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東京

人間 ‧ 神話

近日我每晚都會跟 Jacob 說睡前故事哄他睡。那些故事有時很寫實(如由頭到尾講一次我們去過的日本遊行程),有時卻虛幻得像神話(如我曾說過一個名為「太空三隻小豬」的改編故事)。不過這些故事都有一個原則,就是吸引得黎又唔好太興奮,這樣他才會集中精神聽,聽聽下便倦極而睡。當然亦不可矯枉過正變得太沉悶,因為物極必反,他未睡著便會開聲抗議,兼且成個人醒晒,那就前功盡廢。

還有幾個禁忌不可不察:太懸疑和太傷感的都要避一避。先說一個「懸疑」的個案。聖誕將近,我除了跟他說說那聖誕老人的傳說,也想介紹一下耶穌的故事,好讓他知道其實聖誕節並不是源於慶祝聖誕樹和聖誕老人。我告訴他聖誕節是耶穌的生日。他聽後覺得很神奇,便答道:「耶穌生日大家都有得放假!?」「我地生日就會返學,學校有生日會嘛!」。之後說到耶穌被釘十架、復活和升天,他又坐起身答訕道:「耶穌隻手釘住左,咁佢升天既時候點可以同人揮手呢?」跟著又話:「佢又要幫人,但點解又要升天呢?升左上天又點樣可以幫到人呢?…… 呀,我知啦!因為地面有壞人要捉佢,所以佢要躲返上天空囉!」除了知道 Jacob 愈聽愈精神外,也肯定佢有留心聽書……

另一個懸疑的神話故事卻出了一點小事故。事緣有天晚上我和老婆於飯後到了舅舅家中幫忙弄他新購置的宜家傢俬客廳櫃。回家後向 Jacob 形容此事時,我卻貪得意神化了整件事:我說我有一刻在沙發睡著了,醒來時卻見到櫃中有光,爬進去,經過隧道,便到了一處雪地(對,是抄《The Chronicles of Narnia》的。半夜三更,創意係差少少)。之後還遇見吃蕉蕉的馬騮仔、永遠長亮的街燈、愛飲咖啡的狐狸先生、與及博學多才的松鼠伯伯。其間的歷險過程發生了很多事…… 到最後我聽松鼠伯伯教路閉起雙眼,一瞬間便又回到舅舅大廳的沙發上。

與平日不同,Jacob 沒有在中途睡著。今次他反而力撐到結局,然後在黑暗中說了一句:「Daddy,我估呢,其實你係發夢!」我本來當然就是將這故事解作夢境,但想不到他竟然這樣快便自行打破了幻想,語氣還這麼的肯定!

後來我終於了解到真相。首先,第二朝 Jacob 竟可以將整個故事原汁原味先後轉述給媽咪和嬤嬤聽。他更連「狐狸先生招呼過 Daddy 吃朱古力」這些細節也記得一清二楚!可想而知他對這故事的印象有多深!而且,他之後幾晚也再不要聽我說故事了。我初時以為他想親近媽咪多一點,但後來發現他對這半神話故事有點抗拒!

解鈴還須繫鈴人,我要先了解他其實是害怕甚麼才可以助他解開心結。經過一輪溝通,謎底被解開:因為他不懂閉眼(這是他的版本。更精確的說法,應該是他仍是不敢自行閉上眼面對漆黑 ── 我很清楚,因為我小時候也是如此……),所以當他聽到松鼠伯伯說回到現實世界是要先閉起雙眼,他就擔心得不知如何是好!(所以也解釋到為何他這麼快便堅持那「只是夢境而已」,原來是在安慰自己!)

我知很難在短時間內說服他「閉上眼其實是安全的」,所以便要由另一方面著手。周末時,我們找了個機會讓他到舅舅家,還派他去做探子,檢查一下他的櫃內有沒有隧道。一會兒,他打電話給我,興奮地說:「Daddy!你唔使驚啦!個櫃裡面冇隧道架!你果日其實只係發夢咋!哈哈哈!」聽到他放心地笑,我就知道他的結已被解了。果然,那天晚上他再一次肯讓我說睡前故事哄他睡啦!(所以才有那較溫和的「太空三隻小豬」。)

噢,至於那「太傷感」的故事又如何?長話短說:話說那晚輪到「寫實」的題材,我又想翻炒日本遊的行程。他說 OK,但叮囑我千萬不要提那段在箱根小王子館閘口門外乾等巴士的片段。Why?他說:「等來等去都冇巴士,仲差點返唔到酒店,實在太傷心了!」這段傷心歷史的來龍去脈其實是如何?不如留待下回的《東京六天親子遊》再詳述吧!

