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teaching

回《蘋果批》

Dear 蘋果批:

~ 回應《值得一讀…》一文 ~

終於能被蘋果批青睞點評真是榮幸啊!而且,也得讚讚你們的氣量,被我借題發揮寫了幾篇才終於出手還擊,已算是不太小器。

我本來不想回應。但又卻真的怕有學生錯 click 入黎,見我唔答,以為我冇 guts 唔緊要,最驚就係教壞多佢地一次。

所以我想講,唔好意思,要攪到你地咁勞氣。其實,我篇文真係只係想同我的學生溝通,我的讀者很少,而且大部份都只是我的學生和友人(同蘋果四十萬普羅大眾冇得比!)。我上堂有教甚麼是 Bloom’s Taxonomy,而且正是明天星期五要交的功課要寫的 topic,所以只有 link 而省卻了詳細解釋。對其他冇上我堂的人帶來的不便,本人深表遺憾。

至於其他你用模仿手法寫的論點,我想我不用 comment,讀者怎樣 judge(和笑)是他們的自由。不過,這卻使我想起李天命與梁燕城的對答,真是有點意想不到。

到最後,得罪都要多講句(如果之前未算夠得罪的話),其實我從來冇當你是論文的水準去看。我說寫論文的,是我的學生,而不是你,也不是我。我只是想 comment 你的立論過程和思考方法(何以可以用你所提出的論點和例子推論出小班教學有問題)。這些思考方法是正常人都應有的,不用分論文還是漫畫還是一般人的正常思考過程。

另外,如果你真的想做一個公開論壇,就應該有做一個公開論壇的態度和氣量。學學你老友尹思哲對我坦白說 「I must admit there is some logic skip” within the article.」咪幾好!如果用你的手法說「有如此高質素的讀者,實在是蘋果批的福氣。」就只有真的趕客。到時你唔使驚有人鬧你,因為大家不會想睇咁樣態度的報紙。

唔好意思,我可能已講得太多。結果你可能都唔會詳細睇,而只會逐行拿出來再鞭屍多一次。不過我衷心真的希望蘋果日報可以是一個開明的傳媒。亦因為這樣我才仍會繼續睇(亦在這裡繼續回應)。如果你結果只是証明我這個希望是錯的,我會很遺憾,因為你會正式少了一個追隨你們十三年的讀者。

謝謝!

五師兄字

值得一讀的「教育不是商品!」(蘋果批)

各位同學,你們的論文進度如何?相信大部份同學仍然在埋首於 PMD 份四千字的 Learning Journal,論文就留待下星期才再努力吧?

忙裡偷閒,我希望大家也可以抽空去讀讀今日蘋果日報蘋果批《教育不是商品!》一文。這文對於大家寫論文以至平常學習都極具參考及教育價值!不容錯過!

讀這篇文章很有挑戰性。但這正是我常常提著的 “Bloom’s Taxonomy” 最高層次學習的要求啊!如果同學們能用批判思考去解讀這文章,那正就彰顯了高層次的學習啦!

說回此文:作者一開始便不斷引用不同報章文章來用力嘗試去幫助大家去了解他想証明甚麼,但卻使大家讀得更吃力。他首先說某家長因為金融海嘯的影響而不想付昂貴的學費,因而會選擇「主流學校」。但他並沒有給這個稱謂下定義。是政府資助的學校?是傳統教學理念的學校?是教統局管轄下的學校?還是甚麼?但根據他之後的文字(家長甲趕走家長乙再趕走家長丙)來估計,他所說的「主流學校」就是「更更更更次等的學位(校)」嗎?

之後下幾段卻繼續抱怨「香港教育講究階級」「香港教育是政治」「教育不是商品」,但最騎喱的是,跟著隨之而來的終極結論卻是:「在小班教學之下,為禍更深!」「教育變成了… …權力鬥爭工具,產生小班教學這種政策,令學位大減,進一步剝削一般家長的平等入學機會」?! 家長不欲付昂貴的學費讀私校、家長為入學搬屋蝕錢、家長幫子女入學靠搞關係.. … 這些問題與「小班教學」有何關係?!又與如何建立「主流教育」的權威有何關係??

