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tour

東京六天親子遊之一:火車篇

暑假期間,我們帶了 Jacob 到日本東京玩了六天。到了現在 sem break 才有空去寫遊記。再不動筆就甚麼也忘了。從何說起呢?因為記憶開始零碎的關係,我已沒有能力跟時序逐日寫。不如想起甚麼主題就寫甚麼啦!

不如先說說火車。Jacob 喜歡玩火車(或者其實他只喜歡 Thomas)。所以今次旅程他真的由頭興奮到尾!讓我數數六天內所有我們曾坐過的「有軌交通工具」吧(也順便讓大家猜一猜我們遊玩過甚麼的地方):

1。機場無人駕駛鐵路(香港機場)
2。成田特急(成田國際機場 > 東京)
3。JR 山手線(東京 > 有樂町)
4。地鐵丸之內線(銀座 > 四谷三丁目 > 新宿三丁目)
5。東海道新幹線(東京 > 小田原)
6。箱根登山鐵道/纜車/吊車(小田原 > 小涌谷 > 彫刻の森 > 強羅 > 早雲山 >桃源台)
7。小田急「 浪漫特快」(箱根湯本 > 新宿)
8。JR 山手線(新宿 > 上野 > 有樂町)
9。上野動物園穿梭單軌火車
10。JR 京葉線(東京 > 舞濱)
11。迪士尼度假區線
12。香港機場快線(香港)

Jacob 在旅途中常認真地幫我們看地圖帶路!而很多時候他都是坐在我們臂上做指揮。後果是:捧了這個活啞鈴六日後,我們都長出了麒麟臂!

初到貴境,Jacob 見每事物都覺新奇。有飛快的機場火車,有扁鼻的子彈火車,有會變身巴士&吊車的纜車(遲幾篇會解畫),有可以步行來回的「叮叮叮」(鐵路交道口) ,還有可以自己騎的湯瑪士,真是目不暇給!

這個就是由箱根到新宿的「小田急 “浪漫特快”」。這麼多種交通工具,Jacob 印象最深的就是這部。我們坐在車頭第二排,沿途(個多小時)可以欣賞到正面的風景,真的很「浪漫」!Jacob 差不多望這個景望足全程(除了茶點時間)(那個載茶點的飯盒也是這個火車的樣子的呢)!

東京的火車/地鐵無論是深夜回家之時還是清早往迪士尼遊玩都是滿滿的!

總括來說,與孩子在東京旅遊,坐火車真的又快捷又安全又方便。所以火車是我們全程的主要交通工具(包括市內、市外,與及來回機場)。唯一的問題是:貴。不過,to be fair,我應該說日本的交通費本身不便宜。除非吃喝玩樂血拼等等全都在一個位置發生晒,如新宿,否則這個洗費是避無可避(尤其是我們去了幾天郊外嘛!)。

說起新宿這個被香港人侵佔了的地方,我們六天行程中正式到過三次(路過不計)都是為了吃的。唔,那下回就不如說說關於「吃」的吧(說到吃,可能要貼很多篇……)!

延伸閱讀:
東京六天親子遊之二:早餐篇
東京六天親子遊之三:迪士尼篇
東京六天親子遊之四:壽司篇

雪梨遊:Strangers with Candy

在澳洲旅行最大的樂趣之一就是吃。其實這樣說有點不公平,因為我原本就喜歡吃,所以無論到旅行或平日生活,「吃」也自動成為當然重點之一。

澳洲在於吃方面是一個很奇怪的地方。一方面你無法道出甚麼是所謂的「澳洲菜」(因為根本不存在)。但同時澳洲人對於吃的熱愛與研究卻又與她那肥大的身形成正比!所以大家可見到澳洲有很多世界級大廚,而且無論意大利菜、法國菜、希臘菜,甚至中菜等,菜色也很創新,也很會運用新鮮材料。身處墨爾砵的「萬壽宮」就據說曾被評為世界三大中菜館之一!而今次探訪的朋友當中有一位更是因為喜歡澳洲的美食而從紐西蘭移民雪梨!