東京六天親子遊之四:壽司篇

上回說到在迪士尼倦極離開但仍要到新宿吃壽司。咁吸引?係呀!其實我地第一晚落機後已第一時間去了吃一餐。迪士尼同樂日那餐已是第二餐了!

這家店子上次去東京也有幫襯。是位於四谷三丁目站的鮨處八千代(詳細地址請看舊文貼的咭片)。

冇野好講。又好味,又抵!而且那年輕師傅的服務真的一流。不斷提供有趣但好味的「創作壽司」給我們品嘗,更自發整了幾件小號壽司過 Jacob 吃!功德無量!而內子最欣賞的,卻是他肯弄「小飯」壽司給她吃。反之很多師傅卻很固執,寧願浪費也不會為此讓步!。

推介指數:爆燈!你見我們一個 trip 幫襯兩次就知啦!

P8244435P8244453

你認得出我們吃了甚麼魚嗎?請留言告訴我!


東京六天親子遊之三:迪士尼篇

上回說到我們第五天要早起。為甚麼?因為要去迪士尼囉!我們一早吃完 pastry 和牛角包後,就急急腳落樓乘 JR 京葉線到舞濱,再轉迪士尼專鐵入園。到了舞濱站已是人山人海!心知不妙!但也沒辦法。只希望排隊時不要被毒太陽曬焦了。

我們去的是迪士尼海洋,據講已比傳統那個迪士尼少人。但可能我們去慣香港迪士尼,與它比較之下其他任何一家迪士尼也總不會算冷清。迪士尼海洋還有個好處,就是水多,而且是臨海而建,所以曬著也感覺到涼風。

基本上,迪士尼海洋是景點多過遊戲。我們一早拿了 Indiana Jones 的 Fast Pass,便用空擋到處遊覽,參觀那些像真度奇高的景點。那些威尼斯樣的海港,那些阿拉伯建築,甚或那座畫舫式的水上餐廳《哥倫比亞號》全都做得似到十足十!

之後玩完一轉海底世界,是時候回去 Indiana Jones 用 Fast Pass 打尖!但去到門口才發現 Jacob 差 20cm 唔夠高,只好失望而回。他們也想得很周到:立即寫張字條給我們,說只要等日後長得夠高,便可以憑這字條當 Fast Pass 不用排隊!而且他們亦容許我們用手上這 Fast Pass 補玩另一個遊戲。我們結果玩了深海潛艇,不錯!很逼真!Jacob 還真的以為是他自己在駕船呢!

雖然說這迪士尼海景點多過遊戲,但我們連吃飯、排除和休息時間也可以足足玩了近九小時,到黃昏才離開。這絕對是破了 Jacob 一日之內逗留在迪士尼的時間之紀錄!之後雖然倦極,但我們竟然再到新宿吃魚生。無法,與友人有約在先。否則,我們可能會考慮逗留至打烊,玩埋那 Tower of Terror 才打道回府!這餐魚生,就留待下回報導吧!


東京六天親子遊之二:早餐篇

不知道哪時才再有條件去旅行,故此不禁一再拿上次親子遊的相片回味一番填補一下心靈。

上回數完火車後,說過要談談「吃」。去六天旅行,吃足三六一十八餐,雖不是餐餐精彩,但單是貼幾餐的相片也不只貼一篇。先來早餐吧!

頭一天的早餐是機場+飛機餐,用意是來映襯之後的早餐有多好吃。正式投入服務的是 Day 2。那天早晨我們 check out 了只住過一晚的酒店後,拖著行李在酒店附近找東西吃。出到街發覺對面馬路二樓有間落地玻璃的咖啡室,似會有好吃的歐陸早餐吃。我們本著探險精神,便決定探路一試。

同時拖著行李和 Jacob 上二樓並不是一件易事。但最使人啼笑皆非的是樓梯頂部才見到一個升降機的出口!唔,算啦!就當是熱身運動,預早消化定一會兒那早餐熱量吧!

原來這家是無印良品出品的 Café & Meal MUJI。店內裝修乾淨光猛,很舒服,但卻空空如也,任坐(以餐廳來說,「沒人光顧」可能並不是一個好預兆)。我們選了玻璃窗旁的梳化,Jacob 就坐在一張不合身的高椅上。

吃的食物很簡單,只有兩種,就是西式與和式。西式有沙律、橙汁、任吃多士、果醬、牛角包和任喝咖啡,而和式就較新奇,有燒魚和不同種類的茶漬物佐飯。Jacob 最開心不只是吃,而是可以玩果醬、牛油和糖漿。他對那些酸味的配菜異常有好感,開胃得大大啖地清那些白飯!吃完這個豐富的早餐,便慶幸自己沒有多付錢去吃酒店的早餐!

