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story

11666849693_32eb9ca67a

Happy New Year 2014

This is the moment. I am saying goodbye to my dear 2013, and diving into my 2014.

It has been an amazing year. We have done something great. We have started something greater. There were things that I would like to forget, and there are things that I have forgotten already.

My goal for 2014: Let’s make 2014 to be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year of our lives. And let’s remember the story of 2014 properly. I mean really properly.

Stay tuned. I promise I will tell you a story worth listening.

(Graphic credit: Doodle on Google.com on the New Year’s Eve/Day)

Arkj

[神文轉載] 美國根本不存在 ! —— 人類史上最大的騙局

原連結: http://disp.cc/b/337-74E1

====================================================

 移民美國的申請再一次被駁回,而且這事兒還讓父親知道了。父親是個老憤青,盲目的愛國者,從小教育我忠黨、愛國,在他眼裡我嚮往美國的想法,就是不折不扣的叛國。這也許是他的職業病,多年從事國家保密工作的父親,需要這種極端的愛國素質。
 「叛徒!」一回到家,就聽到父親刺耳的吼叫。
 「我有選擇國籍的權力!」我的聲音中透著倔強。
 「叛徒。」父親的聲音降低了幾個分貝,但依然刺耳。
 「我說中國有什麼好?」我大聲與父親叫板,要知道這需要極大的勇氣。
 「我就是要離開這個狗屁國家。房價高,社會福利差,貪官遍地抓,我就不知這個國家有什麼理由讓你如此愛它?」
 「放屁,一派胡言,你知道什麼?」
 「我怎麼不知道?我什麼都知道,你以為我還是小孩子嗎?我已經二十六歲了,我有選擇權!這個國家已經爛到根了,我就是要去美國!」
 「放屁!<strong>根本就沒有美國</strong>!」父親突然站了起來,但又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猛然坐下,整個人陷入一種沉思狀。
      「真相?」我糊塗了,但看父親樣子並沒有開玩笑的意思,而且父親是黨員,黨員從不兒戲。我等待著父親接下來的說詞。
 「你已經二十六歲了,有些事情是時候讓你知道了。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美國這個國家,事實上不光美國,包括但不限於,日本、韓國、英國、法國、意大利,等所有你知道的這些國家都不存在。一切都是編造出來的!」

