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tour

東京四天增肥遊記之四【靚景早餐】

上集提到帝國酒店的超豪早餐。究竟有幾豪呢?以下將為大家逐一介紹。

第一餐是在酒店頂樓的 “The Imperial Viking Sal” 餐廳,據講前身是全日本第一間自助餐餐廳!這裡提供的是西式加日式的自助餐。有蛋、腸、多士、薯餅,又有果汁、生果,但最重要是有日式的日本粥品和配菜。作為到達後第二朝第一餐早餐,這裡的選擇正合我們心意!呀,差點忘了,還有好味的 waffle!Yummy!

不過你可能會話咁樣同一般酒店的自助餐早餐有何分別呢?其實坦白講,比例如香港 Intercontinental Harbourside 餐廳的早餐自助餐,帝國酒店的早餐未算最豐富及最好味。但若考慮到這是酒店早餐券所包的早餐的話,我膽敢說這早餐是我有生以來吃過第二好的免費早餐!(題外話,我的第一位是布吉 Banyan Tree 的早餐。我甚至會因為那早餐而再去布吉!試想想泰國的生果陣!而且,你有冇見過有地方 serve 蜂蜜會用成過蜂巢來上檯?仲有任飲香檳 etc etc… Anyway… pan 番個鏡頭去東京先!)

另外,可能因為帝國酒店並不是港人熱門的酒店,所以並不會有萬人空巷去搶夾一碟三文魚的情景。食得悠閒,坐得舒服。當然,圖中所見並不是當日「水靜河飛」的情景,而是酒店網站 download 的相片。唔出自己影的相的原因?很簡單,掛住食,忘了影低那華麗的 food counter,惟有借相了。
Picture

還有一個較特別的賣點,就是「景」。一般的酒店咖啡廳通常設在酒店的地下或低層,很少像帝國酒店般設在酒店頂樓。我們的座位被安排於玻璃窗旁,可一面品嘗美食一面欣賞風景。近景的水池是日比谷公園,而遠景那個森林狀的東西就是皇宮啦!心曠神怡,食都食多幾碟!

第一餐早餐是在頂樓吃,第二餐早餐卻在地庫的 Nadaman 吃。Nadaman 是一家世界級的傳統日本料理店,在香港的港、九香格里拉酒店各有一家分店。所以作為香港人對 Nadaman 都有點感情。但因為篇幅所限,詳情留待遲幾回才分解吧!(否則若現在再寫下去,到下次再去旅行時也未寫完今次的遊記!)

不如預告些少下回的內容吧:吃過自助餐早餐後,我們便到有「貓巴士」坐的宮崎駿三鷹之森美術館。當然唔少得「食」這部份!我會帶大家看看那家我認為是我咁大個仔食過最好食的鐵板燒!下回再續

東京四天增肥遊記之三【勁正壽司】

上集講到我們在 beams 差點走不了。結果我們究竟可不可以唔需要買條裙都可順利逃脫呢?未講結果前首先要澄清一件事:老婆睇完上篇文後,話我記性差:原來條裙唔係四千蚊,而係折後六千(港幣)!!

結果是,對住呢個 price tag,老婆作了一輪理性的思考(which is 不常在購物過程時會出現的東西),發覺這個價錢比我們今次的機票加三晚帝國酒店的 per head 收費更貴!想到呢度,我老婆終於決定將條裙既樣子牢牢記於腦中,用記憶去「擁有」這條裙算數。

隨著這個漫長掙扎的結束,beams 亦也夠鐘打烊了。而我們亦要趕去吃第二餐晚餐。你冇聽錯,冇錯係同一晚第二餐晚餐。旅行嘛!食多D唔緊要啦,遲D先慢慢減 lu(不過都咪話,到了今時今日,我都未減得番!)(所以下一個大題目可以講下減肥啦!)