我們在雪梨吃了幾餐中菜,嘗過不同弄法的蟹和龍蝦。有薑蔥,有咖哩,有粉絲煲,不同配搭各具特色,但都無損海鮮的鮮味。而且啖啖肉,水份甚低,不似吃花蟹水蟹得個空殼。

不過我更想推介的不是中菜,而是一個早餐。正確一點說應該是 brunch。Brunch 這餐種很尷尬,一般的上班族平日都無瑕享用。但換轉在週末就不一樣了。睡到十時多才起來,懶洋洋坐在露天茶座慢慢嘆著特大炒蛋、香脆多士和肥美的煙三文魚,再加一杯香濃咖啡,豈不快哉!一啖啖呷著 cappuccino 上面那綿綿的滑泡,一面細看星期天早上悠閑步過的「晨運客」(但時候其實都不早了……),世界的轉數亦就此隨著心情忽然慢了下來。

那家 cafe 叫「Strangers with Candy」,一個很奇怪的名字。主要吃意大利菜。坐落於雪梨市中心以南的 East Redfern,是一家裝修很平民的小店子。這區附近也有幾家相類似的 cafe,但就以這家最不起眼。


(圖摘自餐廳網頁

服務不錯,除了一位莫名其妙的女侍應,常用眼神射出「不耐煩」三字。我們進內時問她有沒有 baby chair,她卻堅持要先問我們喝甚麼。結果,擾攘一番後,她便拿了一個「baby-cino」給我們 ~ 她將「baby chair」錯聽為「baby-cino」,還死口不認,真離譜!不過那 Baby-cino 其實都很有趣,用小 espresso 杯載著加了奶泡的熱朱古力來扮 cappuccino(下面左圖是 double espresso,右圖是 baby-cino),日後 Jac Jac 一定會鍾意(尤其是可以玩弄泡泡和浮在上面的朱古力粉)!

下面就是我們所點的東西。首先頭兩幅是 Bruschetta,是傳統的意大利菜輕食。(但圖中兩碟就絕不輕!)做法是將材料舖在焗過的蒜蓉包上,再澆上橄欖油和其他醬汁。左面的是 San Marino Prosciutto(意式火腿)、炒蛋和大香腸,右面的是煙三文加炒磨菇。加埋夾在底下的那塊包,飽的程度可頂得上三餐!那 prosciutto 和三文魚都是頂級的料子,而磨菇和蛋也炒得極有功力:香,但不是靠狂落牛油來搶味,所以既有原材料的香味,亦不會太肥膩。至於香腸就只是一般,而夾在底下的那塊包也是可以不吃,早知寧願留肚吃其他。

之後我們還在午餐菜單上點了加有小咸魚的 Caesar Salad,醬汁的濃度恰到好處,本來很適合早/午餐時段吃。但上面卻加了一隻半熟蛋。好處是可飽肚,壞處亦是太飽肚…… 另外亦點了 Spaghettini w/Baby Mussels。勁鮮甜,又嫩口,加上清新的香草汁,算是平衡一下之前那幾度菜的重磅份量感。呀!差點忘了,每份餐亦附上大量白/啡吐司,加上香滑牛油,吃到我們不亦樂乎,欲罷不能……

結果,我已忘了那天晚上有沒有再吃晚餐了。Probably not。吃得有點過份,但很暢快啊!下次再去,就要試試他們的晚餐和 wine selection 了!(至於價錢?唔平囉!)

這是這個餐廳的資料:
【Strangers with Candy】
Address:96 Kepos Street (corner Phillip Street),East Refern
Phone:+(612) 9698 6000
Trading Hours:
Dinner ~Wed to Sat 6.00pm – 9.30pm
Brunch ~Sat & Sun 9.30am – 3.30pm
Home Page:Strangerswithcandy.com.au

你也有去過/聽過這家店子嗎?請留言告訴我!

雪梨遊:鬼仔 mode‧McOz‧超巨 Baby Food

左面的照片是 Jac Jac 在澳洲(甚至南半球)拍的第一張照片。他剛睡醒,神智還不是太清醒,但已意識到這不是平日見慣的地方。也可能因為這樣,所以他也立即變了另一個人似的,開了「鬼仔 mode」!

其中一個很明顯的現像是他突然變得很主動去撩陌生人玩。他在香港時並不是那麼合群。在 Playgroup 裡都是自己玩,但那天當他見到澳洲第一個鬼仔,便已一反常態主動走近他去一起玩,真的使我們嘖嘖稱奇!