我沒有做聲,雖然我知道身為黨員的父親從不兒戲,但我也一時間無法接受並相信父親的這番言論,只是呆呆地看著他繼續把話說完。
「我知道你無法一時間相信這個事實,當年你爺爺告訴我真相的時候,我也如你現在的表情一樣。」父親深吸一口氣,彷彿需要足夠的勇氣才能繼續把下面的話說完,我就這麼看著父親,心跳都聽得見。「是的,美國,不,是所有的中國以外的國家都是政府編造的謊言,目的是,激勵起中國人的進取之心,中國需要一個強大的幻想競爭對手,中華民族才能實現真正的偉大復興!」
「可——可我有朋友真得去過美國啊,美國是存在的!」
「傻孩子,那都是中國建造的。中國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製造了美國還有其他國家!就是為了讓全國人民都相信這是真的!」父親說著,眼睛裡閃爍著淚花。
「啊,怪不得美國欠了中國那麼多錢!」
「你以為呢?要不然中國為什麼給美國那麼多的錢?新聞報出來的是中國持有美國上萬億國債,其實真實數字十倍都不止。美國是中國境外最大的省之一。」
「省?」
「是的,美利堅省!其實早在1949年的時候中國已經統治了大半個地球,但偉大的領袖卻沒有將這一消息公之於眾,因為中華民族必須要樹立無數個競爭對手才可以實現真正的進步,若人民知道了這一消息,還有什麼動力繼續推進中華民族的復興呢?政府用心良啊!」
「那你的意思是說美國二戰之後之所以迅速成為世界第一大國,其實是中國建設的?」
「是的。不光美國!偉大領袖早在建國之初就提出了『十五年趕超英美』這一宏偉目標,其實早在這個目標提出之前,中國就已經超越了。後來的英美省都是中國在建設。」
「可——可,中國哪來如此之大的財力物力呢?」父親微微一笑說道:「你見過中國的財政收入真正透明地公開過嗎?」
「沒有。」
「那你憑什麼說中國沒這個能力呢?我告訴你,政府之所以不公開財政收入或者說不真正公開財政收入是有目的。你知道我們每年交得稅,救災捐得款,上學交得費,看病花得錢,都幹嗎用了嗎?」
「不是讓貪官都貪去買車,買房,包養情婦去了嗎?」
「一派胡言!中國根本沒有貪官!」
「沒有貪官?那每年國家反腐打掉的那些肥頭大耳的傢伙們是干嘛的?」
「都是演員!他們是真正值得敬佩的人!必須有人做出犧牲,才能掩蓋這個美麗的謊言!」父親說著長嘆了一口氣。
「怪不得他們個個長得就像貪官!」
「廢話,演員當然要專業,找個正人君子長相的來演,會引起公眾懷疑。」父親義正言辭地說。
「那這些演員最後都去哪了呢?」
「朝鮮,那個天堂一樣的國家。這是對他們忍辱負重的最大獎勵!」
「難道有朝鮮這個國家嗎?」
「當然有!」父親雙眼目視前方,彷彿在看到了什麼,眼球都在放著光!臉上全是敬仰!「朝鮮是最偉大的國家!孩子,你記住,這個世界上現今為止只有,中國、朝鮮、巴基斯坦、伊朗、古巴這幾個國家了。之前還有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亞等國,但這些國家近些年來都相繼被強大的中國推翻了。」
「不是被美國嗎?」
「廢話,美國不就是中國嗎?」
「哦,對!」我立即糾正了自己這個愚蠢的錯誤。「那朝鮮似乎不如中國啊。」
「別胡說,朝鮮比中國強大多了。中國只是統治了除朝鮮以外的世界,朝鮮根本不屑於統治世界,因為他們早就統治了宇宙,你所瞭解到的是1969年美國人首次登上月球,美國即中國,也就是說中國在1969年登月……」
那你的意思朝鮮比這個時間還要更早?」我有點迫不及待打斷了父親的話。
「朝鮮根本就不用登月!因為月球就是朝鮮造的!」父親的聲音變得哽咽,目光中閃爍著敬畏。「早在上億年前,朝鮮就統治了地球,這個神一樣的民族建造了月球,目的是為了幫地球抵禦其他行星可能對地球的撞擊,一旦有其他行星撞擊地球,月球就會在那個行星撞擊地球之前為地球擋住一劫。這樣的事情恐龍時代發生了一回,朝鮮人不會讓其發生第二次。」
「那也就是說,朝鮮人拯救了地球?」
「1999年和2012年兩次被人類認為的世界末日之所以沒發生,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朝鮮?」
「聰明!就在距離瑪雅預言的2012年世界末日的前幾天朝鮮發射了光明星3號衛星,你認為是巧合嗎?」
「肯定不是!朝鮮真偉大!」
「是的。我們還停留在民族復興的階段,朝鮮早就為人類做了不少事兒了!我們的差距還很大!」