Picture呢間餐廳叫「鮨處八千代」。今次有咭片啦,不過係舊咭片,因為以前我去過,食過翻尋味(咭片圖可 click 入放大)。點解會去過?事緣是之前有次來公幹,我同當地的日本客人講話要佢帶我去一間地道的日本菜,咁佢就帶了我黎呢度。佢話呢間野,平時公司請客就唔會帶人黎,但反而自己 family gathering 先會黎。我就話好哇!呢個就係我想搵既所謂「地道」野啦!我地去的是是八千代的總店。另外在其他地方(例如築地市場內Picture)也有幾家分店。食靚野當然要試總店穩陣!

上次日本人車我來,所以對條街既樣其實冇印象。今次再去先知原來出事!這地方真係好地道!話就話在新宿區,但要搭番丸之內線前兩個站「四谷三丁目」,落車仲要行一段黑媽媽的街。咭片背後雖然有地圖,但唔識睇,所以便拿著那咭片去問路。Well,問路呢樣野好得意:我們見到有兩個少女行過,我老婆想問她們,但佢地完全冇反應,當睇我老婆唔到!但當貌似韓星的小舅 take over 再問,那兩名日本少女竟積極到差不多要帶埋我地去!只不過似乎其實她們自己都唔識那地方,所以結果她們最後都係縮沙,由得我地自己繼續去撞。

結果都搵到,不過差不多要行晒十字路口四個 corners 先搵到。坐低叫野食,我地選擇坐 bar 檯,因為唔識講都可手指指。我們對住檯面上那張印有唔同壽司相片的過膠大 poster,不斷篤上面的壽司相片然後舉起三或四隻手指來示意我們的 order。

如是者我們結果吃了拖羅三文甜蝦海膽老虎蝦帶子Kinki魚子劍魚腩蟹子牡丹蝦魷魚……等等等等再加其他四五款不記得或不懂得名字的魚!好似食 buffet、唔使錢咁!但其實當然要錢,而且要續碟計,只不過價錢實在太抵:粗略講大概分三個價,一百二百三百 yen。最貴的海膽都係三百yen,即是大概廿蚊港幣都唔使!但係就超鮮味超好味!而且所有壽司都係咁好味!計落埋單實價九千五百九十 yen,即是六百三十幾港幣!四個人!!呢個價錢包剛才 mention 過每人十數碟的壽司,兩支大 Sapporo,另加兩隻用爐連 shell 燒的「汁燒XX螺」。真是超抵!(沒有影很多相,因為掛住食!)

不過,以我評食的準則,「抵」是一件事,但「好味」價更高!這裡究竟可以有幾好味呢?我都唔識用文字來形容。夾硬要講,可以話:我從這餐後開始再未有食過比這裡更好吃的壽司魚生!我之後去食過幾餐唔同級數的日本菜,包括總店在帝國酒店的香港 Nadaman(香港的兩間分店位於港、九香格里拉),本想重溫一下這一餐的美好回憶,但卻也有點失望而回!當然香港的 Nadaman 的水準已經都很高,但始終不及在日本即席吃那麼新鮮。

講起 Nadaman ,應該是時候預告下一篇的內容:帝國酒店的三餐早餐。因為其中一餐正是在 Nadaman 享用的日式富貴早餐!這早餐打破了我一向以為日式早餐只是乾魚白粥納豆的認知!

下回再續

東京四天增肥遊記之二【天婦羅】

上回最後提過帝國酒店包了三餐很「勁」的早餐(這是上回的:Link),但 before that 讓我先說說我們第一晚到達後的遊蹤,原因是因為作為一個以飲食為主打的遊記,我們第一晚的晚餐的重要性十分高(因為第一晚的晚餐非常好食!)