當時我們在當地的運輸署,是到達雪梨我們達雪梨後的第一站。我在這裡補領我那已過期三年的車牌(駕駛執照)。澳洲這地方沒有身份証。車牌便成為日常大眾唯一的身份證明文件(反正這裡人人都會有車牌)。我一到達便立刻去拿車牌,好讓之後數天的行動方便些,被人查 ID 時不用拿護照出來。

拿回自己的身份後,我們便去吃第一餐午餐。我說要吃「澳洲菜」,家人便帶我到商場的 food court 自己揀,也順道讓 Jac Jac 可在商場的通道中疾走。澳洲地方大,連商場室內的空間也大過人。Jac Jac 在那裡亂跑也不易撞到人,不似在香港要步步為營。

說回那「澳洲菜」。Well,我明白,世上其實並沒有「澳洲菜」這回事。但我沒有死心,努力在商場內去找有澳洲特色的食物。結果讓我在麥當勞(唔係呀嘛!去旅行都食麥記??)找到了算是其中一個澳洲特色食品,就是「McOz」啦!

McOz 有何特別?除了標榜 100% Australian Beef(亦都算多肉汁/肉香)外,最特別的就是那紅頭菜(beetroot)。紅頭菜有很多甜汁,和那塊漢堡扒襯在一起原來很惹味!也是頭一次嘗到這樣的吃法!(據說 McOz 是近幾年才有的產品。我讀書的那個年代,有的是叫 McFeast,但現在被 McOZ 取代了!)

同場加映:

當我在吃澳洲特產 McOz 時,Jac Jac 也在吃另一樣澳洲特產:「超巨 Baby Food」。見到那一罐等如兩罐的份量,就知道為何澳洲特別多肥仔了!你看 Jac Jac 吃得幾開心!

你也有吃過 McOz 或那「超巨 Baby Food」嗎?請留言告訴我!

澳門三十小時充電遊之一【禁煙。漁人。蛋撻。老街】

日本的遊記仍在連載中,為何這麼快便轉題目?原因是因為反正日本遊的遊記還有好幾集才埋尾,故此倒不如索性早點在記憶還是很新鮮時開始寫這澳門遊記。

我們這次澳門遊主要有兩大目的,第一是休息,第二是見朋友。我們有朋友一家三口從多倫多回來,想到澳門走走,而我們亦有另外兩個多倫多朋友也是澳門人,所以便相約在澳門見面。

我們只住一晚,而且亦不會去賭,所以選酒店以好瞓、乾淨、方便為主。我們考慮過新開的萊結果我們選了利澳(Rio),因為據講這酒店既新而且又特別便宜。果然名不虛傳!內裏裝修很新,床單被舖洗手間牆紙都又很乾淨!而且最好的是房間內沒有煙味!

說起煙味,不得不欣賞香港幾日前開始的禁煙條例。在澳門,於酒店大堂、升降機內等隨處可見吞雲吐霧的人。我們的酒店也不例外。很久沒有這樣近距離去嘆二手煙喇!在這裡,走到任何一個角落都會被煙包圍。真的很慶幸在香港已不再需要遇到這情景!

我們放下行李後,第一站是附近的「漁人碼頭」。說是「附近」其實有點多餘,因為在澳門,只要不過氹仔路環,甚麼地方也算在「附近」。Anyway,漁人碼頭是一個很有趣的景點,在市中心海港旁的一個漂亮的 complex,有購物有機動遊戲有餐廳有影相景,有腦過香港的「星光大道」多多聲!

漁人碼頭近日多了一個景點,就是聖誕節才開幕的萊斯酒店。太貴,住唔起,而且又冇房,所以我們只步行去食午餐及拍照。幾 classic,有點似廸士尼酒店,尤其似剛開張時:都是未搞掂便開業!

午餐房睡了一大覺午覺,我和老婆都是感冒未清,所以不需半瞬間便睡著了!充足電後,黃昏時便和其他團友會合去路環的「安德魯」吃葡撻。葡撻比在香港 KFC 的香和脆,不枉我們山長水遠去路環吃這兩隻葡撻!葡撻好吃,但景色更美,謀殺了不少相機記憶體及電池。

食完蛋撻、拍完照,我們便起程去下一站:氹仔「手信街」。手信那部份沒有甚麼好記。反而我們由「豬扒包」那家店子步行去手信街之間的那段路途經的小街全都很古色古香,很明顯的澳門政府是有用心思規劃過。

這使我想起香港近期保育(或破壞)古跡的努力。香港作為一個前英國殖民地,有歷史價值的古跡不會比澳門少,但香港政府對於保育文物的意識就比澳門差得多。澳門所嘗試保留的,是一些感覺、一些歷史以及一些文化,是軟件上的東西。至於香港卻著眼於建築物本身多過背後的意義,只顧硬件不理軟件,取態很不同。誰較可取?似乎香港人都是受「軟」不受「硬」。何志平也因而立即趕著要將「集體回憶」加進文物保育的考慮清單上!

