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steak

豬扒2

是真的豬扒,不是說人。

買了兩件連骨厚切豬扒,加鹽、古月粉、celery seed、parsley 和芝麻,再搽油將醃料按摩、塗勻,然後用一塊煙肉捲著,醃一小時。將焗爐加熱至 240C,把豬扒放入,焗 20分鐘。

煙肉的油會保住豬扒的外層,避免過乾。焗成後有少少 pink at the center,勁 juicy。老婆稱頌這比牛扒更美味的菜餚,我也覺這的確是個化算的選擇,因為同樣的質素,豬扒比牛扒便宜一大截啊!


延伸閱讀:
對上一次煮豬扒

周末大餐之牛扒

這個「周末大餐」是跨整日的慶典,之前的 muffin 是早餐+午餐,魚生是下午茶加 early dinner 的頭盤,正餐就是下面的沙拉加牛扒。

餐前小吃:黑欖加青欖。黑欖較香濃,青欖就較爽而彈牙。

沙拉:加了切成塊狀的牛油果、樁碎的橄欖,再伴以黑醋和橄欖油、少許芝麻粒和碎芝士。

五成燒 aged 肉眼:吃過這扒的嫩滑、多汁兼肉香,其實真不應該花錢到外面扒房鋸扒,比這個貴之餘又沒有這樣的水準,更沒有了在家裡的舒適和自由。唯一的缺點就是少了碳燒的香味(不過對於這點,在街上吃其實亦沒有太多的選擇)。最下面的是我們用小蠟燭微溫烘著碟子,免得扒溫降得太快。


結果,餘下的周末,我們只吃了冷烏冬、蒸水蛋等,今天的早餐更只是吃了白粥,算是平衡一點吧!

自家製亂來烤焗羊架

這個不是食譜,只是一個失敗但好味的歷史紀錄:

預熱焗爐至280度C。在羊架的兩面塗上橄欖油,再灑上適量的海鹽和鮮磨胡椒粉,再舖上大量原塊迷迭香(Rosemary)和芝麻。

塗少許橄欖油到焗盤中,放羊架於焗爐焗大概十分鐘(只是大概,因為忘了較計時器)。然後將那完全無動於衷、焗完等於無焗過的的羊架轉移到已燒紅了的烤爐中。猛火烤大概十分鐘(是大概,因為期間我同時在預備沙律、野米飯、烤蘆筍和羅宋湯,所以較了計時器後忘了起動它)。

當羊架外面被烤至少許金黃色,拿出來上碟。切開,發覺內裡全生。急忙運回烤爐中。怎知烤爐過熱,撻唔著。只好轉到焗爐再焗多一會兒(已忘了這會兒有多長)。期間吃了沙律、野米飯、烤蘆筍和羅宋湯,而之後烤爐終於撻得著,便又將羊架轉回烤爐中,再烤七分鐘(這次很肯定是七分鐘,因為今次記得較計時器,亦記得起動它),即成。

效果一流!皮脆肉香、肉質嫩滑、肉汁澎湃!但下次再做又未必做得番同樣效果(因為今次烤焗的時間真是誤打誤撞出來)。

十分鐘晚餐

燒羊扒:少許鹽、黑椒、迷迭香葉、再塗橄欖油醃一醃,每邊燒三~四分鐘。
白酒青口:爆香紅蔥、蒜頭,加一杯白酒(選較甜為佳),少許牛油,再落青口煮三~五分鐘。不要過熟。

買不到威爾斯羊架,買了紐西蘭的,也不錯。肉味香,肉身嫩。只是肥羔比威爾斯的多了一點。但燒嘛!沒緊要啦!而且價錢便宜一半喎!至於急凍青口料子未夠上乘,只好用廚藝搭救。也不過不失,尤其是個汁!

牛扒

主菜:
六安士窄身 dry aged 黑安格斯西冷。先塗勻橄欖油,再用海鹽、basil、黑椒和少許即溶咖啡粉醃一段時間。醃好後不加油直接落鑊(煎扒的坑紋鑊),用猛火煎兩分鐘,封住肉汁,再用中火煎一分鐘,反了後再煎多一、兩分鐘。

另外,我將洋蔥切絲,加一執 fennel seeds 炒至金黃和乾身,在牛扒上碟時再淋上面。

配菜:
有機蕃茄切去頂部,在焗爐用百五度焗十五分鐘。另外,用油鹽水灼熟娃娃菜,上碟前再在坑鑊上輕輕煎乾。還有茄醬螺絲粉和焗五穀包作澱粉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