說到這裡,我心中有種莫名的興奮感,這種興奮感宛如上世紀70年底初紅衛兵見到毛主席一樣興奮。我對父親說:「我決定了,我要移民朝鮮!你覺得我是一個合格的演員嗎?」

我看完了這篇文章哈哈大笑

並且拿了這篇給我的爸爸看

我爸是標準的綠吱 他最痛恨的事情就是陳X扁被關 最恨的人就是馬X九

我笑著對他說「爸,你來看看 這篇文章真是太誇張了 虧中國人能想出這個東西」

我爸本來正在看電視台的關鍵時刻 看完這篇文章後 臉色一沉

我本來沒有察覺到氣氛不對 直到我爸嘆了口氣後 我才覺得有點怪異

我爸躺回沙發 突然背對著我說「兒子 是時候告訴你真相了」

我心不在焉的說「甚麼真相?」

「關於台灣的真相」

「爸,你在說甚麼?」我有點不解

我爸又長嘆了口氣,接著說「你知道,為什麼我一直支持民X黨嗎?」

「不是因為國X黨爛嗎?」

「不,不是的。」我爸仍舊背對著我,「我並不是因為國X黨爛才支持民X黨的」

「不然咧?」

「其實我是負責監控民X黨的高級特務,而事實上,根本沒有民X黨跟國X黨。」

「甚麼意思?」我想了想,突然笑到,「爸,你該不會要跟我說,其實台灣也是中國的一省吧?」

我爸沉默不語。

「爸,別開玩笑了好嗎!你幹嘛跟著這篇文章發神經阿。」

「兒子,正確來說,是中國是台灣的一個省。」

「阿哈哈哈,你…」後面那三個瘋了嗎我講不出口

「不不不,也許不該這麼說,應該說,從來就沒有中國或台灣之分。」

「早在1949年,先總統 蔣公先生決定來台時,就跟毛主席還有偽美國總統艾森豪講好了,他們三個聯合領導當時世界上領土過半的世界政府天龍國。」

「原因很簡單,因為瑪雅曆法預言了世界會在2012年遭到外星人攻擊而毀滅。」

「為了不讓外星人在第一時間將世界政府天龍國給毀滅 所以必須隱藏我們人類的實力。」

「於是艾森豪接下世界最強國的表面假象任務,讓外星人在第一時間會先攻擊美國,讓美國當砲灰吸收攻擊,而毛主席帶領中國則肩負起人類諾亞方舟的責任,在美國被攻擊的時候保護世界多數的人口。」

「當時中國大躍進的超英趕美,以及大煉鋼運動其實都是假象,事實是,毛主席將中國資源集中後,建造了一艘足以容納數億人的太空船,並埋藏在秦皇陵下。」

「難怪中國人口是世界最多…」不管你們信不信,總之我開始信了「那難道印度…」

「沒錯,印度是第二艘諾亞方舟。非洲大陸是第三艘,我們總要分散一下風險。」

「但是,那台灣呢?蔣X石…不,是先總統 蔣公扮演甚麼腳色?」

「蔣委員他…」爸爸講到這,有點哽咽,「他扮演著最崇高的角色。」

「他犧牲他自己的地位跟榮耀,來台秘密研究如何對付外星人的科技。」

「這也是為什麼早期的世界地圖上都沒有台灣,然後台灣退出聯合國,世界組織都盡量不讓台灣加入的原因,因為不能讓外星人知道台灣的存在。」

「可是,這跟國X黨,民X黨有甚麼關係呢?」我不解

「你還不懂嗎?國X黨,民X黨都不重要,那都只是假象,重要的是財團跟黑道!」

「黑道就是秘密訓練的黑衣人 MAN IN BLACK的組織!」

「財團正是高科技研發公司的代表。」

「你以為台灣為什麼要幫全世界的科技廠商代工?因為我們監控了所有科技業的技術!台灣的財團並不是為了賺錢而代工的,台灣的財團是為了確保這些技術不會被外星人發現而代工的!如果有太過明顯的技術進步,會讓外星人知道我們星球的技術力其實已經可以創造好幾百顆『死星』了你懂嗎!」

