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tour

Running in Mother Farm

東京六天瘦身遊之一:Mother Farm

又是東京。不過,與去年暑假尾那次的三人行不同,今次我們帶齊 Jacob 和 Chester,還多了三名團友。

說是瘦身遊,因為暑假的東京熱得像焗桑拿。而且今次比上次再多了一件啞鈴 ── Chester。

這次其中一項最大的得著,就是深深了解到如要再到日本旅遊,可以直接到遠郊而放棄市區。畢竟,我兩公婆已過了那崇尚「喪買喪食喪玩,但唔訓」旅遊模式的年紀。就算再到東京,可能也只會待在上野逛博物館、動物園和賞櫻花。

也正是這個原因,這次我們租車開了三個小時(來回)經以浮島連著隧道和大橋的東京灣 Aqua Line 由羽田機場旁橫跨東京灣往千葉縣富津市郊的 Mother Farm(母親牧場),讓小朋友們可以享受一下香港難見的大草地,還有剪羊毛表演,擠牛奶,趕鴨子,跑豬,美味的鮮奶雪糕和騎小馬。如果選對季節(例如避開暑假),整個農場更遍地種有幾十萬至幾百萬棵水仙、梅花、櫻花或菊花等等讓大家觀賞!你看 Jacob 在他碧綠的大斜坡跑得多麼暢快!連衫也跑甩了!

下面就是 Jacob 騎馬的情景。看他那尷尬的揮手和微笑,就知他當時是如何緊張。至於 Chester 嘛,他當時還正睡在我肩膊上。否則他也可能會嚷著要騎馬馬了。

Mother Farm 是一個值得帶小朋友去的地方,但可能春天去會較佳,因為多一點花可看,而且沒有那麼熱。據講周末很多人,所以最好平日去較好。交通是一個問題:因為並沒有火車直達,要轉幾次車,所以建議租車自駕前往。一來一回連玩連吃連車程要一整天。我們那天經過一天的勞力付出,回到酒店後我們四人都便立即抱頭大睡,還差點錯過了當晚八強荷蘭贏巴西的那場波呢(起來時剛完上半場,巴西領先一比零)!

東京六天親子遊之六:彫刻の森

去年八月日本遊第三天早上行程:箱根彫刻の森美術館。主打戶外雕塑,著名作品有 Niki de Saint Phalle 的《Miss Black Power》(尾二行右圖)和 Henry Moore 的《Arch Leg》(第二行)。也有畢卡索館,收藏其創作的陶器、雕刻與一些繪畫手稿。但 Jacob 最喜歡的,卻是那個以「行為藝術」為題的「遊戲作品」《Woods of Net》~ 其實是一個供小朋友爬上爬落的繩網遊樂設施。

順帶一提:記住不要於午飯時間去,因為駐場的兩家餐廳都好難食(但又多人)。

東京六天親子遊之四:壽司篇

上回說到在迪士尼倦極離開但仍要到新宿吃壽司。咁吸引?係呀!其實我地第一晚落機後已第一時間去了吃一餐。迪士尼同樂日那餐已是第二餐了!

這家店子上次去東京也有幫襯。是位於四谷三丁目站的鮨處八千代(詳細地址請看舊文貼的咭片)。

冇野好講。又好味,又抵!而且那年輕師傅的服務真的一流。不斷提供有趣但好味的「創作壽司」給我們品嘗,更自發整了幾件小號壽司過 Jacob 吃!功德無量!而內子最欣賞的,卻是他肯弄「小飯」壽司給她吃。反之很多師傅卻很固執,寧願浪費也不會為此讓步!。

推介指數:爆燈!你見我們一個 trip 幫襯兩次就知啦!

P8244435P8244453

你認得出我們吃了甚麼魚嗎?請留言告訴我!


東京六天親子遊之三:迪士尼篇

上回說到我們第五天要早起。為甚麼?因為要去迪士尼囉!我們一早吃完 pastry 和牛角包後,就急急腳落樓乘 JR 京葉線到舞濱,再轉迪士尼專鐵入園。到了舞濱站已是人山人海!心知不妙!但也沒辦法。只希望排隊時不要被毒太陽曬焦了。

我們去的是迪士尼海洋,據講已比傳統那個迪士尼少人。但可能我們去慣香港迪士尼,與它比較之下其他任何一家迪士尼也總不會算冷清。迪士尼海洋還有個好處,就是水多,而且是臨海而建,所以曬著也感覺到涼風。

基本上,迪士尼海洋是景點多過遊戲。我們一早拿了 Indiana Jones 的 Fast Pass,便用空擋到處遊覽,參觀那些像真度奇高的景點。那些威尼斯樣的海港,那些阿拉伯建築,甚或那座畫舫式的水上餐廳《哥倫比亞號》全都做得似到十足十!