我們在酒店敞大的洗手間稍作梳洗,跟著便出發去我們的第一站:新宿。我們選擇頭一晚去新宿有兩個原因。首先,我們覺得新宿是東京最不夜天的區域,所以傍晚到達也仍有漫漫長夜可逛。而且再加上作為香港遊客我們總覺得自己是應該屬於新宿多過屬於銀座,所以明明已 check in 了銀座的酒店,但仍也要第一時間在第一晚趕去新宿,感覺上像要到達了新宿才等於正式到達了東京似的。

當時是黃昏六時左右。我們坐上地鐵(東京 Metro 的「丸ノ內 」線),從酒店後街的站口一條直線便到達新宿,車程只需約十五至二十分鐘,比想像中方便!到達新宿三丁目站,在三越的出口上街,第一件事就是趁各舖頭關門前去掃街。我們像蝗蟲一樣路過一間就入侵一間。不過相對來說我有興趣睇多過有興趣買,所以,後來行了幾舖間後,當我的「團友」仍迷失在一行行的衣架當中時,我便開始去拍街景。這裏左右的相片就是當時拍的。

我們像蝗蟲,但只是像蝗蟲一樣飛,並不像蝗蟲一樣吃,所以當天開始黑,舖頭開始陸續關門,我們的肚也同時開始打鼓。因此我們就開始去第一餐晚餐的地方:天婦羅。我們點了天婦羅飯套餐,有兩隻大炸蝦,有炸瓜,有白飯,而且更有一個洞庭冷烏冬!抵!

但我於吃這方面通常會追求品質好不好多過價錢抵不抵;而對於天婦羅,最容易的品質準則就是天婦羅炸粉。坦白講,這裏的天婦羅炸粉並不太突出。雖然夠薄夠香,但可能因為放在飯上被汁浸過,所以不夠脆不夠爽。但唔緊要,因為這裡有另一個更殺的賣點:這裡的蝦真是超新鮮!D 蝦又脆 bog bog 又彈牙,而且又甜又有蝦味!

另一個必殺的賣點是那個洞庭冷烏冬。我從來都未食過這樣彈口的烏冬,彈口得黎又唔會太韌 。現在我雖然已不太記得 D 蝦有幾甜,但仍記得D烏冬有幾彈牙有幾爽!!(不過傻瓜地,我竟沒記下這店子的名字!有人知道請反告之 ~ 此店在新宿 Beams 斜對面。)

食飽飽,當時是大概八時半左右吧?我們趁 beams落閘前作最後衝刺!我只是在入口那層看那些精品擺設及BB 用品也已目不暇給。我老婆卻在上兩層女裝部被一條四千港幣左右的裙子吸引住,走唔甩!

想知道我老婆結果有冇要到條裙,請待下回再續(否則我再過幾星期都未寫完啦!)(到時便會破了的「長命遊記」的紀錄了!)

東京四天增肥遊記之一【銀座超豪酒店】

連續整個星期沒有blog,因為身在東京。

早前本計劃六月尾初放暑假時出發,但因為外父過身,所以便擱置了行程。後來想到和外母及 jac jac 的 舅父一起去外遊散心,所以便重新設計行程,計劃於八月開課前個多星期起行。

今次旅行的目標是以 relax 和散心為主,所以行程以輕鬆購物及飲食做主打。而我老婆就特別開心,因為自從懷孕後再加上坐月加埋足足一年沒有吃過魚生,今次去日本就可以吃番夠本!而我就更想吃到些特級鐵板牛肉,串燒,及其他日本美食!

Picture行程的第一個節目是找停車場!我們駕車往機場,打算長泊四天(共$479);但到達機場後才發覺本來日泊的那個一號車場已淪為大地盤一個!又沒有指示引導我們去找新長泊車場的位置。我們沿著機場外圍打了數個圈後終於在一個回旋處旁見到有個隱蔽的小指示牌指我們到新開的航天城/展覽館對開的空地泊車。幸好在 last minute 找到,否則可能我們便要泊四頁時租了,貴死!

第二個節目是在香港機場離境大堂吃 Burger King(這也算是我們這美食團的一部份嘛!)。一年前出 trip 時也吃過,但今次可能期望太高,所以失望也高。個 burger 很大,但得個大字。可能冇下次啦(視乎下次仲記唔記得今次失望的感覺……)!