我聽到這,手開始微微發抖,原來,原來我一直錯怪了我們的政府。

「陳X扁被關並不是因為貪汙。他是因為想要祕密將『海角七翼』交給外星人才被抓的。」

「那是甚麼?」

「『海角七翼』是一把鑰匙,他可以開啟當初中國分放在七個國家的毀滅性武器。」

「哪七個?」

「你沒讀過歷史嗎?你沒聽過八國聯軍嗎?」

「難道是…?」

「沒錯,就是英、法、德、美、日、俄、義、奧。當初八國聯軍進北京,為的就是秘密協商要將當時中國建造的,天王海王冥王貓王狗王虎王以隔壁老王運回到世界各地等等」

「可是這是八國,不是七國阿。」

「你蠢阿,我剛不是講過了嗎,美國決定要先當砲灰,所以怎麼可能將武器放在美國,這樣美國被打下來了,武器要怎麼反擊?」

「原來如此…那難道2012世界沒毀滅是因為…」

「你答對了,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偉大的總統去年總是忙到天災人禍都沒處理的原因。」

「所以他都去拯救世界了…」我對這位總在慢跑的總統觀感開始改變了

「對了,爸,為什麼你突然願意告訴我事實了?」

「因為前幾天,我收到消息,一直對我們威脅最大的外星種族之一被我們打下來墬落到俄羅斯那邊去了,所以,我想是該時候將真相告訴大家了…」

我望向沙發,爸爸在沙發上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傾,顯出沉重的樣子。這時我看見他的背影,我的淚很快地流下來了。這些年來保守這些秘密對他來說一定很痛苦,我趕緊拭乾了淚,怕他看見,也怕別人看見….

The Dilemma of the Story of Change

I have changed.

This statement by itself means nothing. People / lives / world is always changing. What’s the point to state the obvious? Except if this is not the obvious. Except if this is a story worth telling.

But here’s the dilemma: when I am so busy changing the world or got changed by the world, how on earth I’d have the time to tell a meaningful story? If I could have the time to tell a good story, obviously I am not that busy changing.

So that time has gone. The change is over. Was over. I am clam now. So that’s why I am typing.

極短篇科幻小說:第十二跳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不幸。】

我站在牆欄邊,深呼吸了一口氣。望向下面,那是圍牆的外面。我記得只要安全著陸,再擺脫自己的影子,我便可以從此離開這個鬼地方,重獲自由了。

我對這次的成功機會不抱太大的期望。畢竟,這並不是一項愈有經驗便愈易成功的事兒。一切可能都是任由運氣主宰。但這卻是我唯一的出路啊!想了這麼多,我還是躍身一跳,向著牆外直插而下。

我還未得及站起,影子便一手抓著我的衣袖,對我說:「你不可以這樣走啊!」又是你!我心想。「你這次又想怎樣?」我不奈煩地對它說。

「你究竟到何時才會明白?這樣做是不會有結果的!」影子似乎在苦口婆心地勸我,但我去意已決,它說的每個字我也不會聽得入耳。但影子似乎不想放棄,續道:「他們不會讓你走的!因為這詛咒是對你永世的懲罰!」

我不服,便對著影子怒哮:「我只是借了那個爛鬼 4G 電話樣板去典當,又沒說過不會還。而且,就當我是偷了東西,也罪不至此吧?」

「我要說多少次你才肯聽?那姓郭的早已將我們的命去換來他的身家,我們的靈魂本就賣掉了給那白色的魔鬼!」影子這番話似曾相識。如他所說,他其實應對我說過不只一次。「自從那暴瘦的老頭十年多前突然重掌公司大權,將公司改頭換面,將那原本七彩的蘋果塗白,然後用不同的產品統治這世界,你便知道他背後一定有一個不可告人的力量在支撐著!你要與他搞對抗,注定不會有好下場!」

我聽到這裡,心裡突然想起聖經故事裡伊甸園內那條魔鬼化身而成的毒蛇,與及被他誘導夏娃吃掉了一口的那紅蘋禁果。那蘋果忽然白光一閃,我便失去知覺昏暈過去。

醒來的時候,我正躺在宿舍的床上。我覺得頭疼欲裂,便起來坐在床邊看看身邊的鏡子。噢,這回是個男的,也好!要逃的時候跑也可以跑快一點。唔,也是時候去計劃一下我的第十三跳!