之後玩完一轉海底世界,是時候回去 Indiana Jones 用 Fast Pass 打尖!但去到門口才發現 Jacob 差 20cm 唔夠高,只好失望而回。他們也想得很周到:立即寫張字條給我們,說只要等日後長得夠高,便可以憑這字條當 Fast Pass 不用排隊!而且他們亦容許我們用手上這 Fast Pass 補玩另一個遊戲。我們結果玩了深海潛艇,不錯!很逼真!Jacob 還真的以為是他自己在駕船呢!

雖然說這迪士尼海景點多過遊戲,但我們連吃飯、排除和休息時間也可以足足玩了近九小時,到黃昏才離開。這絕對是破了 Jacob 一日之內逗留在迪士尼的時間之紀錄!之後雖然倦極,但我們竟然再到新宿吃魚生。無法,與友人有約在先。否則,我們可能會考慮逗留至打烊,玩埋那 Tower of Terror 才打道回府!這餐魚生,就留待下回報導吧!


東京六天親子遊之二:早餐篇

不知道哪時才再有條件去旅行,故此不禁一再拿上次親子遊的相片回味一番填補一下心靈。

上回數完火車後,說過要談談「吃」。去六天旅行,吃足三六一十八餐,雖不是餐餐精彩,但單是貼幾餐的相片也不只貼一篇。先來早餐吧!

頭一天的早餐是機場+飛機餐,用意是來映襯之後的早餐有多好吃。正式投入服務的是 Day 2。那天早晨我們 check out 了只住過一晚的酒店後,拖著行李在酒店附近找東西吃。出到街發覺對面馬路二樓有間落地玻璃的咖啡室,似會有好吃的歐陸早餐吃。我們本著探險精神,便決定探路一試。

同時拖著行李和 Jacob 上二樓並不是一件易事。但最使人啼笑皆非的是樓梯頂部才見到一個升降機的出口!唔,算啦!就當是熱身運動,預早消化定一會兒那早餐熱量吧!

原來這家是無印良品出品的 Café & Meal MUJI。店內裝修乾淨光猛,很舒服,但卻空空如也,任坐(以餐廳來說,「沒人光顧」可能並不是一個好預兆)。我們選了玻璃窗旁的梳化,Jacob 就坐在一張不合身的高椅上。

吃的食物很簡單,只有兩種,就是西式與和式。西式有沙律、橙汁、任吃多士、果醬、牛角包和任喝咖啡,而和式就較新奇,有燒魚和不同種類的茶漬物佐飯。Jacob 最開心不只是吃,而是可以玩果醬、牛油和糖漿。他對那些酸味的配菜異常有好感,開胃得大大啖地清那些白飯!吃完這個豐富的早餐,便慶幸自己沒有多付錢去吃酒店的早餐!

之後我們便起程坐子彈火車(新幹線)到箱根。這不是香港人最常取的路徑,我們選這個方法,因為新幹線的站近我們第一晚所住的地方,路程又最快,而且 Jacob 也會喜歡。

到達後的第二日清晨,我們先去酒店的浴池浸浸溫泉。其實這也不是 Jacob 的第一次入溫泉,因為到達箱根的第一日下午我們便已帶他到小涌園(水上樂園)浸過那些不是太認真的溫泉:例如那些咖啡味、紅酒味和綠茶味的浴池。Jacob 的評語是:「唔,我都唔鍾意咖啡、紅酒和綠茶既!」。所以第二朝早我們去挑戰那認真得多的浴池時,他初時也有點不以為然。但及後卻發覺這個地方比早一日那處認真得多!因而也挑起了他的好奇心。我們剝光豬分別在室內和戶外的池內浸了兩三分鐘,再入過桑拿房大概五秒,之後他已大呼夠皮,宣佈禮成後就急急腳回更衣室。

在更衣室後,他不斷說很倦和口渴,飲了四杯冰水才定下來,但到了吃早餐處還是呆滯得很。還好當那些早餐上菜後,他的精力和魂魄終於被吸回來。這個早餐有甚麼可取之處?首先是環境。我們坐在窗前,面向那一望無際的山景,綠油油之餘再加上一點霧色,再疲倦的人都會被這景緻喚醒!

食物方面也很豐富。有用明火暖著的紙窩豆腐湯,有燒魚,有溫泉蛋,有不同種類的送飯漬物,也有味噌湯和任添的白飯和粥。和之前那天的早餐一樣,Jacob 最愛用那酸甜醬來送飯。我們亦覺得那些豆腐和燒魚很有水準。

因為太滿足,所以之後那天的早餐我們決定食過番尋味。連續吃了三天漬物送飯做早餐,行程第五天的早餐我們便來個大轉變。

行程第四天那一晚從箱根回來後,我們在新宿流連,經過 0101 旁見到一間裝修得似珠寶店的麵包舖 Le Petit Mec。我們不禁入內欣賞一下。

結果,欣賞變成破費,我們買了很多 pastry 和牛角包回酒店做翌日的早餐。這個主意實也不錯,因為三個人坐在那 king size bed 上大吃特吃是一件很爽的事。而且這天我們要很早出門口去一個很重要的地方,所以省掉到處找食店吃早餐的時間也是戰略上需要的。

我們要趕著去哪個地方?不如待下集才解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