各位同學,這文章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是一個很好的反面教材:
(1)如果你要引用事例或參考文獻,一定要與你想帶出的主題和立場相關。
(2)推論出立場時要留意邏輯的貫徹和一致性。
(3)如果要用某些專有名詞,請在文中先為它下定義,而且不要概念轉移,在後段加插自己假設的屬性。
(4)每篇文章背後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隱藏的動機。如果可以將這動機也一併分析,那會對了解此文有莫大的幫助。其中一個了解背後隱藏的動機的方法就是看看同一幫作者的前文,例如:《因材施教有乜唔岩?》
(5)我也不斷提醒大家不要引用報紙作為參考文獻,因為質素參差。這篇蘋果批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延伸閱讀:
因材施教有乜唔岩?
「教」與「學」
如何做出好成績?
補習天王 ~「求學只是求分數」下的產物

「教」與「學」

方潤兄留言回應小弟拙文《因材施教有乜唔岩?》,說「在一個三四十人的大課室裡,幾乎誰當老師都不可能照顧每一個學生。既然課室只是工廠,標準自然單一…… 幻想一下,如果讓我「一對五」的話,我才不怕他們「唔聽書」呢……或者,對住五個人,根本就沒有「講書」的必要了。」

對啊!這絕對是現代教者的心聲,也是現代社會的悲哀!試想想,工廠式教法就只可以真的像工廠裡的啤膠機一樣,無論來料是甚麼形狀,製成品都是千篇一律但可以符合標準和客人(註一)的要求。如果有洞會被填,如果有突出的部份會被裁走。這也是「手做工藝品」比大量生產的產品更矜貴的原因。一塊上乘的玉,一定是從天然的材料沿著原本的脈絡琢磨出來。同樣顏色、質感的A貨,儘管是零瑕疵,但價值卻低得多;為了達至「技術上」的完美而缺了生命力的光彩(註二)。

自問我也不懂教超過十五、二十人的一班。其實人數過了雙位數,同一班人裡已可以有差距很大的背景、動機、興趣、目標、性格和天資。要逐人因材琢磨,如方兄所說,根本是沒可能!那怎辦?

我個人覺得其中一個出路,就是堅持將重心由「教」轉為「學習」。與其教學生知識,更重要的是要學生掌握「學習方法」。不要讓學生追逐問題背後的標準答案,而要讓他們自行引証答案的對與錯。甚或應該主動提出未被問及的問題,而不要用應付的心態去等待問題的降臨。常言道,「學問」是要先懂「問」才可「學」,但平常人過了 Jacob 的年紀(註三)之後,還會肯/需要主動問多少問題?

最終極的一個概念,就是要他們明白「老師」、「課堂」、「課本」只是整個學習的一部份,而且只是一小部份。下面這幅圖就是想說明任何一種其他學習方法如討論,實習或教其他人都比單是坐在課室裡「齋聽」更有效。老師只是學習(甚至學習方法)的引導者,而不是知識來源的本身。

難題是現今的教育制度加上社會/家長要求卻是另一套。而這難題並不單是香港社會的問題;世界各地的教育者都在思考同樣的問題 ~ 請看看我半年前貼的 video:The Death of Education or the Dawn of Learning

要衝破這障礙,大家要明白一個老生常談:有人肚子餓,與其俾條魚佢,餵飽佢今日,不如同時教佢釣魚,等佢可以自己餵飽自己一世(註四)。

(註一)這裡的「客人」是家長、僱主和社會吧?學生自己似乎是身不由己!
(註二)這使我聯想到李克勤的歌聲。
(註三)Jacob 現在近乎每句說話都會問「點解呢」?很多時更會自問自答,問完點解之後會自己答自己「因為……」。
(註四)又或者其實不只這樣簡單。我們亦要較懂他/她觀察和決定何時/在哪裡釣甚麼/幾多魚才為之最有效。

因材施教有乜唔岩?