~ 完 ~

CheungChau

被扭曲了的畢業大旅行

老師與學生討論畢業旅行的地點。有人想去台灣,有人想去歐洲,有人想過大海賭番兩手。結果,老師說問過班長和幾個相熟同學後,得出的共識是大部份同學都想去長洲。同學B仔質疑這是否真是全班同學的集體意願,便簡單傳一張白紙叫大家填上自己心儀的目的地,看看哪個地方最多人喜歡。

老師見狀後大表不滿,覺得這是不尊重她的表現,而且分分鐘搞到自己沒有得吃長洲的海鮮。奈何她又道不出B仔犯上哪一條校規,只好重申長洲是大家都想去的地方,所以覺得填紙仔是一個既沒有必要又浪費大家時間的舉動。B仔卻覺得奇怪:如果長洲真的是最多同學喜歡的選擇,那紙仔上的答案自然就會顯示出「長洲」為最受歡迎的目的地。這方法既方便又均真,清清楚楚,何樂而不為呢?

結果也真的不是每個人都有填上自己的意願,因為例如同學小強就覺得既然老師自己已有決定,做學生既,多講無謂。也有怕事同學珠珠驚「填紙仔」會被老師視為反叛學生,所以不敢填。當然,也有同學因為掛住玩,唔得閒填。至於班長,其實她本來大可以也照填「長洲」(因為班長屋企人在那裡開海鮮店,想請老師去食),但她深知老師不喜歡「填紙仔」這玩意,而且反正她也早知老師已決定了去長洲,不用自己出手,所以也高調杯葛了這投票行動。

最後,全班四十人,只有七個人填上自己的喜好。四人說想去台北,兩人說想去澳門,還有一人說想去香港迪士尼。班長見到這投票結果,便幫老師口說:「嗱,一早都話長洲好格!依家七個人話唔去長洲,即是其餘三十三個同學都話好啦!仲要似乎其他同學都唔同意要搞咁多野添喎!嘿!明知大家同學不嬲都係咁諗,又要問來問去,簡直浪費我地寶貴既上堂時間啦!而且更是對其餘那三十三位同學唔尊重!……老師,呵?」

結果,到了學期尾長洲畢業旅行當天,有人去的時候嫌暈船浪,有人不喜歡長洲多蚊,也有人埋怨只是去長洲吃一餐海鮮就當是畢業旅行,有點不像樣。但最使人不滿的,是那家海鮮店其實很難吃,而且班長還要在沒有事先張揚的情況之下迫大家夾錢請老師吃這一餐!

B仔見大家怨聲載道,便說:「唉,叫你地一早出聲講自己意見你又唔講,到頭來現在貨不對辦,可以怪邊個呢?」珠珠一面嘔一面答:「當初講左又點丫?結果咪又係一樣要去呢度!你估我地真係有得揀咩?最衰都係班長!…… (嘔……)」在旁仍在拆蟹腳的小強卻說:「咁又唔係咁講喎!好彩老師揀左班長既提議。依家出左事,大家咪可以賴班長囉!如果當初我有份出聲,咁依家要揹鑊果個咪變左係我?我先至冇咁笨!!」

延伸閱讀:
政改廣告

The Monkey’s Paw

【Warning:This is a scary story!】

Have you ever wonder what you would wish for if you are granted the three wishes? The clip below is a modern adaptation of the classic story “The Monkey’s Paw” written by W.W. Jacobs back in 1902.

To read the original story, please come here.

This story makes me think of a recent movie “The Box” (by Cameron Diaz) and another short film with similar theme “Black Button“.

circus3

旋轉木馬

你信唔信有鬼?

