溝通。現知悉學生會計劃在校內文化廣場舉辦短期「紀念六四」活動及展覽。大學將繼續與學生會會長保持密切溝通,協商舉辦活動的合適安排。

二零一零年六月三日
******************

中立大學第三封公開信全文:【CUHK continues dialogue with CUSU】

致校董、同事、同學、校友:

中大學生會發表聲明,會在六月四日晚將「新民主女神像」及其他展品送入校園舉行紀念活動。大學在這幾天一直主動與中大學生會會長保持溝通, 商討有關在校內舉辦「紀念六四」活動及展覽的具體合適安排。大學已於早前透過電郵表明立場。同學在六月四日晚舉行集會, 大學將儘量避免出現不愉快事件。大學希望繼續和中大學生會商討具體安排,妥善處理。大學本著一貫對同學的關懷,了解同學對舉辦紀念活動的感受, 但須顧及師生同事的安全,希望藉著密切溝通,使事件得以圓滿解決。

二零一零年六月三日
******************

中立大學第四封公開信全文:【Prof Joseph Sung’s press statement】

致各位校董、同事、同學、校友:
候任校長沈祖堯教授昨天會見傳媒,隨後發表了以下聲明:

『我是行政與計劃委員會成員,我們是一個團隊,有關行政與計劃委員會的決定我一直知悉及支持。我亦會與所有同事共同承擔責任。

關於六月二日大學發出的聲明,我絕對知悉,並同意當中的立場。當日我只是就聲明中的措詞提出意見。

事後看來,我覺得我們由於經驗不足,時間短促,在處理這份聲明上可以更清楚地將行政與計劃委員會會上討論過的不同考慮因素列出,可能會有助我們與同學的溝通。但事實上我們所有同事已為整件事作出最大努力。 』

二零一零年六月八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