到了這步,我們的行程剛過了一半(扣除睡覺時間的話)。下一篇會繼續介紹當晚的豐富中菜晚餐以及第二日的雲吞麵早餐和葡菜午餐,還有金碧輝煌的永利和未建成的貝拉焦酒店 (Bellagio)!

下期再續。

東京四天增肥遊記之六【代官山,消化中】

上集提到在吉祥寺的佐藤扒房有超好味的鐵板燒,仲話這地方給了我一個日後會一再去東京的原因。

睇到呢一度,大家可能以為我地食完牛扒就直出機場回香港去!否則點解十一月寫完到現在冇晒聲氣呢?唔好意思,只不過是年近歲晚,比較多事忙,所以一直埋唔到筆。不過,七月去完東京到現在,半年間其實我又已去了一趟台北美食團,又將會去一次澳門,都係食。所以這東京遊記再唔寫完的話就可能要腰斬了,因為關於這旅行的記憶已開始模糊啦!

講到呢度不如講番吉祥寺啦!為何我們會山長水遠去吉祥寺呢?除了特登去試食佐藤扒房之外,另外仲有一個對香港人來說更加大路的原因,就是其實近年新興的一個東京旅遊熱點「宮崎駿三鷹之森美術館」的所在地。幾得意。尤其是如果你是宮崎駿fans的話就更加要去!我自己不是他的 fans,但也覺得很開心,因為感覺好童話。左圖是美術館的外牆與內花園,右圖是龍貓與老婆合照,及著名的「黃巴士」:由三鷹火車站外搭去美術館的公車。雖然是公車,但卻裝飾到全黃色,與美術館相襯。

由三鷹步行去吉祥寺途經的是一片綠草的公園。但吃完吉祥寺佐藤扒房之後我們再逛的街道卻是摩登得很的代官山與表參道。坦白講,我是一個可穿同一件黑皮褸加同一條黑501及同一對 DrMarten 幾季唔轉款的人。所以我並沒有甚麼 incentive 去逛代官山的商鋪去 shopping。Instead,我去欣賞代官山的,是他寧靜而有格調的街道。開洋但狹窄的小街內,藏著一家又一家賣潮流極品的小店。這些小店全都經過悉心的裝潢,各具特色。單是去欣賞這些地道的建築已是目不暇給了。

我當時的心情就像在米蘭街頭閒逛一樣,雖然只是 window shopping,但卻行得津津有味。當然我明白米蘭與代官山的款式與格調都不一樣,但我可是只在說我自家的心情哦!(至於米蘭與代官山於價錢上的分別我就不大清楚喇。)而且,與米蘭一樣,當我逛了一兩行小街,我總會見到有 coffee shop 或小cake shop,又或者只是一架賣外賣咖啡的小van;未轉街角便已可聞到陣陣咖啡香。這種感覺在東京其他區域很難找到。換個角度說,這種悠閒的感覺太不「東京」了。而這也可能是我喜歡代官山的原因吧?

離開代官山,我們便去探訪黃昏的涉谷。涉谷對於我來說就等於香港的旺角,而自問並不是一個「旺角人」,所以我去涉谷除了食之外,其實只有兩大目的(或者具體來說有兩間目標商舖)。你估我的兩間目標商舖是甚麼呢?暫時等你地估下先,下一集才開估吧!講到呢度,發覺今集好似除了「咖啡香」之外便沒有提過「食」,好似不大貼題。但食咁多都要消化架!而逛代官山就是最好的消化運動啦!至於關於食,就等我下一集才介紹一間在涉谷的日式 Sabu Sabu 放題啦!

