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sports

賽車運動

Driving on High Street如果賽車算是一種運動,那我便算是一個全職運動員。

我並不常超速,但一項活動算不算是「運動」並不是取決於其速度。例如,高球或體操甚至韻律泳便都不是求速度的項目。駕駛更似韻律泳,講求節拍、觸角和流暢度,尤其是掟彎和漂移的時候。

我每天駕著我的 VW Golf 來回共個半鐘,一個星期便起碼駕車十多小時。難度是要配合波棍離合器油門拖波入彎再抽頭,眼手腳心並用,還要讓乘客們坐得若無其事,轉波加速轉彎都在不知不覺間進行,像搭那些先進的升降機,從起步至到達,都像沒有動過一樣。Jacob 甚至誇口說較愛坐我的車,因為沒有自動波那樣 chok。這真是一個美麗的誤會,但我也因這誤會而沾沾自喜。

我也忘了當初我如何可以學懂駕車,就像我也忘了自己如何學行,或 Jacob 如何彈琴一樣。可能與其說駕車像運動,不如說更似彈琴。要用心連著,手腳便自然配合將動作「流」出來。其間我的腦袋會處於高轉滾動的狀態,思想異常集中和清晰,動作反應成了本能生理反射,像 Lin Dan 打球一樣快而準,因為不再需要慢慢思考與分析。

究竟駕車是左腦還是右腦運動呢?我和 Jacob 有不同看法。他向前望時是要將眼前的物件快速掃讀,然後再在腦中讀出不同資料,但我是用右腦將整個影像攝下,然後在腦中做圖像配對。似乎於路面駕駛上,右腦的反應較好,但左腦的準確度較高,卻較慢。所以我可以很快感受到方向或行車狀況,但對於路牌或警告牌的敏感度卻較低。

Chester 也是個賽車手,但只在 Mario Kart Wii 的世界。像奧運一樣,我們總可以找到一些平台讓大家可以較均勢地較量,從而使更多人樂在其中,皆大歡喜!

見證劉翔飛人歸來

「如果覺得自己值得去做的事情,就去追吧!」

結果,今天在將軍澳的東亞運動會會場內,劉翔跑出13.66秒的成績輕鬆奪冠,再一次向他的方向踏前了一大步。

大家可看到,在跑道上的他,要贏的,並不是身邊的對手,而是過去年多來的自己。

下面這個四分鐘的片段是節錄自原本一段不知有多長的足本紀錄片(www.nike.com.hk/local/liuxiang_2009),實地記載了劉翔手術前後以至康復其間的過程,也是 Nike 為他(或算是他為 Nike)拍的另一輯宣傳片

一個個很簡單的畫面,全都是看著劉翔如何專心地做那些沉悶的康復運動,以及如何做到咬牙切齒。看得出專業運動員心理質素的要求比生理還要高。要刻服由退賽以來一路承受著的壓力可真不易,但他似乎做到了。

在治療的尾段,醫生問他:「你覺得能恢復到 100% 嗎?」
劉翔答:「你應該問我能不能超越 100%!」




新聞圖片摘自明報

足球員

當快活谷大球場有四萬人為南華打氣的當兒,我們卻在另一個馬場附近與 Jacob 踢波波。

本來的活動只是帶他跑圈,但當他見到草場上有數十個足球飛來飛去,他也嚷著要落場踢。我們到辦事處借了個兒童號足球,他開心得不亦樂乎,不斷自踢自追,跟著那甩腳後的足球到處跑!當然這比齋跑圈有趣得多!

初時他因為這足球是個小號,便說只有他自己才可以玩。但經過我們的訓導,知道有人跟自己玩傳球比自己老是追波走為有趣,故之後便和我們玩三角傳球(搞到同場在射籃的無塵兄要限制活動,真的不好意思)。

觀乎他首度起腳便有如此功架,不出數年他的球藝應該可以相當不俗!但願他不會因此培養出足球腳和馬勒當拿的高度喇!(這是否擔心得過份的早呢?哈哈!)