之後我們便起程坐子彈火車(新幹線)到箱根。這不是香港人最常取的路徑,我們選這個方法,因為新幹線的站近我們第一晚所住的地方,路程又最快,而且 Jacob 也會喜歡。

到達後的第二日清晨,我們先去酒店的浴池浸浸溫泉。其實這也不是 Jacob 的第一次入溫泉,因為到達箱根的第一日下午我們便已帶他到小涌園(水上樂園)浸過那些不是太認真的溫泉:例如那些咖啡味、紅酒味和綠茶味的浴池。Jacob 的評語是:「唔,我都唔鍾意咖啡、紅酒和綠茶既!」。所以第二朝早我們去挑戰那認真得多的浴池時,他初時也有點不以為然。但及後卻發覺這個地方比早一日那處認真得多!因而也挑起了他的好奇心。我們剝光豬分別在室內和戶外的池內浸了兩三分鐘,再入過桑拿房大概五秒,之後他已大呼夠皮,宣佈禮成後就急急腳回更衣室。

在更衣室後,他不斷說很倦和口渴,飲了四杯冰水才定下來,但到了吃早餐處還是呆滯得很。還好當那些早餐上菜後,他的精力和魂魄終於被吸回來。這個早餐有甚麼可取之處?首先是環境。我們坐在窗前,面向那一望無際的山景,綠油油之餘再加上一點霧色,再疲倦的人都會被這景緻喚醒!

食物方面也很豐富。有用明火暖著的紙窩豆腐湯,有燒魚,有溫泉蛋,有不同種類的送飯漬物,也有味噌湯和任添的白飯和粥。和之前那天的早餐一樣,Jacob 最愛用那酸甜醬來送飯。我們亦覺得那些豆腐和燒魚很有水準。

因為太滿足,所以之後那天的早餐我們決定食過番尋味。連續吃了三天漬物送飯做早餐,行程第五天的早餐我們便來個大轉變。

行程第四天那一晚從箱根回來後,我們在新宿流連,經過 0101 旁見到一間裝修得似珠寶店的麵包舖 Le Petit Mec。我們不禁入內欣賞一下。

結果,欣賞變成破費,我們買了很多 pastry 和牛角包回酒店做翌日的早餐。這個主意實也不錯,因為三個人坐在那 king size bed 上大吃特吃是一件很爽的事。而且這天我們要很早出門口去一個很重要的地方,所以省掉到處找食店吃早餐的時間也是戰略上需要的。

我們要趕著去哪個地方?不如待下集才解謎吧!

 

東京六天親子遊之一:火車篇

暑假期間,我們帶了 Jacob 到日本東京玩了六天。到了現在 sem break 才有空去寫遊記。再不動筆就甚麼也忘了。從何說起呢?因為記憶開始零碎的關係,我已沒有能力跟時序逐日寫。不如想起甚麼主題就寫甚麼啦!

不如先說說火車。Jacob 喜歡玩火車(或者其實他只喜歡 Thomas)。所以今次旅程他真的由頭興奮到尾!讓我數數六天內所有我們曾坐過的「有軌交通工具」吧(也順便讓大家猜一猜我們遊玩過甚麼的地方):

1。機場無人駕駛鐵路(香港機場)
2。成田特急(成田國際機場 > 東京)
3。JR 山手線(東京 > 有樂町)
4。地鐵丸之內線(銀座 > 四谷三丁目 > 新宿三丁目)
5。東海道新幹線(東京 > 小田原)
6。箱根登山鐵道/纜車/吊車(小田原 > 小涌谷 > 彫刻の森 > 強羅 > 早雲山 >桃源台)
7。小田急「 浪漫特快」(箱根湯本 > 新宿)
8。JR 山手線(新宿 > 上野 > 有樂町)
9。上野動物園穿梭單軌火車
10。JR 京葉線(東京 > 舞濱)
11。迪士尼度假區線
12。香港機場快線(香港)

Jacob 在旅途中常認真地幫我們看地圖帶路!而很多時候他都是坐在我們臂上做指揮。後果是:捧了這個活啞鈴六日後,我們都長出了麒麟臂!

初到貴境,Jacob 見每事物都覺新奇。有飛快的機場火車,有扁鼻的子彈火車,有會變身巴士&吊車的纜車(遲幾篇會解畫),有可以步行來回的「叮叮叮」(鐵路交道口) ,還有可以自己騎的湯瑪士,真是目不暇給!

這個就是由箱根到新宿的「小田急 “浪漫特快”」。這麼多種交通工具,Jacob 印象最深的就是這部。我們坐在車頭第二排,沿途(個多小時)可以欣賞到正面的風景,真的很「浪漫」!Jacob 差不多望這個景望足全程(除了茶點時間)(那個載茶點的飯盒也是這個火車的樣子的呢)!