蘋果日報蘋果批今日狠批「有教無類」這個教育理念。題目為「因材施教有乜唔岩?」。他們為以「學習態度」評分來篩選學生的丘校長辯護,並搬出「有競爭才有進步」的理念來說明篩選學生才是正路。

作為一個做民間教育研究的學者(註1)(註2),讀過這段蘋果批後不禁反過來狠批這蘋果批一番:

(1)其實甚麼是「因材施教」?

因材施教是因著不同學生的天資、性格、學習能力、學習態度、背景等等以不同的方法、步驟、速度和材料施教。

我不清楚本來丘校長的概念實際是怎樣(註3),但似乎蘋果批想帶出的理念是說在競爭環境之下,讀得上(或有心讀上去)的才應有機會接受教育。其他的人就應讓路以及離開這個受教的圈子。這似乎並不是「因材施教」的原意啊!這似是菁英教育「揀人施教」多一點。

(2)點解要「揀人施教」?

丘校長以「學習態度」來分學生有材還是無材,繼而以此篩選學生。在蘋果批被訪問的家長亦補充說過「資質」、「管教」、「唔及佢既 level」、「操行唔得」其他方面的準則。

其實這些代表甚麼?就是代表了學校只想教一些成績好、肯學、聽話的乖學生。其他學習能力、操行、專注力有問題的學生就唔該唔好阻住晒。我都識咁揀啦!幾好教呀!呢班學生你唔使俾心機教佢地既成績都自然好格!到時你間學校既會考高考成績自然好過人,咁自然又會吸引更多本來成績好的學生慕名而來,學生質素更佳,成績更好,老師亦更易教。這個是校長夢寐以求的良性循環啊!

(3)「揀人施教」有乜唔岩?

其實學唔到或唔肯學習既同學有乜問題?你覺得佢唔配俾你教,要讓位嗎?我可以話你知,人類天生熱愛學習!我兩個仔 Jac Jac 和 Tar Tar 出世到現在,每一刻都是唔學習唔舒服(註4)。這是人類求生的本能啊!之後學生們到了學校後慢慢失去專注力和學習能力,究竟是學校不懂教還是學生不懂學呢?

有人可以坐定定聽老師對著課本背誦一個鐘而未訓,佢好野!有資格受教。但其他學生,有一些被你們的 syllabus、教法悶親因而失去學習興趣,另外有些學生喜歡以行為、討論或觀察實際世界多過在課室齋聽理論,但就被標籤為「學習態度」有問題、「操行唔得」、「資質不善」而被打壓!

我自己就是一個好例子。我中三、四、五因為學習方法唔夾,跟唔上,冇心機讀書,肥幾科。這個教育制度標籤成為一個失敗的學生。我有幸到了澳洲讀書,在那邊因為教法不同,以前聽極都唔明的東西我一看就明。這使我對學習重拾興趣,並在那邊的高考拿到全省頭一百名的成績。我自己估唔到,我以前的老師亦估唔到。我以為我不配去讀書,原來只是他們不懂教我這類學習者。

(4)我是另類的學者嗎?

如果說我以前的「失敗」以及之後的反彈是歸咎於我這類學習者與菁英教育唔夾,那有哪類的學習者應該接受菁英教育呢?又或者說,我這類學習者是不是很另類呢?是否大部份的人也可以在這教育制度下成長?

我相信我絕不是另類。我甚至相信其實每一個人的學習方法都不同,並不可以籠統分類。如要籠統分類,我會認為精於背誦內容、試題,而懂得在試場上考試的人只是眾多種學習者的其中一類。但只有這類會被標籤為菁英,封為「狀元」。

我很諒解他們這個安排。這些讀書成績好的人偏向有強的服從力,執行力,而且要 IQ 高,腦袋運算快。在香港這個講求效率的金融都會,服從、執行、運算等能力正是成為本社會菁英的條件(註5)。

至於其他失敗的學生,可能上堂在遊魂,可能不聽規舉,可能愛與人傾計討論…… 這些都不是「好學生」,但卻可能代表了他們背後的「創意」,「幻想力」,「Entrepreneurship」、「和諧力」等「好學生」不被看重的特質。

都係果句。唔係佢地(我地)有問題,而是學校唔識教(或唔想煩去教)那些冇咁好教的學生的問題。

(5)在競爭中學習有乜唔岩?