有人話人死後會上天堂或地獄。有人話其實鬼魂即是死後未散去的腦電波。也有人話人死那刻若塵緣未了魂魄便會在世間游離,直至成功輪迴為止。我選擇做一個「不可知論者」,因為未死過,唔會知。死左,也已成定局,知黎無謂。

老婆和兒子去了排隊玩小飛象。我便獨個兒坐在遊樂場的長櫈,望著周遭走來走去的遊客,嘗試去思考這些沉重的人生問題。看見一張張陌生的臉在自己面前走過,有興奮但疲倦的小孩,有無奈而抽離的丈夫,也有不理時限只管慢步的老人,我覺得在遊樂場觀察人生可能比飛機場或火車站更精彩:更多不同階級種類的人放開懷抱共處一地,背景顏色又更鮮艷,而且又有戶外陽光。

想著想著,有點睏,打了個呵欠。忽然間,天色一沉,刮起一陣大風,竟然落起大兩來。我只好趕快跑到前面的旋轉木馬內避雨。同時在旋轉木馬內避雨的就只有幾位老人,可能其他年輕人都跑到商舖去趁機購物了。

在控制台上的工作人員對我們說:「各位,預備好便開始吧!」我來不及問他開始甚麼,旋轉木馬便開始在轉。我只好趕忙抓緊在隔鄰的一隻馬頭。旋轉木馬愈轉愈快,外面的雨景開始漸漸變得模糊。在眼前掠過的影像中,我卻依稀見到我過去三十幾年來見過的人、事和物,如十幾年前已過世的公公,如小時候女友的孖辮,如嚇人的大粒墨小學老師,如兒子出世時哭出的第一聲…… 這是甚麼?終於輪到我了嗎?我會變鬼嗎?

那個樣子像史迪仔的工作人員像懂讀心術,竟然答曰:「你不會變鬼。這部是輪迴螺旋機。當旋轉完畢,你就會向馬首指著方向的生命投胎,過程簡單、快捷、方便!是我們最新推出……」

聽到這裡,我已聽不入耳了。原來我真的死掉了!是怎樣發生的呢?是高空擲物?是剛才那又貴又難吃的叉燒飯有毒?老婆和兒子仍在玩小飛象麼?他們知不知道我已經死了?他們現在在哪?想到這裡旋轉木馬原來已慢慢停下來。我也緊張望著外面,嘗試搜尋我那投胎的目標。

赫然發覺旋轉木馬停頓後馬首指著的,正是自己之前坐著的長櫈!而「自己」卻仍好端端坐著,垂下了頭。唉,死狀這樣含蓄,也難怪沒有路過的人察覺來相救了……

史迪仔這時卻對我說:「選好了吧?到你啦!」來不及應對,我便感到自己的「身體」被扯向外邊,跟著眼前一黑,甚麼也看不見了。我在想,我現在應該在某人的胎中吧?…… 咦?為甚麼我仍記得這些東西?噢!史迪仔沒有給我喝那甚麼「孟婆茶」啊!還是因為剛才我望著「自己」太久,結果史迪仔便當那是我的選擇,所以將我放回原處呢?

「喂!Daddy!起身啦!」有把熟識的聲音喚醒了我!我睜開雙眼一看,猛烈的陽光刺進眼中,呀!是發夢耶?我不禁用力緊抱了老婆和兒子一下。他們都覺得有點莫名其妙,但仍笑著跟我抱在一起。我抬頭望望那旋轉木馬,嘿!好端端的仍在轉,但上面卻滿是正常的小孩和家長!至於那控制台上的工作人員,咦,真的是史迪仔啊!我們遠距離作了一個短暫的眼神接觸,然後他竟向我點頭微笑了一下呢!

本文為影像外的故事──第二回參加作品

題目圖片來源:Claire @ Flickr

參加的網友名單(參加先後排序)
五師兄 @ 五師兄字 — 旋轉木馬
Stannum @ 餘弦棧 — 在一起
Maki @ Tower of Romance — 小歐洲背後
萱言 @ 文字浮現的暗湧 — 《人間斑駁處》

Further Reading: 影像外的故事 — 第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