東京的火車/地鐵無論是深夜回家之時還是清早往迪士尼遊玩都是滿滿的!

總括來說,與孩子在東京旅遊,坐火車真的又快捷又安全又方便。所以火車是我們全程的主要交通工具(包括市內、市外,與及來回機場)。唯一的問題是:貴。不過,to be fair,我應該說日本的交通費本身不便宜。除非吃喝玩樂血拼等等全都在一個位置發生晒,如新宿,否則這個洗費是避無可避(尤其是我們去了幾天郊外嘛!)。

說起新宿這個被香港人侵佔了的地方,我們六天行程中正式到過三次(路過不計)都是為了吃的。唔,那下回就不如說說關於「吃」的吧(說到吃,可能要貼很多篇……)!

延伸閱讀:
東京六天親子遊之二:早餐篇
東京六天親子遊之三:迪士尼篇
東京六天親子遊之四:壽司篇

Windows 7 Demo

友人傳來下面的 Windows 柒示範。

我唔識日文,所以完全唔知佢 up 乜,只見到那示範者不斷用手指敲打顯示屏面,但敲極也沒有反應,然後節目工作人員一方面插播事前錄好的片段,另一方面同時在搶救失靈中的電腦/顯示屏。最後一臉尷尬地草草收場……

究竟這真的是一趟認真(但失敗)的新產品示範,還是其實是一個攪笑節目嘗試去模擬微軟產品一貫的風格?要我估,我當然估前者,因為微軟產品落場那刻跌低以致示範者當眾出醜其實是一件平常不過的事:連 Bill Gates 自己也在台上出過藍畫面!而平日大家上台做簡報時更一定有經驗曾將所有電腦軟件冇反應、硬件瓜柴、甚至自己發台瘟的因由都全算到 Windows 品質問題的頭上!

不過,又如何?當不日大家買新電腦,我們何嘗不是又會乖乖地投回那不斷被我們嘲笑的 Windows 的懷抱當中嗎?這也好,要不然那又何來一個大眾都供認可信的藉口去解釋自己交唔出功課呢?(最常見的「理由」:做做下部機 hang / 瓜 / rebooted 左,或 saved 完個 file 唔見左)

後記:
後來整番好了,再 demo 過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_gkLVwMAW8

打籃球2

今天有報章報道「三成港人三個月未做運動」。自問我的運動量雖然未低至這麼糟糕的境地,但雖不中亦不遠矣。現在我除了抱仔(註一)、行斜路/樓梯外,唯一的運動就是每星期打一次大概四十五分鐘的籃球。

說「打籃球」其實是有點不盡不實。實際上我只是在射籃。偶爾或會被附近的籃友扯來湊腳,但只要有人補上,我便會退下火線,回歸到自己的射籃性世界。

我射籃的心情有點像別人玩燒槍或射箭,是在鍛練心理狀態多過在操體能。我射每球之前都會拍球數至十數下至心境平靜,然後右腳尖向籃,低頭用感覺感受一下與籃的距離,微屈膝,再抬頭,右手手指全張,手肘呈九十度用右手托球至右額對上,然後伸展全身,右手順勢向上挺直至最高點,同時右手腕向下撥,讓球在離開中指指尖接觸後下旋拋物線飛出去。眼睛之後注視著籃圈的後方,等待進球時那「颼」一聲的快感。

每次大概射六十至一百球後,整個動作便會變得流暢而一氣呵成,手感愈來愈柔和,命中率亦會隨之而上升。那當兒我的精神會開始愈來愈集中,慢慢地雙眼不會留意到周遭的景物,而耳際也是聽見拍球聲和自己的呼吸聲。唯一會影響我的,就只會是滴進眼裡的汗水。

可以說,這樣的運動既會流汗,亦能清淨腦根。每次玩完後頭腦都清晰了很多。但可能因為之後的晚餐會特別開胃,所以減肥的效果並不顯著。

我另一種較常玩的運動是游水,也有淨化腦根、平靜心境的效果。但游水不像籃球有個籃圈做目標,沒有了那「颼一聲的快感」,而且準備和善後的功夫頗多,又更受環境制肘,所以近年(真的是以「年」來計!)已很少游水了(註二)。

下面的兩張相是老婆用 iPhone 替我拍的。這一球的姿勢有點偏差,但最後都穿了針!

(註一)
不過,不要說抱仔行街不是運動。我雙手手瓜的圓周近三年暴漲了不少,也是拜 JacJac/Chester 與日俱增的重量而成的天然啞鈴所賜。上星期抱著近四十磅的 Jac Jac 在東京/箱根到處遊走,更是用來抵銷我在旅行間暴食所增的肥膏之妙法!

(註二)
到海灘與 Jac Jac 玩水或到箱根小涌園浸水不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