蘋果續以「英國有學校為了唔想學生因踢輸波而唔開心,所以去拆了個龍門」來做例子說明「冇競爭冇進步」是害了學生。但問題是,唔係每一個人都會因為競爭而被 motivated 去拿好成績。單靠競爭來篩選,就只會讓某一種心理性格的人有學習的優勢。但學習原本不是一件與人競爭的事,而是一件自我提升的事。

再者,現今社會講求與人合作,要懂得包容、互動、互信。簡單來說,單靠考記憶和 IQ 來競爭的考試、讀書制度並不能培育出高 EQ 和 SQ(註6)。但我們現在一個社會需要要素正是要多一點高 EQ 和 SQ 的人啊!高 IQ?記憶力好?有電腦咪得囉!

要將「好教」的集埋一齊,學校易做,但反而害死學生!畢業後邊有一個世界係同一能力、同一態度的人集埋一齊生活、做野?冇 social skills 去與不同 level 的人生活,只懂背誦、運算的「高材生」,除了為學校爭取好名聲外還可以對這世界有何貢獻?

又,蘋果批說「冇競爭,學校又點因材施教」?要靠競爭篩選才突出誰配被教,咪就係因為學校目光淺窄,不懂以多角度去欣賞每個學習者的特質!冇格!咁樣做,乾手淨腳嘛!

最後我要說多一個例子去說明「一個才華往往係由競爭中體現」未必是對的。Jac Jac 的表演之所以能那樣自然地表現他最好的一面,不是他想贏,而是他樂在其中!我甚至沒有告訴他這是一個比賽。他拿獎也不是因為贏了別人,而只是他的歌聲和歡欣帶給觀眾歡樂,觀眾欣賞他,所以也分享了一些獎品給他。他成功,不是因為達至「勝利」,而是達至「和諧」。

反觀其他家長,在台上比要唱歌的小孩更緊張,又打扮怪異,又要搶咪敦促孩子趕快唱。孩子本身已不自在,再被迫多兩迫,便緊張得要急急下台。競爭才有進步?不一定吧?

(6)結語

很長的一篇。如果你竟然肯讀到呢度,無論你贊成還是反對我的論點,也真的要多謝你。

結論是甚麼?因材施教有乜唔岩?冇唔岩!只不過蘋果批所說的並不是真正的「因材施教」。要真正做到因材施教是要花很多時間、心機。以經濟學角度看,即是很貴。而這個「貴」是一件 social cost,是要靠政府的策略和資金支持才能成事。

如果看到這一點,我可以說我並不是在評丘校長的對與錯,因為蘋果批引他說說的也只是很片面的論據。蘋果批真正的動機,只是那老掉牙的問題:真正的「因材施教」(蘋果批眼中的「有教無類」)是屬「民粹派」的,與蘋果信奉的「死硬市場主義」不符,所以要批。就是這麼簡單。

祝 教安。

(註1):我在家要教、養兩個仔,就算唔係 expert,都算有 minimum requirement 吧?

(註2):利益申報 ~ 本人乃是一名商科大專講師。所以除了教仔,亦也有經驗教學生。
(註3):例如那些被篩走或被拒諸門外的「壞」學生會被篩到哪裡?

(註4):不要以為一定要讀書考試才算是學習啊!不過 Jac Jac 也真的很愛看書!

(註5):不要忘記,回歸前的香港是一個殖民地,回歸後的香港萬事以順聽「阿公的話」為依歸。無論哪個歷史時代來看,在香港,順民就是好民啊!

(註6):EQ = Emotional Quotient,代表自我情緒控制和處理能力。SQ = Social Quotient,代表人際關係與交際能力。

時間相對論

根據狹義相對論所描述的靜態世界,若兩個時鐘在同一空間以同一速度存在的話,鐘上面的時間也會以同樣的速率向前邁進。這個定理有意義嗎?可能意義不大。因為真正的時間是在心中,而不是在鐘面上。

如何在心中?看看我在監考時的體會吧!