External Link:
三鷹の森ジブリ美術館
http://www.ghibli-museum.jp/welcome/

東京四天增肥遊記之五【鐵板松阪牛】

上集有讀者留言說要吃得好住得好其實沒有甚麼巴閉,因為只需要肯俾錢的話就要幾豪有幾豪。

這句話當然有其道理,但並不是必然一定對的。我就試過好多次去一些出名的地方又貴但又唔掂。但好多時好彩的話亦可找到又抵又靚的東西。

所以,當要斷定一個地方掂唔掂的時候,雖然我通常都剩係睇水準少睇成本,但並不等於會偏向只集中講貴野唔講平野。「平野冇好」並不是金科玉律。今次介紹的鐵板松阪牛就是「平野有好」的例子。

這店子名叫「Steak House Satou」(佐藤扒房),是一家吃鐵板燒牛肉的專門店,位於JR「中央線」的「吉祥寺站」。「佐藤扒房」身處於吉祥寺站附近一個開放式的購物市集。這個市集距離地鐵站出口只是兩三分鐘的步程,很易找。

難度較高的任務是如何在這市集內千篇一律的橫巷中找到這家小店子。結果出奇地我們很快便順利完成這任務,因為我們一到街口便見到一大條非常搶眼的人龍,而隨著人龍向龍頭方向望去便會見到這小店子身處於市集正中的十字路口。店子的二樓還有一塊木牌刻有一隻牛樣 logo 加 Satou 的字樣,非常搶眼!

一般來說,人龍的長度通常與品質成正比(當然有時更重要使人龍變長的因素是「名聲」,而且往往是誤導的),所以當我們見到這麼長的人龍時是開心多過不開心。不開心因為要排隊;而開心卻是因為有這麼多人排隊是品質的保證!

怎知道這一丁點的不開心原來也是多餘的!查實原來吃鐵板燒是不用排隊的。那條龍只是買外賣「炸可樂牛柳塊」(價錢百六yen一件,六百yen五件)(這東西好不好味我並不知道,因為我沒有選擇排隊,不過以唔好味又點會咁多人排除呢?)。我們於外賣櫃檯右手邊一道黑色的門 (photo as left, source:http://tonkatsudelights.wordpress.com) 推門而進,眼前是一組既窄且高的樓梯級,有點像遊艇上那些上落甲板的窄樓梯。樓梯頂飄來陣陣肉香,我們一聞便知找對了地方。

上到樓梯頂便發現原來這是一家閣樓式的小店子,只有四、五張檯,加一排於鐵板烤爐前的吧檯。我們共四人於窗旁的位子坐下,然後開始研究餐牌。價格以肉的等級來分,低至八百四十yen的薄切,千六yen的「梅定食」,以至高的話可以有三千七yen的特級松阪和牛「松定食」。全部餐價也都包括餐飲、沙律、泡菜、飯、味噌湯和炒野菜(紅蘿蔔及芽菜)。我們平貴各叫兩客,一來拉勻計冇咁貴,二來這樣才有得比較看看好吃的有幾好吃。

先來的是「梅定食」,很香亦很有肉味,在香港近乎沒有可能吃到這樣質素的鐵板牛,尤其是用這個價錢!試想想,以一百港元的價錢,可吃到在香港要八百至一千港元才可吃到的級數,超值!

跟著來的是「松定食」。理論根據價錢計應是最好的。一吃之下大呼後悔!後悔甚麼?付二百多元港幣 each 的價錢吃兩客如此這樣質素的牛扒,第一個反應是為甚麼當初要叫早前的「梅定食」!應該四個人四份也叫這極品「松定食」!!

究竟有幾好味?首先它的賣相甚為了得,肥羔像雪花一樣平均地分佈於整塊肉上,紅白相間,形成一幅細緻的網紋,單是看看也使我大流口水。至於味道上,入口即溶唔在講,而且這樣肥美的牛肉的肉味竟然仍極度濃郁,沒有一般肥牛的「肥而無味」的缺點。更難得的是咬在口中時肉汁四溢,所以口感肥而不膩。如此這樣質素的牛扒絕對是可遇而不可求!可以講,這是我咁大個仔食過全世界最好食的鐵板和牛,又或者可能甚至是最好食的牛肉!!如果你是我,那刻你會怎樣?我就很自然地立即叫多一客「松定食」,都話「可遇而不可求」嘛!結果埋單計都只不過是八百多元港幣四位(共五個餐),即是每人二百元港幣左右便可以享用這絕頂級數、千金難買的靚牛肉,這就是我一開首所說的「平野有好」的最好例子!若在香港,這個價錢不要說五個餐,其實連一個餐也買不到,還沒可能有這級數!不過這級數在世界其他地方可能根本不存在!

餐後我和老婆都同意說:單只是為了要再來這間店子,我們已有足夠的理由在未來一再來東京旅行啦!

吃飽後我們起程去逛午後的代官山及涉谷,並於涉谷刷了一頓火鍋放題。因篇幅所限,詳細經歷留待下回再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