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Music

盧巧音在哪裏?

二零零五/零六年度的樂壇頒獎禮已過了兩個,仍未見過盧巧音的份兒。

其實她的「天演論」算有質素又有誠意的唱碟,但奈何不夠commercial(其實「露西」、「女書」和「敵托邦的拾荒姑娘」已算既悅耳又易唱),故獎又冇,又賣得唔好。真可惜。

陳綺貞《華麗的冒險》

[轉貼 from 《音樂雜誌》中同名文章]

對上一張 full length 的專輯是 02年的《Groupies》吧 (中間的有03年的《Sentimental Kills》,04年的《旅行的意義》和《藍調》,和05年初的《After17》,但全都是短篇)? 等今次這張專輯已等到近乎有一點以為她已不再會新作的感覺,只好不斷聽她的舊作來補數,所以現在突然發現她已出了新作《華麗的冒險》,也來不及有何期望。

並不是因為沒有期望所以沒有失望,而是真的很精彩。這次音樂原素很豐富,風格也有新意。最突出的改變是成熟了不少,例如翻唱舊作〈旅行的意義〉,今次便明顯 地華麗和成熟了不少,有點像年前范曉萱長大的過程。這幾年我自己也成熟了不少(只不過沒有變得華麗了),所以《華麗的冒險》給我的感覺有點像聽林海峰《三 字頭》內〈細路哥II〉那種對於成長的感觸。

太完美反而是一種缺憾

小奧私陸 的題為《比較之下的王菀之》comment 上寫道:

May 30th, 2005 at 9:08 am
不太喜歡王菀之的歌。很甜美的聲線,唱功也都好,然而聽她唱歌的時候總有種「水至清則無魚」的感覺。太清洌的聲音超出了自己的限度,聽上去柔得有點毛骨悚然。

關於王菀之的歌『因為她的聲線太完美,反而使人「有點毛骨悚然」』的說法,我並不同意,但那也不是本文的重點。我的重點是覺得這種「太完美反而是一種缺憾」的字面上自相矛盾的想法很有趣。之前李克勤也這樣被人批評過,說他唱歌冇感情,太有技巧,所以不好。反而晚期哥哥張國榮音域大減,聲線漸趨沙啞微弱,但唱的歌往往被評為充滿感情,所以好。

分別在哪裏?在於「感情」是人(或某些動物?)專有的產物,而人是一件 Organic 的個體,by default 是不可能完美的。太完美的東西就似機器做出來一樣失去人性內的 uncontrollable factor,因而反而失去了真實性,失去了 Touch,失去了「感情」。 所以我們往往 prefer 一些有缺憾的東西來反過來証明那種「真實存在」的感覺。

王菀之 (vs 衛蘭 vs 謝安琪 vs 馮穎琪)(重播)

近月突然多左幾位 sell 自己唱得的本地女歌手/女唱作人,例如衛蘭,謝安琪,馮穎琪,王菀之等. 很久沒有這的人了.

當中王菀之似乎會跑出多些,因為那首她作給張學友的 “我真的受傷了” 由她自己重唱實在很另人會留不深刻印象,可能是有學友在背後的 Halo effect 吧? 同樣是 Halo Effect,衛蘭和黎明這個組合反而吸引唔到我,可能是黎明的關係吧!

至於謝安琪,我也 buy 港燦 的說法,我也覺得她的高音太作狀了. 至於馮穎琪,她是一個很低調的唱作人. 陳慧琳的《最佳位置》﹑鄭秀文的《醫生與我》等原來也是她的作品. 但似乎她也要讓路給同是東亞唱的衛蘭. 馮穎琪的資料在東亞的web 也沒放! 可能也是黎明的關係吧?!

這是王菀之的 works so far:

張學友 “我真的受傷了” 作曲/作詞
鄭秀文 “戀上你的床” 作曲
蔡一傑 “上癮” 作曲
2R “變出我精彩” 作詞
薛凱琪 “冬眠 / Vie-Ya” 作曲
陳慧琳 “柴門文的女人” 作曲
許志安 “明日之後” 作曲
薛凱琪 “小黑與我” 作曲
容祖兒 “呼天不應” 作曲

Suede x 3 days

I have been playing this 20 songs CD (in fact it has 21 songs, but I always skip song #12, because it sounds too much like Druan Druan) for the last 3 days. Suddenly I become an interim Suede’s fans. No plan to resign from this position yet. Perhaps until my wife finally decides to tell me that she has enough of Suede.