我不是第一次監考(也不是第一次寫關於監考的事)。不過今次的時間好像特別難過!不過若說難過,那我的學生應比我更難過吧!

考試是兩小時。這兩小時對於考生來說只是剛剛足夠(這也是一份「好卷」的條件),一坐下,開考,「光陰似箭」,轉眼間便只剩下十五分鐘,大家考生就簡直像搭了時光機到未來一樣!而這刻大家聽到我的「最後十五分鐘」倒數,時間便更像開動了加速器,不消一刻便過去,可容許搭多一條問題的時間也變成了一瞬間的事!「好啦!Time’s up! Pens down!」大家將筆向檯面一拋,呼!兩小時的考試就像跑一百米般一口氣衝完!腦袋突然一片空白,所有的腦汁像全都隨著試卷流走了,有點像被扯完一輪的電腦,暫時進了 hang 機狀態,要等 reboot 才可再運作!

同樣是兩小時,對於在監考的我,這兩小時是用一個完全不一樣的尺去量度!我坐在試場最前的一張椅上,望望前排的同學,然後望望鐘,再望望前排的同學,再望望鐘,滴搭、滴搭、滴搭,搞一大餐,分針也只過了兩格,不要說兩個鐘,現在連十分鐘也未到!「光陰似坐牛車」,怎樣才可捱到停筆?

最慘的是通常第二個鐘的時間比頭一個鐘的更難過!為甚麼?一來因為頭一個鐘仍來未覺悶,仍有發白日夢的題材,仍有空間去胡思亂想。而且開考了二十分鐘左右便會去點名,這亦也可消磨到十多分鐘。

但踏入第二個鐘,所有白日夢的題材也已用完,考生名單也背誦完,波鞋、手袋的牌子亦也統計完。我仍可在試場內做甚麼呢?繼續數「滴搭、滴搭、滴搭」嗎?繼續研究自己的掌紋嗎?要知道,根據規例,我們監考期間不准看書不准寫字不准談話不准用電腦不准睡覺不准笑不准喊…… 規矩比考生還要多!看來只有「冥想」是合符規例!

呀,除了冥想外,還有一個合法的指定動作就是「去洗手間」。是不是真有需要去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機會出去行一轉,抖抖氣。而各監考員去洗手間的次數會越來越頻密,每次也去得越來越長;總之就是想更有效地消磨時間!

好啦,終於捱到了最後兩分鐘,可以開始倒數!一百二十、一百一十九、一百一十八、一百一十七……雙眼跟著秒針滴搭滴搭的向前走,心情越來越興奮,越來越激動,就像馬拉松跑手一步一步向終點邁進,那衝線後的解脫和疲累的預感慢慢變成具體的影像逐步在腦海中浮現,而且越來越近,越來越真實,直至秒針踏正「零」那個位,也正是衝線那一刻!「好啦!Time’s up! Pens down!」終於完啦!雖然是疲累,但那解脫的輕鬆和喜悅仍使我從心底裡笑了出來。收卷!收工!

後記:
各位,本文的確是想去描述同一個時鐘用不同的心去看時對時間認知的差異。千萬不要誤會我在抱怨要去做監考這苦差。不過,話分兩頭說,的確要我們這些講師去監考實在有違成本效益!而且我們亦要在事後 OT 追回這兩小時未做的工作(而當然沒有補水)!

另外,特此聲明,這篇文章並不是在監考期間寫的。如上所說,根據規例,我們監考期間甚麼也不准做哇!而我可沒有違規啊!