到了東京機場,發現氣溫只得二十度,棒極了!行街也不擔心中暑!我們在機場乘搭三千日圓一位的機場巴士往酒店。為甚麼我們不坐價錢差不多但不會塞車的 Narita_Express 呢?因為今次我們不是跟一般香港人(或我自己以前)一樣住新宿或渋谷,而是住在 Narita Express 達不到的地方。對上一次來東京是三年前來參加電子展;當時和大部份香港人一樣都住在新宿的酒店。今次本也是這樣計劃,訂了新宿南口的Century Southern Tower。但因為太遲訂,所以(旅行社說)滿了。結果“upgrade”到了銀座的帝國飯店

原本還擔心這酒店會太舊太老土,但原來也房間也很乾淨很舒服,設施也很新(雖不是太 contemporary 的 style);可以說很有中環文華酒店(未裝修前)的風味。而最誇張的是房間的 size。我未住過日本的酒店的房間可以有這麼大的。可能是因為帝國是一間有幾十年歷史的酒店,而上世紀初時日本東京還未曾有這麼擠迫,所以那時的酒店房間可以比現在的大很多。

不過最意想不到的是帝國飯店酒店 package 所包的早餐。留待下回告訴大家那早餐有幾威有幾豪吧!
待續

Jamie Oliver’s Fifteen Restaurant in London

After I stay in the hotel room for the whole afternoon for emails and IDD, I went out alone to take the subway to the Old Street Station to visit the famous Fifteen Restaurant by Jamie Oliver. I heard that they usually need a reservation of 6 months in advance. I had 2 hours in advance. So I decided to go there earlier. Much earlier. They normally start to serve dinner at 6:00pm, so I was there at 5:30pm, and asked for a table for one.

It worked. They put me at the Trattoria, which is the more casual restaurant upstairs of the main restaurant. I didn’t really mind as long as it is good. I promised to give the table back to them before they were full (but after I was full).

I stayed at the bar for a glass of Italian house red (only then I knew it is a Italian Restaurant). The wine was good, and the food was good too. I had a good grilled squid and sardine as the starter, and then a seafood pasta as the middle course. I had a grilled rib eye steak for the main course, with spinach and cheese salad on the top. Delicious. The olive oil and vinegar that goes with the Italian bread is also very good too.

I recommend this restaurant to everyone who like good and fresh food. Especially for those who love olive oil and pasta, you shouldn’t miss this. And if you don’t have 6 months in advance, you could try my trick to go there earlier to grab a seat.








利物浦驚魂

上星期三下午七時多,我在倫敦的唐人街一家港式茶餐廳內,一面食咖哩雞飯,一面想想利物浦可以怎樣抵擋AC米蘭的基斯普的快放和史譚的頭槌。

我趕快三扒兩撥吃完那又唔辣又冇雞味的咖哩雞飯,便快放自己過隔離充滿人頭的酒吧看看利物浦的進度。 嘩! 插針都插唔入! 好不容易才穿過很多正在揮拳叫囂的球迷的格勒底去到一個見到電視邊的位置。 一看之下,噢! 大鑊! 下半場剛開波,三比O! 我的心立即打個突,開始明白為何酒吧內的球迷都在揮拳叫囂! 尤其每當是AC的球員控球在腳時,他們更是吶喊至雙眼通紅! 我第一個反應便是努力地從新穿過他們激動的格勒底逃出這個即將失控的地方! 一出門口便跳上架的士飛回酒店,避免若有暴動發生時被困街頭。

一步進酒店大堂便聽到在大堂旁的 Lounge 內的大電視前面傳來的歡呼聲。 原來短短一程的士的時間利物浦已連追兩球,追成較為接近的紀錄。歡呼聲照樣那麼激動,但沒有了之前的敵意和狂暴。我急步走向電梯,趕快回房睇埋餘下的賽事。在電梯口等待時,突然聽到掌聲雷動,歡呼聲夾雜玻璃爆破聲,原來利物浦剛執死雞補中了一球十二碼罰球,追成三比三平手! 真是峰迴路轉! 而且極為無癮,因為六球入球我一球也看不到。

第二朝新聞不斷讚賞利物浦 – 主要是讚那些球迷 – 竟然沒有在土耳其和英國本土倒亂! “沒有倒亂”也可成為新聞,可想而知我之前的 worries 不是多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