打籃球2

今天有報章報道「三成港人三個月未做運動」。自問我的運動量雖然未低至這麼糟糕的境地,但雖不中亦不遠矣。現在我除了抱仔(註一)、行斜路/樓梯外,唯一的運動就是每星期打一次大概四十五分鐘的籃球。

說「打籃球」其實是有點不盡不實。實際上我只是在射籃。偶爾或會被附近的籃友扯來湊腳,但只要有人補上,我便會退下火線,回歸到自己的射籃性世界。

我射籃的心情有點像別人玩燒槍或射箭,是在鍛練心理狀態多過在操體能。我射每球之前都會拍球數至十數下至心境平靜,然後右腳尖向籃,低頭用感覺感受一下與籃的距離,微屈膝,再抬頭,右手手指全張,手肘呈九十度用右手托球至右額對上,然後伸展全身,右手順勢向上挺直至最高點,同時右手腕向下撥,讓球在離開中指指尖接觸後下旋拋物線飛出去。眼睛之後注視著籃圈的後方,等待進球時那「颼」一聲的快感。

每次大概射六十至一百球後,整個動作便會變得流暢而一氣呵成,手感愈來愈柔和,命中率亦會隨之而上升。那當兒我的精神會開始愈來愈集中,慢慢地雙眼不會留意到周遭的景物,而耳際也是聽見拍球聲和自己的呼吸聲。唯一會影響我的,就只會是滴進眼裡的汗水。

可以說,這樣的運動既會流汗,亦能清淨腦根。每次玩完後頭腦都清晰了很多。但可能因為之後的晚餐會特別開胃,所以減肥的效果並不顯著。

我另一種較常玩的運動是游水,也有淨化腦根、平靜心境的效果。但游水不像籃球有個籃圈做目標,沒有了那「颼一聲的快感」,而且準備和善後的功夫頗多,又更受環境制肘,所以近年(真的是以「年」來計!)已很少游水了(註二)。

下面的兩張相是老婆用 iPhone 替我拍的。這一球的姿勢有點偏差,但最後都穿了針!

(註一)
不過,不要說抱仔行街不是運動。我雙手手瓜的圓周近三年暴漲了不少,也是拜 JacJac/Chester 與日俱增的重量而成的天然啞鈴所賜。上星期抱著近四十磅的 Jac Jac 在東京/箱根到處遊走,更是用來抵銷我在旅行間暴食所增的肥膏之妙法!

(註二)
到海灘與 Jac Jac 玩水或到箱根小涌園浸水不計。

打籃球

昨晚在工餘與吃飯前之間的空檔與老婆去了打籃球。只是圍在籃底射射波當做運動,但已是無窮樂趣。我和老婆可是在小學時一起練班際籃球賽時相熟起來的啊!所以大家都對籃球這項活動有份情意結。

雖然只是射波,只要姿勢得宜,也會是不錯的運動。我們學專業籃球員般拉直全身只用腳力將身體彈高,五指輕扶波皮順勢將波旋出,如是者出波較準之餘也不會練錯肌肉。今早我的腹肌和雙腳小腿都有點隱隱作痛,就知道我沒有錯用臂力和腕力去射波。老婆也因此不用擔心打得籃球多會有「鴛鴦臂」!

為了昨天的活動可以正常化,我專程到旺角運動舖買了一個新籃球。買的是六號女子型號,方便我和老婆一起都可以打得同樣痛快。而且也有點妄想這小一號的球終有一日可以讓 Jacob 和 Chester 早日參與我們這活動。但,如果要這個籃球可以幾年後都仍新淨如昔,要麼就是這 Molten 是個不可多得的好牌子,要麼就代表我們打得不夠勤啦!

世界杯門外看方俊傑

我一向都沒有看足球的習慣。我沒有裝有線,也沒有興趣站在酒吧門外看球賽。但作為一個男人,這段時間似乎也有需要惡補一下我的足球知識,好讓我可以與 the rest of the world 搭訕。感覺有點像我的學生在試場門口臨急抱佛腳,要找些天書來看看。

早前看了 delpiero 轉載的《女朋友在世界盃期間的注意事項》。雖然我不是別人的女朋友,但對於我來說也真的有意思。起碼我知道英格蘭除了碧咸奧雲外,還有謝拉特林伯特。而且英格蘭還有一個很高的高治。

但讓我學得最多的天書應算是壹週刊上期附送的《攻打日耳曼》。它是我近日在廁所的必然讀物。都唔好話我無知,我都係看完這本廁所讀物後才知道亨利這個幾屆英國足球先生其實是法國隊的主力!

我對這《攻打日耳曼》情有獨鍾其實另有原因。這本書是壹週刊的方俊傑所寫的。我很喜歡此君的文筆,帶點嬉笑怒罵,又不失有用的資訊。講盡 D,我喜歡看壹週刊不是因為它的政治立場或肥佬黎,而是因為愛看方俊傑寫的訪問、電視節目預告及影/樂評。不過看罷幾場賽果,我發覺若要賭波的話,最好買他 tips 的對家。After all,他的天書是為我這些門外漢而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