監考記趣

這周我仍在改卷。咁多卷從哪裡來?當然是考試啦!我自己讀了這麼多年書,考過無數次試,這次考試是我第一次以 examiner 的身份進試場。

原來站在另一方的感覺很有趣。以前自己考試時永遠覺得時間瞬間燒掉,但當我現在站在試場的的另一方時,時間好像過得特別慢。

對!我是站著,不是坐著。我都有後悔於初段沒有坐。因為過了個半鐘之後便一直要在試場中走來走去;又要派附加紙,又要帶人去洗手間,總之就再冇機會坐下。

根據指引,學生去洗手間我們是要陪同他/她一起去,但又有何用?我又不會跟他甚至她入去廁格,他/她在裡面做甚麼我也管不了。有位女同學進了洗手間十五分鐘,我便在外面站足十五分鐘。成十五分鐘喎!BB 都生得出啦!我好難唔覺得她是在出貓!我又唔入得去,只好在門外乾等,直至到有另一個試場的女老師也帶學生去洗手間,我便請她幫忙入內找找我的學生是否 ok。問完兩句後,那學生終於出現,並彎著腰、用手按著肚子說不舒服。咁究竟有否出貓?唉,唔緊要啦,她那時的樣子看來的確很辛苦,唔信都唔得。

到考試中段,學生們不斷問我拿附加紙,我才想起我早應告訢校方其實我的問題條條都可以答很多,故一早可用一本厚些的答題簿,我便不用疲於奔命了。一路看著他們揮筆疾書,我一路觀察他們的表情。他們各人對於答試題的專注真使我有很大感覺,因為我一下子見到有這麼多人一起用心地將我對他們說過的話一字一句地回贈給我。我在那刻我真的很感動!

之後,還有一個小時才夠鐘,我發明了一個解悶的方法:背名。慚愧地,我一直到了考試當天也只記得七十幾人中十人以內的名字。我當時便拿著點名紙一個一個名字背起來。半小時候我已可憑望望他/她的面便在心裡說出他/她的名字,七十幾人中只錯三個。都算不錯吧?

就這樣,他們辛辛苦苦考完試,而我便辛辛苦苦開始改卷了!

唉唔講住啦,繼續改卷!

補習天王 ~「求學只是求分數」下的產物

作為一名混飯吃的老師,讀完港燦的專題研究後我自己都有幾秒衝動去轉行做補習。但的確,由「老師」轉去做「補習老師」絕對是轉去另一個行業。Skills set 完全是兩回事(如要像司儀、像棟篤笑多過像教書)。所以同樣道理,要現在的正規學校轉型去填補學生需求的縫隙,亦不會是一件易事。我自問不是高尚到不屑去做補習老師,而只是未夠資格。而且所為「不屑」,也只是「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效應。他們都不知幾「高尚」!看看他們揸的車住的樓就知道!

想起早前教改引起的風波。同樣去「服侍」同一班客,中小學老師們做到要自殺,而這邊箱的補習老師卻賺到盤滿鉢滿。畢竟這是供求問題。學生有這樣的需要,補習老師才有這樣的收入。說到尾,其實這源頭是「社會風氣」的問題多於「教育制度」的問題。教育制度是果不是因。當我們的社會一日仍崇拜「求學只是求分數」,「考試成績好 = 讀書好 = 搵好工 = 發達」等理念時,家長便繼續壓逼子女去考好 D試。子女便繼續要補習去學考試技巧和 tip 試題。

我不能抹殺有學生因為補習老師教得好所以重拾學習興趣,所以覺得補習有真的價值。但我相信這些學生去計算「重拾學習興趣」的價值時,仍會以「重拾學習興趣」後「分數」上的進步來作標準。若只是「重拾學習興趣」但考試分數卻沒有長進,我相信他們便不會覺得補習有價值了。

另一個角度看,去培養學生的學習興趣和使他們明白知識及智慧的價值(以及明白考試分數並不等如知識及智慧的價值)本來當是學校的重任。若校方沒有當這是他們的重任,便難怪學生視補習為讀書的指定動作了。如市場學的理論所言:若我們滿足不了顧客的需求,便只有改變顧客的需求。似乎學校也是時候加把勁去向學生(及家長)推廣「求學不是求分數」的理念(如獎勵高創意的學生 instead of 高分數的學生),否則學生(和老師)繼續辛苦,家長繼續不滿,補習天皇繼續發達!(我並不是想阻人發達,只是不想咁多人辛苦和不滿。)

(本文改編/良自小弟於港燦文章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